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烫衣、做饭、擦地、擦鞋、理家……这些事我每天都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那什么时候看书?从小在叔叔身边长大,他让我读过的书不计其数。在我十多岁的时候我就认识了巴尔扎克,斯汤达,大仲马,茶花女,郝思嘉,勃朗特姐妹……我也认识了柏拉图,康德,罗素,维特根斯坦,黑格尔,海德格尔……当然也会背许多泰戈尔的诗,现在用的大都是存货。

小时候,我叔叔逼我读过的那些书,我是当时有的还读不懂或者读完记不住。但请相信它们潜在的影响。

苏辙曾说:“早岁读书无甚解,晚年省事有奇功。”

翻译成现代口语,大致意思是:早年读书似乎没有深刻理解的地方,在晚年审察事物时却发挥了奇特的功效。这便是记忆的沉潜。

我喜欢做家务活,和境遇无关,和金钱无关,和男人也无关,只和我自己有关。

于是我一直穿干净平整的衣,睡整洁温暖的床,有温馨净透的屋子……

外面再大的风雨也不怕,谁离开我也不怕。

安稳的睡眠让我仍然有颜值可拼,

丰盈的内心就是我最实用的才华。

我认为能认真洗衣擦地做饭理家的人,都会自带着一种光芒。

我的生活和情感之所以快乐多于痛苦,幸福胜过坎坷,那是因为我从来都是只活给自己看。先是悦己然后才能悦人。你是愉悦的,你身上的光就是温暖的,你身边的人才能够是幸福的。

生命之于这个世界,

最幸福的存在,

不是喧嚣和繁盛,

而是简单和自由。

这样,就有了诗意。

所谓诗意,就是在简单中,

可聆听孤独的天籁;

在自由里,可盛享安静的清凉。

而幸福,就是这诗意在心底一点点的,融化以及氤氲。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坏对错,凡事能拿捏好分寸就是一种智慧。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曾经说过:“美就是恰当。”

真理多走一步都是谬论。

生命常被斑驳杂乱的事情干扰着,我们必须时刻勿忘初心,那些美好的东西才会穿过层层尘埃,抵达我们心灵的顶端。

总会有人说你好,也会有人说你不好,但只要做人做事问心无愧,就不必执着于他人的评判。无须看别人眼神,不必一味讨好别人,不必使自己活得更累。

就算全世界都否定你,你也要相信你自己。其实你是活给自己看的,没有多少人能够把你留在心上。如果你讨厌我,我一点也不介意,我活着不是为了取悦你。

我生命里最大的突破,就是我不再为别人对我的看法而担忧了。此后,我真的能自由地去做我认为对自己最好的事。只有在我不需要外来的赞许时,我的心灵才会变得自由。

人活着就像陀螺,转起来累,可一旦停下来,会发现自己一无所有。 有多少人,吃完了家里最后一颗白菜,开始为下一顿为明天发愁?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疫情蔓延,大家都有些焦虑不安,甚至是痛苦。痛苦是财富,这话是扯淡。各位,痛苦就是痛苦,对痛苦的思考才是财富。

千万别闲下来!一闲下来什么事都来了,烦恼是闲出来的、矫情是闲出来的、迷茫是闲出来的……忙碌可以治疗一切无聊的酸情。

纪伯伦说,我曾经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

它本可进取,却故作谦卑 ;

它空虚时,用爱欲来填充 ;

难易之间,它选择容易 ;

它犯错,却借由别人也会犯错来宽慰自己 ;

它自由软弱,却把它认为是生命的坚韧 ;

它鄙夷丑恶的嘴脸,却不知那也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 ;

它侧身于生活的污泥中,虽不甘心,却又畏首畏尾。

唉……余华说,宽广的沉默里暗暗涌动千言万语,那是很多的卑微人生在自我诉说。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好吧,即使是每天宅在家里,也要认真洗脸,多读书,好好给学生上网课,好好擦地,按时睡,少食多餐。继续善良,保持爱心。

尊重自己的内心,聆听自己灵魂深处发出的声响,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你的日积月累,

终有一天会变成别人的望尘莫及。

​希望你的笑容都是发自内心的,希望你每天这么忙,

忙的都是自己爱做的事。

若干年前,二先生去他同学家回来,他同学家两套别墅打通了,有一千多平,家里有保姆。他说,别看咱家才一百多平,我还是喜欢咱家,干净清爽舒适。装房子之前和之后我都找过风水师,他们都说,一个家的风水,大部分取决于女主人,女主人干净勤劳家里利索,便旺财旺夫。阳阳仙女说我是正气妞儿,一身正气,不招鬼。是的,活得坦荡,哪能有鬼!

