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十八岁,我参军到部队,红红的领章映着我开花的年岁,虽然没戴上呀大学校徽,我为我的选择高呼万岁。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感到懊悔。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懊悔……

  打儿时起,这身绿军装就让我渴望、让我向往,那时的梦想就是长大后能穿上这身绿军装当个解放军;很遗憾儿时的梦想最终没能实现;随着时代的变迁,军服换了一代又一代,可让我魂牵梦绕的还是这身老军服,喜爱它的情结是我永远不变的初心!

(返乡知青于2020年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