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新冠病毒肆虐期间,居家隔离四十多天,相忘于江湖四十多天……

2020的初春 ,猝不及防,被按下暂停键,一切都戛然而止……

城市按下暂停键,待到春暖花开,我们又会在这里重逢相见。

封城封路又封口,阻挡不住手牵手。

春风化疫渡难关,垂柳抽丝唤春天。

春来草木新,日暖花枝俏。

2020年的春天和以往有些不一样,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我们只能宅在家里学习、劳动、锻炼……

悄然间,树木抽出了一抹新绿,枝头露出了一点绯红,才发现春天已经来到了身边。

一缕缕沁人心脾的香气,使人们在这疫情的春天里感到一些安慰。

这个世界病了,春天都寂寥无声。我们期待的这个春天,已经很久了。学校的花也早开了,静待学子们的归来。

疫情中的春色一如继往的美艳。

草坪上细细的新叶湿漉漉地向着阳光傻笑,花坛上花儿姹紫嫣红竞相绽放,鸟儿在枝头欢快地歌唱,蜜蜂在花丛中忙碌,宅在家中的人儿也忍不住岀来动一动,好一幅美不胜收的春景。

自然界中的春天是喧闹的、张扬的、一览无余的,而缺少人们聚会的春天却是落寞的。

疫情中春天已经走了一个月,昔日热闹的广场、街道早己变得冷冷清清。篮球场上看不到青少年奔跑的身影,池塘边花丛中没有捕蝴蝶的孩儿。

人们蜗居家中,足不出户,花儿与人隔窗相望。

疫情中的春天,隐藏着所有人的期盼和坚持,成城众志打赢这场战役。

疫情中的春天是揪心的,也是感人的。

慢慢的,街上多了车辆与行人,打开卷帘门的商店也次第多了起来,像极了一个人刚睡醒的样子——脑子有点懵懵的,眼睛还惺惺松松。

经过一场大疫,有心人会把生命看得更加珍惜,但这种珍惜很难做到地久天长,相比起来,我们反而更加迫切地渴盼春暖花开。

那些早已经熟悉的街区角落,那些每天见面会打招呼的人,突然有很长时间不能看到,难道会不想念吗?

开始怀念过往的春天,怀念街上的车水马龙,怀念商店里的人潮涌动。相信今年也有春天,但是它也戴上了口罩躲起来了,我要去寻找它。

不管正在经历什么,生活不会止步。好在这个冬天有温暖的家可以窝着,春天也正在努力赶来。

当天空中的光洒落,世界瞬间灵动了起来,原来以前画家画中的世界是真实的,真的有那样的洁白与那样的蔚蓝。

原来春天就在白衣战士的眼睛里,口罩下,防护服里。从他们身上,嗅到了春天的气息,充满希望与爱和生机。

生命里很多次偶然就是没有角本的戏剧;生活里很多对白无须彩排。因为相逢恨晚,三生有幸便是最好的台词。

陌上花开,未能归。或许每一个缺憾的所在,都会有一个诗意的出口。

在焦虑和担忧中总会祈盼希望之光,现在,疫情渐缓与明媚春光携手而至,这一次,要迎上去做一个拥抱春天。

三月的时光,三月的恋人,三月的梨花,三月的桃花,一切都是那么的欣欣然,只想将此情此景定格在梦里、心里……

你不迟一步她也不早一步,于繁花似锦的梨树下,那一眼不经意的对望,便惊落了一地的光华。

在疫情的肆虐下,窗外的菜花开了,花红了,柳绿了,水清了,可是没有了人的喧嚣,春也失去了美好。

把往日里的春景放在这里,想想外面的世界已是如此这般的模样,想想春风吹抚着一树繁花,撩起了姑娘们的裙纱……

在一栋栋火柴盒式的大楼里已经蜗居了多日,除了柴米油盐外界没有了一切;尽管如此,也得感到无比幸运和幸福,因为在疫情的中心城市,灭顶的家门里早已经断了饮烟……

春来了,万物复苏了,疫情也在慢慢的消退了,内心祈盼武汉的同胞们能够早日走出家门,全国的百姓们能够早日摘下口罩,去拥抱春天,拥抱那盛开的花朵……

不忍心打扰这片安宁祥和之地,想把这份安然留存在世界的这个角落,静静地、静静地用心去体会。

惊鸿一瞥间,刹那便是永恒。

当疫情之时,那街道空空四下无人的叹息,是时光赠与人生的留白吗?只愿来年春暖花开,能与你亲临这绝世芳华……

但有诗云:三月休听夜雨,如今不是催花。偏是诗人敏感,于春色正浓时预感到春归不远。

谁说自己的身边没有风景?疫情减轻,有序开放。身为四川人,可以很骄傲地说:身边处处皆风景。

春风不解冻人意。想及疫情,念及荆楚,观诸国皆患,万般沉重之余,临屏而奢论于深夜,不足为篇,取黄庭坚诗句为尾,或同勉: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

