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清山绿水,原创

美图∥取之网络,呜谢

  他和大哥並不是亲兄弟,可他是大哥一手拉扯大的。两兄弟20多年相依为命的生活,早已使两人的血液触在了一起。比亲兄弟的血还要浓稠。

一一题记

  他结婚。婚礼上,他和新娘沒有拜高堂,却拜了他的大哥一他的父母早已去世,是大哥把他拉扯大的。躲闪不及的大哥,很局促地接受了这一拜。这个肤色黝黑的山里汉子,坐了几天几夜的汽车与火车,刚刚赶到这里。

  婚礼主持人要他说点儿什么,于是,他讲了一个故事,关于他和大哥的故事。

  父母猝然去世那一年,他十一岁,大哥十七岁。从此,兄弟俩相依为命。为了供他读书,大哥辍学回家,拾过破烂,在饭店端过盘子,在建筑队做过小工,用並不宽厚的肩膀,扛起了这个家。

  然而,第二年冬天,平地起风暴。他持续几天高烧不退,在村里打针吃药都不管用。赤脚医生说病很严重,必须到城里的医院去看病。

  那天异常寒冷,一场大雪即将到来,大哥背着他,翻过一座山岭,走向通往城里的公路。他迷迷糊糊伏在大哥背上,终于到了公路上,大哥把他放下,让他靠着树坐着,自己站到路上,只要看到去城里方向的车,就挥手去拦。但,一辆车过去了,两辆车过去了……没有车停下来。

  突然,他朦朦胧胧看到,大哥脱了上衣,躺在路中央,举起衣服,用力挥舞,他惊呆了,想喊大哥,但,嗓子哑了似的,张着嘴,却没发出声来。

  一辆车呼啸而至。在离大哥不远的地方,他听到了紧急刹车声。一位膀大腰圆的司机下了车,骂骂咧咧地走过来,一下子就把大哥提了起来。

  大哥指了指靠着树坐着的他,哭着解释自己躺在路中央的原因,司机的态度缓和了,放下大哥,走过来,抱起昏昏沉沉的他放进驾驶室一他们碰到了好心人。

  很快,他和大哥就被送进县城的医院,他得救了。

  从此,那个寒冷的冬天,那个躺在公路中央,挥舞着衣服的17岁少年单薄的身影,如刀刻一般,留在他的记忆里,让他永远不能忘记。

  他的故事讲完了,台下唏嘘一片。新娘抹着眼泪,大哥的眼角也晶莹晶莹的。

  其实,他还有一个秘密沒有告诉大家,那就是,他和大哥不是亲兄弟一他是父母在去集市的路上捡来的。

  他没说,是因为他认为20多年相依为命的生活,早已使两人的血液触在了一起,比亲兄弟的血液还要浓稠。

  还有什么比这更深的情呢,沒有了,是的,没有了,在他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