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晨,著者负袋趋往,甫至山麓,即见有铁矿矿砂沿沟处散布甚多,愈近矿砂愈富,仰视山巅,巍然屹立,露出处,黑斑烂然,知为矿床所在。至山腰则矿石层累迭出,愈上矿质愈纯。登高俯瞰,则南山壁皆为矿区。”


——丁道衡


1


艰难求学路


民国年间,贵州出现了三位杰出的地质学家,他们是罗绳武、丁道衡、乐森璕。


丁道衡,字仲良,汉族,织金人,祖籍贵州平远(今织金县)牛场镇,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的地质学家、古生物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一九二七年,他在巴延博克图(即白云鄂博)发现巨大铁矿,为新中国成立后的包头钢铁基地的建设和大西北的开发作出了巨大贡献。

贵州地质三杰,图片来源:贵州省地质学会


丁道衡,男,汉族,字仲良,祖籍贵州平远(今织金县)牛场镇,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的地质学家、古生物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


1899年11月4日,丁道衡出生于贵阳北书院。丁道衡是清代名臣丁宝桢(丁宫保)之侄孙辈,出生书香门第官宦之家,祖父丁梅村曾任湖北黄州知府,其父名为丁体文。


丁道衡从小受到严格的教育和熏陶,天资聪慧,勤奋好学。


7岁到私塾读书,8岁随父母宦游湖北,因其父以后补知县身份到湖北,全家同往,并在武昌入小学。当时为清光绪年间,丁道衡也读到一些传播新知识的书刊。


辛亥革命后,1913年丁道衡随父母返回贵阳定居,立志走科学强国的道路,入贵阳模范中学(今贵阳一中)就读。


1919年中学毕业时,丁道衡20岁正当年,适逢北京大学在贵州招生,道衡以考试列第一名被录取。但那时他的家道已中落,父亲闲居,靠母亲经营小杂货店维持生活。其父本欲叫道衡投考邮局以谋生的,虽被北大录取,其父以无力供给且为乱世为由,不愿道衡远离家乡北上就读,竭力阻止其前往,其家人欲使其完婚。但丁道衡立志深造,决意北上就读,曾两次逃婚,经其母从旁劝解,又得当时省府津贴旅费80元,丁道衡乃得突破阻挠只身北上读书。

到北大后,校方以道衡长于理化而入理预科甲部,1921年升入本科地质系,靠微薄的奖学金和勤工俭学,兢兢业业,刻苦攻读。当时,他的家里很少接济,借贷又很困难,道衡只有节衣缩食过日子,以致形容枯槁,连公寓的主人和小店的老板等都直称其为“穷丁”。


入校半年后,道衡以成绩优良补得贵州省公费每年二百元,但却时断时续,经济极感困顿,道衡只好半工半读,一边在北大读书,一边去中学教书,以维持生活。经过6年艰巨奋斗,1926年终以优异成绩毕业,并得留校任助教,专门研究地史和古生物学。


2


揭秘白云鄂博


1927年4月26日,毕业尚不足一年,时任北京大学地质系助教的,28岁丁道衡(1899年11月17日--1955年2月21日),应邀参加中国西北科学考察团。该考考察团的中方团长为徐炳旭,瑞方团长为斯文赫定,袁复礼当时34岁,为团员之一。

1927年5月9日,西北科学考查团中方团员从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出发时与欢送者合影。

丁道衡(左一)与西北科学考察团


1927年5月20日,考察团抵包头,租骆驼向绥远省达尔罕旗(今包头市达尔汗茂明安联合旗)百灵庙进发。


在包头以北150公里的胡济图附近的小河哈那河边的第一座大本营,经过一个月准备和考察,考察团准备向西出发了。两团长研究决定:为了扩大考察面将队伍一分为三,南北两分队沿大队两侧,平行向西推进。


