话说这个张曦呀,太鬼灵精怪了。从小就爱给别人讲故事,原先是给谁讲谁都不爱听,都躲着她。后来不知为什么,住在一起的小朋友又都喜欢围着她转。


那是七十年代,可能那时的娱乐活动太少,太单调的缘故吧。尤其是一到夏天,家家还没有电视,晚上干什么呢?只能是听听故事,看看书,真没什么娱乐活动。饭后,同龄大的孩子们就开始跟大人要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等张曦下楼来讲故事。


张曦每每都会珊珊来迟,因为她要帮助大人清洗碗筷、收拾桌子,打扫完卫生才能出来。即便如此,小伙伴们也没有怨言,虔诚的坐在外边等她出来。


她一走出楼门,马上就能引起小小的波动,她想坐在哪,小伙伴们就围着哪里,把她围在中间。她那个时候是13、4岁,正在上初中。小伙伴们多大的都有,甚至于还有5、6岁的孩子,不知这个张曦怎么就这么有吸引力,这在当时的大院里也算是一道风景呢😄


张曦讲的故事,哪方面的都有,什么一只绣花鞋,反特的,鬼怪的,等等,触及面还挺广,不知她是从哪听来的还是自己编的?反正小朋友们都喜欢听。


张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无论她讲的什么故事,是编的还是书本里看到的,从她嘴里讲出来从不打磕巴,这也是小朋友们喜欢的一个原因。

但是她有时候也会吓哭几个孩子,遇到年龄小的孩子吓哭了,她会停下来不讲或者换一个话题再继续,她的肚子里装的东西还挺多。要是有大一点的孩子说害怕不敢听了,她却偏要抓住对方不让走,必须听她讲完再说。


这个小张曦呀,从小就有一个好口才,还很会表演,每次讲的都是绘声绘色的,讲到恐怖时,她把眼睛睁的贼大,有时突然发出一声恐怖的叫声,吓的孩子们都把耳朵捂紧。你说怪不怪,即便如此,孩子们还是很喜欢她。


那一天,她又在小朋友们的千呼万唤中走出楼门,今天讲什么呢?张曦转悠着眼珠子,还真没的可讲了,她问小朋友们想听哪方面的故事,大家异口同声说:哪方面的都行。


嘿嘿嘿,这就好了,张曦脑海中有一点点框架了。大小朋友们坐好后,有的叫张曦姐姐,有的就直呼其名,快讲快讲,今天给我们讲什么呢?大家七嘴八舌,张曦快有点招架不住了。


今天讲什么呢?哎,张曦也有点犯难了,肚子里的故事都快被挖空了,那就编吧,反正她们也不知道是我胡编的。张曦开始编故事了。


“今天给你们讲一只绣花鞋的故事吧,你们愿意听吗?这样的故事有好多版本,我讲的可是有点闹鬼的啊。”小朋友们都迫不及待的嚷嚷:愿意听,愿意听,你快点讲吧。


张曦吞了一下口水,开始绘声绘色的讲起,小朋友们托着下巴仔细听。


“故事发生在刚解放的时候,那时家家都不富裕,特别是农村。


村里有一个叫刘大胆的,时值年关,刘大胆要去赶集备年货。


可是刚出村口不久,一阵阵冷风吹过来,看看天,还没亮,看看四周,两边都是光秃秃的地,地里也扎堆似的坐落着几座坟。


讲到这时,张曦张大眼睛,使劲看着眼前的孩子们,只见他们也睁大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张曦,意思是你快点讲吧,别拿糖了。


张曦看大家没有被她的故事吓着,便继续讲:刘大胆不由得心里也有点渗的慌,于是加快了脚步,又没过多久,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心里作祟还是怎么回事,老觉得后面有人跟着,回头看看又什么都没有。


于是壮着胆继续往前走,忽然就听到一个女人在叫他,说“大哥,你等等我吧,你等等我吧。”这下大胆没主意了,刚才明明没人的,再说了,谁家这么早让个女人出去赶集啊。一定有问题,于是更加快了脚步。可一抬头竟看见眼前有两盏灯,不近不远,就在自己前面一米的地方,跟眼一样高。还时不时的两个灯碰一下,虽说他大胆,可碰着这种情况心里也不由的打起了鼓,以前他可没遇见过呀。


讲到这,张曦又朝四周看看,在这黑黑的夜晚,只见张曦的眼睛雪亮雪亮的,有的孩子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但还是强打精神硬撑着。


张曦看没有什么反应就继续编她的故事:


他到底还是大胆呀,伸手就去抓,可这哪里抓得到,你一抓它就跑了,然后还在你眼面晃悠。抓了两次没抓到,大胆也长了个心眼,先蹲下来,像是提鞋,果然,那两个灯也跟着低下来了,这次突然伸手,就抓到了一个。


“后来呢?后来呢?”小朋友们使劲催着张曦。


张曦继续:刘大胆转身就往回跑,后面就听到一个女人在喊:“大哥,你还给我吧,!大哥,你还给我吧!……”这个时候他哪敢停下来呀,撒开了往回跑,刚跑到村头,鸡叫了,此后就没听到女人叫他了。刘大胆赶快跑回家,人说桃树枣树都辟邪,还好家里有颗枣树,大胆二话不说拿着那个灯就挂在了树上。自己回屋睡觉去了,这一觉睡得沉啊。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起来后马上跑到院子里去看那“灯”,可哪还有灯啊。枣树上明明挂着一只女人的绣花鞋,正随风荡漾……”张曦用手势比划着。


哇哇!故事讲到这,孩子们已经吓得魂都飞了,纷纷嚷嚷着,抱着小板凳四处乱窜。只见张曦坐在那里哈哈大笑,还继续用恐怖的声音叫着:这里有一只绣花鞋。


故事编完了,小朋友们也四下散去,有的回家就跟家长告状,有的互相吓唬,重复着张曦的话:这里有一只绣花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