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依旧没有恢复正常,城市停滞了,经济停滞了,每个人都在经历一段共同的记忆。


起初,它让我恐惧;后来我慢慢沉痛;直到现在,迫于生活压力,开始无力,开始灰心。


成年人的世界大多数都是崩溃的吧,当理想被现实粉碎,当放低姿态开始习以为常,当巨大的无力感一波一波袭来,不是不知道痛,也不是不知道世界是什么样的。


反正已经头破血流,也就不在乎多一道鲜血淋漓。成年人身披的铠甲,都是伤口结得痂。

他们的世界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他们知道利益的重要,人脉的关键,权力的优势。他们明白爱恨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多数人都是浅尝辄止,见好就收,还有少数人历兵秣马,却转瞬投降。


我经常在想,到底该怎样去平衡生活里发生的一切?


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或好或坏都必须把它变成一种方式,,一种生活的态度。很多事,不能太用力,也不能太刻意,那些误以为开始变好的时刻,很可能已经是最好的时刻了。


也许生命就是这样,多一份经验便少一份幻想。


我是倔强的,不想表达,懒于沟通,却又指望别人理解。


但是,一切都是无可奈何的,你在必须经历的路上会越来越孤单,


那些紧张,窘迫,一降再降的要求,越放越低的姿态,在安全的夜晚变得明亮而清晰。

我总想着逃避,它能带给我轻松,给人一种从头再来的错觉。


很多时候,我对自己难以理解。会突然哭出声声音像蓄了很久的瀑布,临头直下,滂沱如注,把自己打懵了。

人总是逢山开山,傍水开路,那小小的身躯究竟要承受多少风霜雨雪才能拥有他心里所有的想要,要跋山涉水多少程才算是终点?


包袱越来越多,担子越来越重,不是不想停,而是不能停。只要有所求,就有鞭策的声音不断重复着。


人啊,有时候是真的累。怎么选择总是逃不过现实残酷的囚笼。明明喘不过气,却又不得不把一切扛着继续往前走。


看过一个关于“放松,不要对抗”的悖论:你不放松,你看,你在对抗。你在放松,你看,你在对抗你的不放松


我们好像一直半清醒半模糊着,无论走多远都没办法与自己和解。

日复一日百般无奈的生活,在心底累积了一团淤泥般的黑暗,有如实质,逐日胀大,填满肋骨与心房之间的缝隙,不能破体而出也无法掏空。


该用怎样的方式走完这一生?


一生太短,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吧。有些东西必须要舍去,有些东西也必须要拼死一搏。好的坏的,承受吧,如果你不相信风雨过后有彩虹,一定不要辜负今天,因为你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