两个分队在7月初,首先出发了。

察团租的骆驼队


北分队刚刚出发5天,骑着快驼的信使送来了几封信件,向大本营报告了一个大好消息。中国年轻的地质学家丁道衡(北大助教)报告说:他在白云鄂博(富神山),发现巨大铁矿。


7月2日,考察团宿营于白云布拉克。丁道衡观察附近均为花岗岩,地势平坦,一片缓丘。放眼眺望,前有兀立黝黑山峰,东西蜿蜒。归途中有地名叫“白云鄂博”。丁道衡不解其义,询问当地蒙民。蒙民对他解释说,白云鄂博,意思就是神圣的宝山。查阅当时的军用地图,得知此山名白云鄂博,又名白云博格都(蒙语意为富饶的神山),另一图上标为哈喇托落海(蒙语意为黑山头)。对这“宝山”二字,地质工作者是非常敏感的,他决心入山探宝。于是骑着冉冉的骆驼,前往踏勘。

白云鄂博被发现时的样子


7月3日,他前往白云鄂博山调查。丁说:“余负袋前往,甫至山麓,即见有铁矿矿砂沿沟处散布甚多,愈近矿砂愈富。仰视山巅,巍然峙立,黑斑灿然,知为矿床所在。至山腰则矿石层累叠出,愈上矿质愈纯。登高俯瞰,则南半壁皆为矿区。”


7月4日,丁道衡阳致中方团长徐炳昶函,报告了白云鄂博铁矿的发现:“矿质虽未分析,就外形而论,成分必高。且矿量甚大,全山皆为铁矿所成。此矿交换作用所成,前为灰岩,后经潜水中含有铁质者所交换而成。又经岩浆冲出,其它杂质皆气化而去,故其质体较纯。以衡推测,成分必在八九十分以上。全量皆现露于外,开采极易。”


随后填制了1:20000地质图,采集了标本,估计了资源量(铁矿石3400万吨,萤石3万吨)。

考察团在内蒙古草原的第十三号营地


1933年12月,《地质汇报》第23期上发表了丁道衡的《绥远白云鄂博铁矿报告》。其中6页文字详细记载白云鄂博铁矿的具体情况,并附有1:30000铁矿图一幅,估计铁矿石储量3400万吨。他还建议说“苟能于包头附近建设钢铁企业,则对于西北交通应有深切关系,其重要不仅在经济方面而已”。

《绥远白云鄂博铁矿报告》


本次发现的铁矿,目前称之为白云鄂博矿床的主矿。白云鄂博从此名扬海内外。


1934年夏,丁因赴德留学,将白云鄂博标本送交北大任教的同班同学何作霖,请其继续研究。何作霖用光谱分析方法等,对萤石标本化验。他从仅有的1.0394mg萤石粉末中,得到0.01mg浅黄色矿物粉末,命名为白云矿(氟酸盐矿物,氟碳铈矿)和鄂博矿(磷酸盐矿物,独居石)两种稀土矿物。

氟碳铈矿

独居石


1935年,《中国地质学会会志》第14卷第2期上,何作霖发表了《绥远白云鄂博产稀土矿物的初步研究》(英文)。此系白云鄂博稀土矿的首次发现。

值得注意的是丁道衡首次报道白云鄂博铁矿之后,并未得到当时最高行政地质主管的重视。


相反,日本政府在绥远沦陷后,先后8次派人赴白云鄂博调查并研究开发利用方案。其中有石井清彦、岩崎航、远藤六郎等,特别是菌部龙一调查后,于1941年提交了《乌兰察布盟白云鄂博铁矿调查报告》。


1944年6-8月70余天,日本政府委派台湾省籍人士黄春江为队长,对白云鄂博开展了最为详细的地表地质勘查。黄春江等开展了较大面积的地质填图,在白云鄂博主矿体之外,发现并划分了东矿体(距主矿体以东1.5km)和西矿体群(主矿体以西5km);按网格对主矿体捡块取样;在主矿体上盘矿脉中,采集氟石较富之标本数块,分送京都帝大及就帝大分析研究,报告氧化稀土类元素(大部为氧化铈)为2.89-12%;计算主矿体、东矿体铁矿石储量6000万吨。著有《绥远百灵庙白云鄂博附近铁矿》报告。


