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的探戈

2020.03.24 阅读 412

  人生要醉很多回,有些醉不是喝酒而是经历。喝醉的滋味,亦犹如生活中的顺和逆,喝醉的时候,看你如何抉择,你是选择顺还是逆,选择面对还是逃避,顺,就是你面对生活不顺利的姿态和原则,越挫越勇,不抱怨,懂感恩,自我检讨,调整心态,勇往直前。逆,就是你遇到问题就逃避,堕落,抱怨不公,不上进,渐渐的没有了奔头和乐趣。

  我知道那是人生中第一次体验这样的醉酒的滋味,酒,汲天地之精,日月之灵;云卷云舒,花谢花开,成全了酒之神奇。君子以酒养性,不以酒乱性;悟了酒道的男人,才是真君子… …很多年以前,当从部队退伍再次步入社会的我,从地方到部队再从部队到地方,所经历的人和事越来越丰富了我的生活,闲下心来渐渐的让我想起第一次喝醉的情景,犹如平淡的生活中的无奈和落寞,我深知,每个喝酒的人都会有自己第一次醉酒的故事经历,我也不例外那时撑着自己年轻,身体好于1997年10月中下旬,临近少数民族库尔邦节(开斋节丿还有半月左右,我受阿克苏地区文教处领导的委派,与地区群艺馆刘馆长俩人组成社会主义农村工作调查队,去阿瓦提县洋瓦力克乡参加该乡社会主义农村教育,调研考参工作。洋瓦力克乡是阿克苏地区年销售酒第一乡,可以说是酒乡(喝酒,产酒),那里生活的维吾尔族兄弟各个都能喝酒,有名的红酒“穆沙莱斯”就出自该乡(一种用葡萄汁发酵后的葡萄酒)。



  当我和刘馆长乘车下到该乡与时任乡党委王书记见面后,将我们来的意图与王书记交换了意见,当时王书记对我们讲你们来我们表示欢迎,但是你们的到来也给我们增添不少麻烦,我们要管你们吃,住,行还有诸多不便。因为乡党委食堂有一个临时炊事员,吃饭的就我一个汉族同志,我在乡里工作一天,三顿饭都有炊事员给我做,我回县城食堂也就关门了。

  我走后你们吃饭怎么办?另外你们走村访户没有翻译,语言上怎么与贫困户交流?王书记一连问了几个怎么办?总之从心里不是那么欢迎我们下基层,最后我们答复王书记一切困难我们自己克服解决。好在乡里有个简易的招待所,有几间简易客房,每间客房有二张床,一张桌子和二条木橙,一个暖水瓶,一个脸盆,我们下来时都自带行里,洗刷用具,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早出晚归,早晨在乡食堂吃过早饭,背着行军壶,军用挂包带些干粮,徒步走村入户访贫问苦,摸底调研工作,好在我从小生活在南疆,对少数民族兄弟的风俗习惯,日常用语略知一二,这样就方便多了。

  只要王书记不外出去县里回家开会,回到乡党委招待所我们每天早晚还能吃个热糊饭,王书记一去县里或外地,就苦了我们俩了,那个年代乡里街市(巴扎)上没有一家开饭馆的,只有一家打馕的铺子,加上封斋白天基本上没有买吃的,只有遇到农民赶街市(赶巴扎)时街面上才会有一些买各式小吃的小商小贩,所以一听书记出差,就赶紧储备一些干粮,饿了吃些干粮(馕丿渴了喝点渠水,有时在农民家吃个便饭,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

  不久迎来了少数民族兄弟的库尔邦节(开斋节),这是伊斯兰三大宗教节日之一。伊斯兰教有其本身历法,以月球环绕地球的运行来计算,亦即是阴历。与中国农历不同,它没有用闰月来调整与阳历的同步关系。伊斯兰历第九个月称为“莱麦丹”,就是教徒守斋的月份,每三年向前提早一个月,因此有时在冬天出现,有时在夏天。按照夏季的日出日落时间,教徒需由早上约四时二十分起守斋,至傍晚约七时十分才可吃简单清淡的晚餐。