明星都管这虽然洗了脸但是什么也没抹的叫硬照,为了气色好我特意舔了舔嘴唇👄

有人会因为我们的缺点而讨厌我们,但也会有人因为我们的真实而喜欢我们。我们不必让那些本不喜欢我们的人喜欢上自己,而是坚持让那些本该喜欢我们的人尽快发现自己。

风湿依旧在,手关节仍然疼。

每周一,同事们视频在线备课。很高兴,三十多年的时间,有你们每天相伴。一起工作的日子是快乐的,一起奋斗的日子是难忘的。大家一起拼搏一起努力一起成长。这个图,是目前在一个办公室一起工作的同事们。她们个个又美又努力。不客气地说,她们是四个校区同年段中最美的语文老师,没有之一。同时感谢所有合作过的同事们对我的帮助与支持。爱你们。

如果淑女不能像汉子一样去奋斗,她也就没什么魅力!——时至今日,谁还稀罕做那些娇弱的室中花?!我们要做的是攻守得宜,可以适应突如其来的一切的人。

月亮悄悄关灯了,然后它看到地球人有的数羊,有的打鼾,有的梦里有巧克力喷泉,还有的一直亮灯未眠。几十年如一日的勤奋。抱歉,我从未睡到过日上三竿。我不敢。即使是居家办公,每天闹钟一响,我一骨碌就起床了。就像迪斯尼乐园,所有的小孩子即使摔倒了也不会哭,为什么呢?因为玩儿都来不及,要赶快爬起来继续去玩。如果你把自己的人生当作游乐场,你跌倒了就不会哭。一个女子,只有经过岁月的磨砺,才会有更醇厚的味道,如陈年普洱和千年老树,光阴赠给她的,除了凛冽的寒凉之外,更多的是一种叫作气场的东西。

二先生在给本科生上网课。

我对哲学的兴趣与启蒙真的是来自二先生,他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维特根斯坦海德格尔黑格尔……给我讲,给我推荐书与我分享分析指点,吉林大学数学系出身的二先生,会背的唐诗宋词不比我少,在数学哲学宗教方面,他对我的教化与领引,让我成长了不少。这方面他真的是我的妞儿的乃至许多人的老师。

他动不动就给我和妞儿讲五月花讲羊皮书讲六月十七大道,动不动就给我们讲东周列国的褒城姒女,动不动就给我们讲历史故事成语典故,动不动就给我们讲老子庄子韩非子……我承认,在精神层面知识累积看问题深度广度上,我不及他,我对他的意义就在于:他在云端,想脚踏实地,那,我是他从云端到地面的桥梁。

第一次烤地瓜,成功了。亲家母教的,她说我们的祖师爷是她儿媳妇。你别让我喜欢上什么,一旦让我喜欢上,那就坏了,非要稀罕坏了拉倒。我是最不喜欢往家具上盖个帘套个罩放个垫的人,但是遇到了复古蓝,原谅我不能自持。

“姐你是不是在床底下呢?你太能干了,大写的服!”“我照你的样子擦了全屋地,擦完后我就想把鞋都藏起来,谁都不许踩地,要不我白擦了!”

没洗脸!没洗脸!没洗脸!给学生上完班会课,开始做保洁。刚刚爬进床底下去擦了床板。终于爬出来了!锅里炖着肉,接下来该做饭了……一个高级教师,特级保洁员的一天。充实,忙碌,劳累,睡得踏实!

最深的感动往往都是来自最陌生的人。粉丝给我写了这么多留言,不回复我于心不忍,一一回复我又做不到。很多人要加我的微信,我又不加任何陌生人,真是对不起他们。我可以承受孤独,却难以承受温柔。面对大家的关心关爱,我很容易便乱了方寸。嗯,世界上有两个我:一个坚强得刀枪不入;一个柔弱得一塌糊涂。

二先生仔细地看完留言,说,唉妈,老周,你的粉丝原来都是老太太呀!我说,什么老太太!都管我叫周姐姐,你没看着么!再说了,一个真正有魅力的女人,她的魅力不但能征服男人,而且也能征服女人。因为她身上既有性的魅力,又有人的魅力。好的女人是性的魅力与人的魅力的统一。

暖:长春市人。一个爱穿旗袍喇叭裤高跟鞋,爱码字儿的, 1968年出生的语文老师。

图片拍摄:暖,我学生。

拍摄地点:学校,家。

拍摄器材:iphoneX及11pro max

文章写于:2020年2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