就在《地质汇报》发表丁道衡报告正文后面,同时刊出了翁文灏(曾任国民政府最后一任行政院长)一段附跋,称“右报告承著者西北科学考察团团员丁道衡先生雅允,刊于本报,至为感谢。此矿因近边疆,有此富源,一时颇引人注意。所论矿床成因,研究颇详,似与鄂皖二省沿江各矿颇为近似。果尔则矿体形状往往不甚规则,未可就表面积一概而论,故此矿量如何,实尚待于较详研究,方可为依据也。”


1947年夏,北平地质调查所所长高平与王嘉荫、宋鸿年,在无上峰授意下,前去白云鄂博踏勘过一天。

丁道衡


1953年,陈鑫发现除铁矿伴生稀土矿,围岩中赋存有大量白云岩型稀土矿。


1964年,白鸽分配到了105地质队实验室工作。在借阅原205地质队关于白陶地区(现称菠萝头地区)白云岩中稀土普查油印资料时,其中一个样品引起白鸽的高度关注。遂第二天带着草图找到原205地质队的取样点,采集矿样带回北京研究。后来以袁忠信为首的研究组,对东矿以东到菠萝头以东3.5km的白云岩分布区作了取样研究,查明普遍含铌,除了铌铁矿外,还有铌钙矿、易解石和褐铈铌矿等。此系白云鄂博铌矿的首次发现,白鸽是第一功臣。


至此,整座白云鄂博铁矿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展现在世人面前。

3


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


1930年,丁道衡由西北考察回北平,继续在北大地质系任教。


1931年曾在女子师范学院兼课半年。他不满足于现有的知识,力求深造。

青年丁道衡


1934年8月,考取留学资格,以教学科研的成就获得北京大学及中华文化教育基金会资助赴德国深造。先入柏林洪堡大学地质系,师从斯梯勒(stine)教授攻地质构造。次年转入德国马堡大学随卫德肯(wcdckina)教授研究无脊椎动物化石,完成了古杯海绵、方椎珊瑚、十字珊瑚、波哈特贝、鄂头贝等的研究。并撰写了《古杯的更订》一文,在德国《矿物、地质、古生物年鉴》上发表,精确地解决了古生物学家们争论了90多年的问题。留德3年,丁道衡在马堡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并被聘请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在英法等国与其他地质专家互相研讨切磋半年。


1938年12月,丁道衡放弃了优越的条件,怀着报效祖国的热诚回到抗战中的祖国,应聘为云南省建设厅技正(总工程师),其间曾在迤南、迤蒙工作(大约在今云南普洱一带),发现金矿及其他重要矿产。


1939年9月,丁道衡参加“川康科学考察团”,他不顾川康地区高原山高严寒、空气稀薄等恶劣的自然环境,率先研究了西南地区铝土矿。

川康科学考察团地理组在泸定桥上的留影。摄于1939年,此时距红军飞夺沪定桥仅四年。


这次考察在西康省的理化县郊野遭遇土匪,被洗劫一空,同行中一姓范的团员还被打伤。理化县即现在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这是当今世界上最高的城市,海拔超过4000米,现在总人口5万人中藏族占94%以上。当年,丁道衡他们往西急行三昼夜到达邻近的巴安县方才遇救。巴安县即今天四川省的巴塘县,与西藏隔金沙江相望。本来他们准备渡过金沙江前往川(康)藏边界的宁静山调查石油矿的,但未得到当时西藏当局的同意而作罢。考察未能遂愿,但他仍于回来后提出并发表了“关于有盖珊瑚的讨论”的论述。

