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寸金莲,是中国古代的畸形审美。不知有多少文人骚客,钟情留连它那尖尖翘翘的形状和婷婷娉娉的步态,并为之沉迷陶醉募写了无数绮丽的华章。据说,清人入关严令禁蓄发缠足,男人头上的辫子管住了,却奈何不了女人的一双小脚,到乾隆年间,就连八旗女子也仿效汉人裹起了三寸金莲。

三寸金莲的楚楚动人,首先是各式各样地小船似的绣花鞋。它确实是没少给风流才子们的灵感,也频频出现在经典名著的情节中,《金瓶梅》中潘金莲的红绣鞋,更是做为一个重要道具,贯穿了潘金莲的“三大战役”。

潘金莲是以脚小而成名的,她的一双小脚几乎主宰了她的命运。

张大户家做婢女时生的貌美,一双小脚乔张乔致,迷魂地大户给她房子住不要租金,还送她本钱开铺做生意。

她在帘子下故意露出两只小脚,勾引过路的浮浪弟子,叉杆这才打到了西门庆。

西门庆初试潘金莲,也是把筷子拂落到地上,拣拾时在桌子下捏了一把小脚儿,这才开启了二人的偷情韵亊。

西门庆用潘金莲的鞋饮酒,小船似的绣花鞋也把潘金莲漂进了西门府。

等不得西门庆来娶她,潘金莲火急火燎求神打卦,也是用纤纤素手脱下绣花扔在地上占卜。

潘金莲命运改变了之后,初进西门府“五娘”,看西门庆的几位妻妾第一眼也是看她们的小脚。但真正挑战她的小脚的不是这几位娘子,而是仆人媳妇来旺的老婆宋惠莲,这也就掀开了潘金莲进入西门府的“第一场战役”。

剪除宋惠莲

说来也怪,宋惠莲原本名字宋金莲,是吴月娘看她与潘金莲同名而改为惠莲的,潘金莲是裁缝的女儿,宋惠莲是卖棺材的女儿,都是为人做皮的,你说能不冲克?而最冲克的是宋惠莲的脚比潘金莲更小,潘金莲的鞋子宋惠莲套着鞋穿还松塌塌地。

宋惠莲没有潘金莲貌美,但她三寸金莲更小,西门大官人就好这一口。宋惠莲又爱打扮,头发笼的高高的,又善风情,很快就和西门庆勾搭在一起。

潘金莲正眼睁睁地瞄着其它几房,却蹦出一个宋惠莲,笑笑生让她蹦出来就从金莲的绣花鞋入笔。《金瓶梅》第二十四回写道,宋惠莲挤着要和孟玉楼潘金莲等人元宵夜游灯,她一会喊叫让陈经济放个花炮她看,一会叫唤等着我鞋掉了,孟玉楼让她掀开裙子看,脚上确套着两双鞋,外面的那一双潘金莲说是她送给宋惠莲的。好个不知趣的宋惠莲,潘金莲说这话时我们读来都觉毛骨悚然,不死做死,按潘金莲的心性,必然要灭了她。

更坚定潘金莲意念的是藏春坞那出戏。西门庆与宋惠莲在内偷情,宋惠莲又学说五娘的鞋我套着穿还松,还笑话潘金莲是过水的人儿。偏偏就让躲在门外的潘金莲偷听了个正着,她出栅栏门时故意插下头上的金簪,留做信号提示。

潘金莲费尽心思把持汉子,正如她说的那样,我们都闲得在一边声唤,一个仆妇却打得火热。

凑成潘金莲获胜的是宋惠莲猪一样的队友男人来旺,他干成两件大事:一是和西门庆的四房孙雪娥偷情,一是喝了酒吵吵着要用刀捅了西门庆和潘金莲。

潘金莲鼓动西门庆设计让官府拘了来旺,递解回了老家徐州,又在孙雪娥和宋惠莲之间拔弄事非,两人大打出手,致使宋惠莲一气之下上吊自杀。

都是为人做皮,衣服是在人间行走,棺材是要去地狱。比潘金莲脚小的女人没有了。


消灭李瓶儿

《金瓶梅》从二十七回至二十九回,笑笑生连续写到潘金莲的红绣鞋,一只鞋漂流三篇回目,这在众多章回小说中是很难见到的。如果我们再详细考量一番,这一只鞋还远不至是三回,它贯穿了宋惠莲一章,开启了消灭李瓶儿的“笫二战役”。