  开斋节的那天上午11点多钟很多乡,村干部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做客,当时聚集了很多乡村干部,从上午11点钟开始一家一家的走访,每到一家都要轮流转几圈喝上几茶碗酒,吃点肉,饭食。首先由主家打开酒瓶,给自己倒上一茶碗酒说些祝福的话然后一饮而尽,证明打开的酒没问题,以表主人的诚意,另外当地还有一个习俗喝酒碰鸡蛋,就是用清水煮一大盆鸡蛋,然涂上红艳色,酒过三巡客人们在盆里任意选一个或若干个鸡蛋,相互碰鸡蛋,谁的鸡蛋破了为输家,谁就的喝一茶碗酒。

  喝酒前主人(东道主)先干为净, 然后用一个茶碗给客人们轮流倒上一茶碗酒,先从年长或职务高的客人开始,由主人双手敬给客人,等客人把那碗酒一饮而净后,用双手将空碗递给主人,主人再给下一位客人将酒倒满以此类推,轮流转,如果那位客人不胜酒力可找替代人代酒,但必须是自己端上酒对着碗喝上一小口酒,再双手递给代酒人(嘴里念着我把苦的喝了,甜的留给了你)由代酒人将酒先干为净后,将空碗递给你再由你将空碗双手递给主人,方可进行下去,如果中途有那位客人不把酒喝干,所有人只能一直等候。等他喝完那碗酒再可进行下一位。

  因为与我一道去的刘馆长是个滴酒不沾的59年转业甘肃籍老兵,因此每到一家所有敬给他的酒,他都做做样子均由我代劳,别人喝一碗,我得喝二碗,那个时期我从没醉过酒,喝酒还是到部队后学会的,以前我也是滴酒不沾,在部队逢年过节一个班一茶钢酒轮流转,沾一点沾一点,就把酒沾上了。退伍回到地方后应酬多但从未醉过,当时在阿克苏地区电影公司工作,那个年代公司的同事们,都知道我的酒量大,所以那一家来客人都把我叫过去当陪(客)酒,久而久之酒量一天天在增加,因为我喝酒不会划拳,谁让我代酒我都代,就是喝不醉。曾经有一次和军分区一帮参谋干事在我家喝酒,创下了喝倒一个班的记录。

  在洋瓦力克乡欢度库尔邦节(开斋节)的那天在各家喝的酒都比较杂,有瓶装酒,有塑料壶装的散酒,还有自家产的“穆沙莱斯”葡萄酒,真是五花八门,而且吃的下酒菜也不一样,条件好的杀羊,宰牛,大块吃手抓肉,条件差人.清饨(卤)鸽子肉和鸡肉,油炸草鱼块等等...。喝酒的队伍从最初的二三十个乡村干部到凌晨两点多的时侯,就剩我和刘馆长,还有乡里的会计,保管员四人了,其它人醉的醉,不胜酒力流号的等原因,我们准备返回乡招待所休息时,乡会计和保管员拉着我俩的手,坚持让我们去保管员他们家,如不去说我们工作队看不起他们贫困户。

  说实话喝了一天酒啦!也累啦!可怎么推也推不悼,我们只好硬着头皮随他们俩去了保管员的家里,从乡政府到保管员家足足有三里地,当我们到达保管员家时,巳临晨三点左右,保管员安排他老婆赶紧杀鸡,招待客人,等我们脱鞋盘腿坐在土炕上,边喝茶边与主人(保管员)会计聊天时,不一会保管员一头倒在炕上,把我们还吓了一跳,不醒人事醉了,这时女主人把煮好的鸡揣上来,我们一人吃了一块鸡肉,会计代男主人打开酒瓶盖先倒了一茶碗酒,说了几句感谢祝福的话,先将那碗酒一饮而净,还没有来的及给我们倒酒敬酒时,也一头倒在炕上醉了。

