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至,即使坐在阳台上发呆,也能在片刻微风中感受到温度的上升。这几日天空都是湛蓝的,云似丝线般浮在天上拉扯,在每个午后如期而至;如此良辰,想要亲近自然的心,也更强烈了些。这便是自然节奏的奇妙之处,树的花、枝的芽、茶的叶将展开绿盈盈、粉淡淡画卷,脚步也迫不及待地想感受一次春时幽赏。


     想起很久以前,此时在婺源,徜徉在山间油菜花田中,人如一只蜜蜂,汲汲不倦地贪享花朵,与老张一起拍摄花黄柳绿,白墙黛瓦,不禁心里一阵黯然。

    春分前,天气还有些湿寒。春分后,就进入阳气氤氲,一派花满枝头的日子了。


     我觉得,春分是一年中最美的时节。此时,天气不寒,阳光不燥,天地被一团细雾温柔地包裹其中。春分时节的夜里,如果有一场细雨,成千上万的花朵,就随着细雨次第绽放。苏东坡说:“杏子梢头香蕾破,淡红褪白胭脂涴。”。我没有见到一片片的杏花,却也看到了山桃,在浅红的面容上略略的施了一层白色胭脂,飘逸清冷,也曼妙勾人。

     昨天,朋友在微信里说,电视台节目播花卉园的花朵都绽放了,要不要一起去赏花?我欣然允予。我们约在中午,是怕公园人多。朋友是我一个读者的妹妹,我们虽然没有见过面,却在公园的甬道上,一眼就认出了彼此。


     她耐心的陪着我拍花,间隙我们聊起了共同的朋友。还有那些童年时代忧伤的记忆。

    我们都有着差不多的人生经历,年幼时因父母不能照顾,被送到保姆家里寄养,年少时又随着父母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搬迁。青涩懵懂的少女,用尽全力去适应一个又一个的陌生环境,内心的荒凉和孤独无人知晓,无人诉说。我们就在这样飘荡的环境里长大,把内心紧紧包裹起来。而我最庆幸的是遇到了我家老张,他包容我、呵护我,让我慢慢释放内心的不安,度过了满足美好的日子。


     拍完花,我们在公园的木台上坐下来,阳光温暖的照着我们,路边,湖畔,山坡上,房前,屋后,都是它的身影。花朵在头上荡漾着,春光,雾气和身旁的一大丛忍冬花,一同上演一番花香氤氲的温柔意境,我们的心也跟着柔软了起来。

     话题是跳动的,思绪是飘荡的,我知道我们俩是相似的,都经历了生活带给我们的苦难,现在都努力过着一个人的生活。


     时间快速的流逝,分手时已快近傍晚,彼此之间那种早就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我们相约下次再见。

    韶光渐暖,晨早伴着晒透的暖阳在一室阳光中醒来。女儿说今天不用赶早吃饭,九点多出去办事。我们决定还是两顿饭。


    躺在床上就想吃什么。其实胃口比身体更早感知到春日的来临。舌尖惦记着这个季节初长成的荠菜、豌豆尖、芥菜和香椿,还有那些红皮的小水萝卜。


     老张在的时候,一到了春分,日常过活的心气儿就猛然升高,尝春欲望越来越强,家里的餐桌上各式春菜层出不穷。最常见的就是香椿了。

    前两天在超市里看到香椿,标价18元一斤。没有买,一是觉得有些贵,二是看见它心里总有些隐隐的痛。这是老张最爱的春菜。总是从第一次看到卖,一直吃到尾,期间还要把我大姐家给送来的香椿用开水焯过,冻在冰箱里,留着慢慢吃。


     想起我和老张刚有了自己独立房子的时候,我们在二楼窗外种过一棵香椿树,我们离开那里已经十几年了,想必已经长得很大了。也不知是谁在春天去掰那棵树上的香椿芽。

    每到这个时节,我家的餐桌上就丰富多彩了,老张最爱吃炸香椿鱼。香椿用开水烫过,裹上干面,下油锅炸。以前我沾面糊,但炸出来不脆,直接裹干面倒是很脆。


     到了春分时节,我们还爱吃炸酱面,用小红萝卜和香椿当菜码,炸一大碗油汪汪的肉酱,攉上豆芽、萝卜丝、香椿芽,还有黄豆嘴,一大口吃下去,各式新鲜的蔬菜和炸酱香气的混合,会让你的胃口大开。还有春饼,裹上香椿炒鸡蛋,豆芽炒肉丝,一卷一卷的吃得挺不下来。

    今天第一顿饭,我就做了香椿炒鸡蛋,烤了两张手抓饼,煎了一块牛排,炒了一把油麦菜,煮了几个小汤圆。很丰富的一餐,到傍晚也不会饿了。


     吃饱了,就想起了第一口明前茶的滋味,亦在此时蠢蠢欲动。老张是极爱喝绿茶的。记得有一年我去无锡出差,恰逢春分时节,在苏州看到街上有炒春茶的,就买了一罐回来。老张一尝,说应当多买一些。那时候我还没有喝茶的习惯,根本不懂什么茶好。


    前两年,杭州的朋友给我们寄来了龙井,老张喝了说极好。有爱茶的朋友来,老张也舍不得拿出来招待朋友。

    现在的江南三月,去杭州春日的赏心乐事,除去“虎跑泉试新茶,西溪楼啖煨笋,保俶塔看晓山,苏堤赏桃花”的仪式感的赏春外,就是从西湖边鳞次栉比的茶馆藏在如织的人间烟火里,寻找到一杯得西湖钟灵毓秀的明前龙井,是诸多来杭州赏春人的至高期待了。


     而我对杭州春日遥远的记忆还是和老张在清明后的时节,做结婚旅行的时候,在虎跑泉的景区里,喝着一杯又一杯的龙井,把硬币投进虎跑泉水池中,看硬币是否浮在水面……

    今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听到窗外警车呼啸,走到窗前,看到九辆警车形成舰型,在前面呼啸而过,后面是两辆大轿车,后面又有十辆警车分两排护卫,我知道今天又有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归来,我们用最高的礼仪欢迎他们回家。我从高楼上拍下了这一值得纪念的时刻。


     生活从来不易,但幸福却处处留下伏笔。现在武汉已经度过了极端困苦和艰难的时期,已经可以自由地在小区里面散步。我们坚信,人们依然能够凭借平凡赋予的本能,充满希望地度过每一个瞬间。


     我想,我也可以凭借春天里所有的美好,平心静气地度过以后每一个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