丁道衡在考察途中


1940年3月,丁道衡应聘为武汉大学矿冶系主任兼教授。因抗战吃紧,武汉失守,武汉大学迁至四川乐山。当时条件极差,师资奇缺,整个矿冶系除配有一名绘图员外,全系六门专业课(地质、矿物、岩石、矿床、光性矿物、地史学)都由丁道衡一人担任。除全系的教学行政工作外,还要负责学生的实验课和野外实习,丁道衡上课与带领学生实习一肩挑,刻苦传授知识,始终如一地坚持工作。尽管他患有高血压,曾在海拔3500米的高山上昏倒,仍满腔热血,坚持搞科研,撰写论文发表,终年如一日。


1942年秋,丁道衡怀着报效桑梓的热诚,应李书田院长之聘回到贵州。目睹当时贵州的落后状况,他矢志教育救国,为家乡培养人才。他担任了新成立的国立贵州大学教授、矿冶系主任、工学院院长、文理学院院长,以及安顺附设工业职业学校校长。

1946年丁道衡与贵州大学矿冶系师生合影留念。前排左三为丁道衡


为发挥优势,他和贵州籍地质学家乐森璕教授共商,积极建议在贵州大学设立地质系,1945年获准筹建,1946年秋季开始招生,至1951年先后共招生5期,丁道衡亲任系主任,为培养地质人才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丁道衡深感地质教育事业师资薄弱而亲自授课,还对中国西南石炭纪、二叠纪岩层中的铝矾土矿作首次研究,确定了其层位和初步远景。为督促学生勤奋学习,他撰写文章,明确提出:“学习的目的为了求得真理,谋求福利,以尽个人应尽的责任。第一为学要专一,第二为学要好学,第三为学要有毅力,第四为学要谦虚,第五为学要有系统,第六为学要创作”。由于他学识渊博,品德高尚,治学严谨而在全校师生中享有很高的威望,被誉为“教授之花”。


1948年初,他被推选为贵州大学教授会主席。除了负责行政管理和授课外,每年他还要到重庆大学讲学两个月。


1949年初,丁道衡赴重庆大学地质系讲学时,目睹了重庆大学等院校数千名师生举行的轰轰烈烈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和重庆人民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并深受鼓舞,他曾在重庆大学教授会上公开痛斥蒋介石政权的黑暗政治。

丁道衡(仲良)与重庆大学地质系师生合影


3月,他返校后即以贵州大学教授会主席的身份向师生作了介绍,极大地鼓舞了贵大师生的斗志。3月20日,贵大教授会在丁道衡的主持下,决定宣布罢教,并立即得到全校师生员工的响应支持。3月26日,贵州大学近千名师生员工步行18公里到贵阳城区,进行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示威游行,震动社会。随后,由贵大联系贵阳医学院和贵阳师院等大中学校在贵阳市内又举行了示威游行和罢教罢课活动。


丁道衡的爱国行动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仇视,遂以鼓动“学潮”和“宣传共产主义”的罪名,于1949年8月10日深夜在贵阳秘密逮捕了丁道衡,羁押于滇黔绥靖公署内,入狱不久即被判处死刑。


但国民党国防部以证据不足退回继续“侦查”,其间仅提审过一次,经历了近3个月的囚禁生活后,经社会各界和亲友多方营救,包括其老师、中国第一位地质学博士、原国民党行政院院长翁文灏过问,才于1949年10月25日以“联名保释,随传随到”的形式,得以“取保外释”,此时距贵阳解放仅20天。


新中国成立后,丁道衡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各项建设事业中。他满怀激情地说:“作为一名中国的科学家要勇担重任”,“黑暗终于过去了,像我这样长期过着担惊受怕、忍受压制的人何止千万;今后我要坚决跟着共产党走,把自己的知识毫无保留的奉献给人民”。


1950年起,丁道衡担任了人民军队军事接管后的贵州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即校长)。