  看到此情况我们赶紧告别了女主人,说了一些感谢的话,就从保管员家里走出来往乡政府走,这时远处传来鸡叫声,天也蒙蒙的亮了,我看了看表快五点钟了,这时吹过来一阵阵微风,头有重,我仿佛自己在腾云驾雾,走路脚下一高一低,轻飘飘有点欲仙兴奋的感觉。回到招待所我一头倒在床上,什么都不知道啦,醉酒也就不经意间来了,那天从上午喝到晚上又从晚上到第二天凌晨,只知道一个劲地喝酒。一觉醒来是第二天上午十二点,感觉房间的空气不对头,我问刘馆长房间怎么这么难闻呀?刘馆长对我说:“小刘你昨天喝酒喝的太多,回到房间你就吐啦,是我连夜把它清理干净了”,那次是我第一次喝醉,但是很开心,真正体会到了“酒逢知己千杯少”在酒乡创造了放到了一个排的感觉。

  人们都说: 酒,天生为男人而生,一壶在身,可驰骋于沙场之上,弹剑于江湖之中,缠绵于儿女之间,陶然于桃源之内。如此看来,男人的魅力,一半系于身,一半寄于酒。男人懂酒,自然也是离不开酒。男人一生难免起起伏伏,跌跌荡荡。大多时候,男人喝下的不仅仅是酒,而是几丝感伤、几点回忆、几多心痛、几缕哀愁。

  推杯换盏之后,酒让男人暂时忘却一切爱恨情仇的纠缠、成败得失的困惑,回归真我,或笑、或哭、或痴、或颠,但醉过后,男人更加清醒;醉过后,男人更加懂得珍惜;醉过后,男人更加体味到几重繁杂、几多倦意。




  男人不喝酒不一定不是好男人,但不喝酒的男人,一定会失去一番人生情趣。试想,一个中规中矩、一天到晚小心翼翼地固守着单调的虚伪,麻木地披挂着伪善的面具的男人,活得该有多累。酒后的男人,多了一份率真与可爱,潇洒与大气。晕天晕地的错觉就像儿时的摇摆椅,然后嘴边翘起一道男人专有的笑,极淡,极浅,笑在心里,笑给自己。

  20岁喝酒,开始借酒消愁,初知酒性,凡是聚会,一片狼藉,酒瓶横七竖八,酒量不行,胆子还大。说我没醉,还是要喝。

30岁喝酒,与酒成挚友,事业之酒,多的就是应付,酒杯一端工作搞定,酒杯一举合同到手。

40岁喝酒,人居四十,上有双亲下有儿女,这时的喝酒才是真真正正的喝酒,才能喝出酒性。

50岁喝酒,生活已定,感慨生活,回望幸福。

60岁喝酒,把酒对月,人生几何。

70岁喝酒,自己叙旧,回首旧事,可能会老泪纵横,也可能洋洋喜气。!

  我想,以上大概就是因为酒里有沧桑,酒里有思量,酒里有故事,酒里有彷徨,酒里有自身,酒里有风尘,酒里有岁月,酒里有光阴……君子以酒养性,不以酒乱性;悟了酒道的男人,才是真君子。当酒醒之后,一切又重新回到现实之中,没有醉酒时的虚无飘渺,少了精神上的麻木,房间许久酒气依然弥漫,静下心来只好慢慢地回味往事,品味那尚未尘封的悠悠岁月所酿造的美酒。真香啊……也许上天故意为我们渲染那本就十分浓郁的落魄情绪。迷乱在季节里的心事,醉酒后唏嘘几世悲欢可笑,我命由我不由天呀。

  保明的醉酒读来有味道,闻到了酒香。你的第一次也真厉害,喝倒了这么多人,最后才轮到了自己,可见你的酒力。

我也有渴醉酒的第一次,脑子里印象很深。回忆起来也很有意思。那是1975年的春节,年初一早晨,王光恩排长对我说,去王仲道家拜年,王仲道是同年兵,那时他是四班长,我是五班的,好像六班长是王炳义,吃好早饭我俩出去,想总要带点见门礼,乌鲁木齐75年的春节供应真差,店里真没有啥东西,好像俩人买了二斤水果糖,到他家巳经不早,坐一会王仲道说吃了饭走,照例他家父亲是老干部在乌市应该有的档子的,但乌市春节没有什么供应,他家准备了好长时间才上桌,我记得酒上了,肯定是高度的,因为肚子饿,又渴不来,几口下去脸马上通红。下午回到连队,年初一肯定是会攴,又渴了一点白酒,一天喝了二顿当时没有多大不好,到了半夜胃难受,跑出去吐了。但是一个人也不知道,这就是我的第一次醉,虽然当时没有人知道我也很少与人讲。读了保明的第一次醉我也来凑个热闹,助助兴。

健民说到点子上了!