三月风暖,广汉连山镇的梨花又到了盛开的季节,上梨园满坡皆是圣洁的梨花。

站在高高的路上四下看去,满眼满眼全是梨花。恰似三月飞雪漫天飘洒,让人见之忘忧,见之忘俗。

借问今天何处去?桃花林里笑春风。

但不管大树还是小树,披着一身洁白的梨花,在三月的阳光下,对着你浅笑吟吟,让你不得不为之驻足,流连。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亦同。也算是一份美好的祝愿吧!

春分花正浓,静待四月风。春风太多情,也算不上一个好情人。轻轻一缕风,拂过这棵花的芽尖,又在那棵草的耳边呢喃,便让一群花花草草努力生长,竞相开花了。

梨花落尽,桃花零落,春天的花事已经走了大半。但也无需悲伤,春去花还在,四月的花事还未上演。等到四月的风微微吹起之时,樱花开了,口罩也可以摘了吧?

黄花开山野,绿水绕青山。在德阳双东镇的群山中隐藏着一个美丽的河曲——凯江大回湾,如一条飘逸的玉带,系在狮子山的腰间,恋恋不舍,紧紧缠绕。大海的召唤,凯江最终蜿蜒东去。

风光了两个多月的口罩,也将无可奈何随落花逐波而去……

喜欢田野上的这些夕光。成片的零碎的都那么美好。

春将逝去,油菜花也成了翠色花地毯,一直铺到目之所及的天际线。

存在,就是在不公平的选择中生存下来。

石质立柱支撑,石木结构的福寿庵戏楼位于和新镇福兴村五组,是德阳市旌阳区唯一的清代戏楼,建于清光绪二十七年。

在鸡鸣狗吠中安眠而卧,在山间小路上漫步人生。

居民安然生活,鸡鸭闲庭信步,坐在田间地头,吹风晒太阳,感觉自己生活就是在这里。

彭州海窝子镇是三千多年前古蜀国的都城所在地,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损毁严重,现为震后按原貌重建。

彭州也是成都市仅有的两个没有新冠感染者的区县之一,疫情解禁后第一次跨地区去海窝子为王卤鸡而去,但餐饮也是3月21才开始营业,为保证鸡的新鲜,去晚了卤鸡也卖完。

窗外的花已开了,梨花,桃花,樱花……春天的花朵能否驱除病毒?能否抚慰自封在武汉城内的几百万焦虑的同胞?

不觉春回又一年,小雨轻拂吴家山。

眼前有景道不出,苦无佳句喻名姝。

在那缓缓的山坡上,高高的辛夷花迎雨独自开,娇艳、浪漫,却又孤傲。

今年气温回升较快,迎着细雨到吴家后山已是日暮。往年清明前后才开的辛夷花,这几天已齐扑扑地盛放。

山中春来晚,辛夷始盛开。

灼灼如火焰,朵朵似香莲。

吴家后山,位于江油乾元山与观雾山之间。

每到辛夷花开放的季节,吴家后山完全就是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红的似火,粉的像霞,白的如雪……

辛夷花就这么静静的、肆无忌惮的开放着,或独自飘零,每一朵都尽情的展示着自己。等待着它想念的人……

不知是花期太短,还是生命无常,它就这样洋洋洒洒的挥肆着自己的青春,管你来还是不来。

这么多年来,辛夷花就这么静静的、肆无忌惮的开放着,等待着想看她的的人。

有缘的人会来,思念它的人会去。也曾问流水的消息,也曾问白云的去处,听不清是花的低语。聚也依依,散也依依。

文笔插江水倒流,一盏圣灯照安州。

绵阳安州区标志性建筑文星塔始建于清道光十六年,到光绪十六年才竣工,共计十三层,前后修建了半个世纪。塔身状如饱满笔端,也是暗喻提振文风。修塔是当地老百姓觉得文运不昌盛,没有出现什么文化人,所以就集资修建,希望塔能够改变文风、文运。

——在2020年春天,也许疫情会很快结束,但只是结束,而没有胜利。纪念疫情隔离后的可以走出家门走进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