1950年6月28日,丁道衡经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批准,被任命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同时被任命为西南军政委员会文化教育委员会副主任。西南军政委员会于1953年2月至1954年11月改称为西南行政委员会, 丁道衡仍为委员。1950年7月丁道衡被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为贵州省人民政府35名委员之一。


1951年7月9日至16日,丁道衡作为代表出席了贵州省第一届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并在会上当选为贵州省第一届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15名常委之一(省政协前身)。丁道衡积极参与了贵州省乃至西南地区有关大政方针的协商和制定工作,在团结文教科学工作者的工作中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


1952年1月,丁道衡经其原北大的老师孙云铸、学兄杨贵州第一位九三学社社员丁道衡钟健介绍(两人后来都是1955年首批中科院学部委员)加入了九三学社,成为贵州省第一位九三学社社员。同年9月,他当选为九三学社第三届中央委员,并以九三学社社员身份开展了社会活动。

贵州第一位九三学社社员丁道衡


1952年底至1953年初,全国高等院校进行院系调整,贵州大学不幸被撤销,贵州大学地质系被并入重庆大学,于是,丁道衡于1952年12月调重庆大学任地质系主任。为在贵州进一步发展九三学社组织,丁道衡于1953年2月20日介绍原贵州大学农学院院长、贵州省农林厅第一副厅长罗登义教授、4月27 日介绍原贵州大学农学院农化系主任王庆延教授相继加入九三学社,为九三学社组织在贵州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罗以后长期担任九三学社贵州省委主委、贵州省政协副主席、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以后也任九三学社贵州省委主委、贵州省政协副主席)。


1953年丁道衡继任西南行政委员会委员、重庆市第一届人大代表、重庆市人民委员会委员、重庆市政协常委、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九三学社重庆分社副主任委员和重庆大学支社第一届主委。


1954年9月,丁道衡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并赴京出席了会议。此外,他还担任了中国地质学会理事及重庆分会理事长等职。丁道衡常为赶写发言提纲或编写讲义经常工作到深夜。


在工作中,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就在逝世的前一天,他在参加了重庆市政协主席团几天紧张会议之后的当晚,还向重大地质系全体师生作了发行新币的传达报告。


1955年初,中华人民共和国地质部拟委派丁道衡到地质部古生物司工作,正当他准备迎接新的工作任务时,不幸于1955年2月21日晚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逝世,享年56岁。


丁道衡公祭大会于1955年2月23日上午在重庆隆重举行,重庆市副市长陈筹,中共重庆市委统战部部长杨松青,市政协副主席周钦岳,九三学社重庆分社副主任委员谢立惠、王际强,重庆大学副校长郑思群,重庆市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和重大师生代表及地质系全体同学2000余人到会吊唁。


丁道衡一生致力于教育与科学研究,誉满华夏,他在科学和教育事业上颇有建树,著述颇丰。他的著作和论文主要有《新疆矿产志略》、《中国标准化石-无脊椎动物》第一、二分册、《绥远白云鄂博铁矿报告》、《关于波哈特贝与鄂头贝的内部结构》、《方锥珊瑚研究》、《十字珊瑚构造之意义》、《蒙新探险生涯》、《关于有盖珊瑚的讨论》、《下寒武纪三叶虫之进化概观》等多部著述,为后来的研究者提供了捷径,为我国乃至世界的地质科研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87年,在白云鄂博铁矿发现60周年之际,丁道衡的雕像在包钢落成。


2005年6月10日,国际新矿物命名委员会同意将在白云鄂博发现的稀土元素命名为丁道衡矿Ce(Dingdaohengite-Ce),以示对这位先驱的缅怀。

2016年6月15日,丁道衡先生新雕像在白云鄂博矿区落成。

本文综合自《中国矿藏大发现》、《徐旭生西游日记》、《丁道衡与白云鄂博铁矿的发现》,版权归作者所有。致谢!编辑:矿语君,责编:谢涛。美篇编辑:陈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