老班长:王仲道

我也有渴醉酒的第一次,脑子里印象很深。回忆起来也很有意思。那是1975年的春节,年初一早晨,王光恩排长对我说,去王仲道家拜年,王仲道是同年兵,那时他是四班长,我是五班的,好像六班长是王炳义,吃好早饭我俩出去,想总要带点见门礼,乌鲁木齐75年的春节供应真差,店里真没有啥东西,好像俩人买了二斤水果糖,到他家巳经不早,坐一会王仲道说吃了饭走,照例他家父亲是老干部在乌市应该有的档子的,但乌市春节没有什么供应,他家准备了好长时间才上桌,我记得酒上了,肯定是高度的,因为肚子饿,又渴不来,几口下去脸马上通红。下午回到连队,年初一肯定是会攴,又渴了一点白酒,一天喝了二顿当时没有多大不好,到了半夜胃难受,跑出去吐了。但是一个人也不知道,这就是我的第一次醉,虽然当时没有人知道我也很少与人讲。读了保明的第一次醉我也来凑个热闹,助助兴。

老班长:张健民

健民老战友,我怎么一点印象都记不起当年的情景,酒恳定是好酒,估计评票购买,我父亲爱喝酒,都是别人送的,菜是什么样,我就记不起来了,还有这段美好的回忆,我想当时75年乌市每人每月28斤粮,8斤玉米面,一斤大米,五俩清油,19斤白面,肉要票,估计当时也没招待好。那是历史了,但是这是最好的记录,你们能拜年,可见我们的友情,谢谢您了。

老班长:王仲道

74,75年是新疆最糕的,供应最差,商店里没有货,现在我做梦都梦到买不到东西,74年探亲我在买了二斤有籽的葡桃干,那时没有什劳动,我们到火车站卸面粉,到拖拉机厂帮助复工,内地的物资进来没有车辆运输,我们老乡在青海运输团到新疆帮忙,当然那时内地供应也很差,上海买不到花生,什么都要票证。

老班长:张健民

想想过去,看看现在,真是幸福,有了这些经历,我们这一代人才懂得生活,没有大鱼大肉的充胃,只有杂粮的供给,有祸得福,才有好身体,祝您健康快乐。

老班长:王仲道

再加强度的工作量,增强体能,感谢那个时代造就了我们这批人。

老班长:王仲道

2020.3.2.

  我也有过尴尬难忘的醉酒!

杨晓梅

2020.3.25

  保明酒醉的探戈比林其亚克西!看了你发的美篇,引起了我五十年前的回忆。上世纪六八年初春,正是文革时期。我随七九七二部队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在队長楊志贤(炮兵室主任)带队赴阿瓦堤县支农。我有幸分到洋瓦力克公社。从县城到洋瓦力克公大约三,四十公里。是公社派达吾提用大阿拉瓦马車把我们一行三人接去的。有葛创业,張海江和我。我们的任务就是宣传毛泽东思想及中央,国务院,中央軍委关于促进各群众派别大联合和成立革命委员会机构的一文件。在洋瓦力克一年。后返回部队。洋瓦力克给我畄下了深刻的影响。谆朴的民风,热爱毛主席,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热爱解放军的真挚感情我一生难忘。我爱洋瓦力克,我爱阿克苏,我爱边疆,我爱我们的部队,我爱我们的祖國。保明酒醉话人生,边疆人民一条心。任凭风云多变幻华夏民族根连根。

老排长:白留成

2020.3.26

  谢谢老排长,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里,每个生活在新疆的人都会与当地少数民族兄弟有一段自己难忘的故事。那个年代物资紧缺,有些物资都是凭票供应,而且纯补善良的农民兄弟,只要家里来了汉族同志,都是兴高采烈欢迎客人,家中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都拿出来让客人们品尝,特别是喝酒时那种场面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