潘金莲因为醉闹葡萄架而丢了红绣鞋。醒来后叫丫环秋菊去栅栏院里寻找,秋菊在藏春坞内找到一只红绣鞋。潘金莲看着像一比较比她的鞋更小,一问是在抽屉中找到的,自然就想到这是死去的宋惠莲的鞋,被西门庆珍藏起来做念想,这气就不打一出来,对秋菊是又打又骂,还让春梅拖她顶着石头跪在院里。笑笑生用潘金莲丢失的红绣鞋引出宋惠莲的鞋,实际上是对上回章节的一个承转。潘金莲为了泄愤,当着西门庆的面用刀把鞋剁成了几节,还让春梅扔到毛司里,叫宋惠莲在阴曹地府也不得超生。

潘金莲的歹毒阴恨着实让人恐怖,但接下来另一个女人李瓶儿又走进了红绣鞋的阴冷中。

西门庆看潘金莲在床上穿着绿色睡鞋,就埋怨啊呀呀怪怪地,你达达就喜欢红绣鞋,赶明个另做一双。

潘金莲正描鞋样,要做一双大红光素缎白绫平底鞋,鞋尖扣绣鹦鹉摘桃,老实的李瓶儿看见说她也要照样做一双,而且是大红十样锦缎子,并且是高跟底。

潘金莲可以说是“奉旨做鞋”,后来孟玉楼到后潘金莲就明说两点:不是穿的鞋是睡鞋,他爹吩咐做的。孟玉楼早有警觉,她做的是纱绿线锁边,羊皮金缉的云头鞋。并对潘金莲说我老人家了,不比你们后生花花黎黎。

李瓶儿不知就理,反而无心却比金莲强压了一头,这不是在明着争宠吗?是潘金莲主动去约的孟玉楼,两姐妹手拉手走着正遇大娘吴月娘,却回答说李大姐使我替她叫孟三儿去,与他描鞋。

李瓶儿是潘金莲使春梅叫来的,孟玉楼是她亲去叫的,一大早三个女人在凉亭做鞋,其实就是潘金莲导演的一场情景剧,在葡萄架偷听到李瓶儿怀孕,用做鞋试探问路,都是潘金莲的战役部暑。

亳无戒心的李瓶儿,她还低着头在替潘金莲描鞋样,不知道别人已经把她做为猎物暗暗地锁定了目标。

潘金莲的红绣鞋,直到二十九回兰汤邀午战又再次出现。接着就是说西门庆不要看,奴身子没有李瓶儿白,人家有孕你便轻怜痛惜,俺们是拾儿由着这等掇弄。潘金莲一步步对李瓶儿开始了围剿。

最后是吓死小官哥,气死李瓶儿,完胜了第二战役。


通奸陈经济

潘金莲在西门府还干了一桩轰轰烈烈的大事,那就是与女婿陈经济通奸。

陈经济早就垂涎这个小丈母娘的美色,多次眉来眼去但终不得上手。笑笑生让他们真正的开始,也是源于潘金莲的红绣鞋。

潘金莲丢了的一只鞋,被来昭十一、二岁的小铁棍拾到了。小铁棍遇见陈经济讨要圈儿耍,陈经济哄没有,小铁棍说那物件儿换,就掏出了红绣鞋,并说他看见西门庆在葡萄架下绑着五娘的脚晃荡,后来走了后他拾到的。陈经济立刻明白怎么回事,知道红绣鞋是小丈母娘的,于是就从孩子手里骗下,想借绣鞋挑逗潘金莲。

过去的女人,脚是人体最隐私部位,看了女人脚就等于侵犯了身子,一只绣花鞋,远比今天女性的T字内裤重要,陈经济是个纨绔子弟,深谙此道,他知道这只鞋能够渡他到对岸的桃花岛。

潘金莲正焦急寻鞋时,陈经济登上了门。并诡谲地讪笑挑逗,最后拿出红绣鞋要换定情物,早已有心的小丈母娘说这汗巾儿你爹常常看见,陈经济挑战般非要,终于得到了一方“细撮穗白挑线鸳莺烧夜香汗巾儿”。

潘金莲的红绣鞋成就了她和小女婿的奸情,她们郎欢女爱演绎了多少卿卿我我,西门庆死后更是明铺暗盖,直至潘金莲都堕胎在马桶里。

潘金莲的红绣鞋引起的“第三战役”,也为她埋下了巨大的祸端,致使最后命运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赶出家门,身首异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