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作家金庸的最后一部长篇武侠小说《鹿鼎记》,是金庸在1969年—1972年间创作的。作品背景设置在明末清初的(1644年—1689年)书中的韦小宝,金庸先生用浓重、感情的笔墨烘托这位风流才子,使他在读者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韦小宝一生娶了七个老婆,可谓是风光无限,人世间寻求惬意的同时应该享受天伦之乐,他的风流轶事无人能及。这部小说搁笔后,记者采访了金庸先生,他说:韦小宝这个人是我在书中虚构的角色,历史上并没有这样一个人物。事出有因,在同时代的年代里就有这么一位风流才子,不仅先后娶了七位妻妾,还有不少风流美女、才女都对他有着仰慕之情,这是有着历史记载的个人经历有着同韦小宝类似的故事相同之处,他不是虚构的,和韦小宝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位就是明末的四公子(之一),明末清初的文学家:冒辟疆。

  冒襄14岁就刊刻《香俪园偶存》诗集的出版,文苑巨擘董其昌为他版书而写序,把他比作初唐的文学神童王勃,文采相当,在当时就得到了有名望的一代诗宗的肯定。但是尽管有着如此公认的天赋和超人的才能,科举之路并没有为冒辟疆打开方便之门。他16岁那年很顺利的中了秀才,就是这一年(1627年)至他(1642年)31岁一共参加了六次去南京国子监乡试,六次落第,每一次都没能中举。他身感怀才不遇,又觉得自己生不逢时,懊恼和沮丧使他欲哭无泪,他思绪着科举之路的16年;岁月无情无息地缓缓的穿过自己流失了的年华,留下一段荒芜的记忆在脑海里盘旋,彼岸是空白也是空荡荡的,本因在自己的理想彼岸可以寻求着丰硕的花开花落的圆满硕果,遵照只是那苍老的时光,早已让彼岸没有了最初的守候。而自己的等待或许已经失去了那无指望的,原想的,苦不堪言的生根、发芽、开花。但是原来的指望已变成了空白。

  冒辟疆以静默的姿态去观望着时间流逝的渺渺岁月,只能静有理智的看着这一路被自己随意挥霍的黄金年代,就是这一段价值的年代,各自都有着丰满的收获,可自己只留下零星散落的碎碎片断而难以起齿,这是一段已经走过了的心灵中的荒凉……

  尽管如此,岁月依旧。在这个过去了的,寂寞的日子里,往前看,自己的天空依然承载着许多梦,一直希望霉涩的日子快些过去。在这段寂寞过渡的时期里,一个人静静地等待着运势的转好,等待着美好的心灵一点一点地填满自己的内心,只是当一切安静下来的时候,沉默的痛苦依旧悄无声息地来袭,虽然天空和自然界也依旧灿烂,但心里总觉得缺少了什么。显得格外孤独和冷睦。

  冒辟疆对自己的人生价值和仕途之路感到迷茫。他确实是一位,少年成名,屡试不第。虽与官场无缘,但对自己学习要求非常严格,在悉心研究忆语体文学的同时研究书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的书法,他的字,继而可以上追颜真卿、李邕和米芾,他喜欢写毛笔大字,每一出手,必被珍藏。他的书法,可谓是才子字,这些都是后人给与的高度肯定。除此,如皋冒氏家族不仅有着雄厚的家底出名,同时是一个世代仕宦之家。

  冒辟疆他结识朋友和同伴都是进步的文学社团,复社志士。在这样一个家道丰盈,自身文采出众,风流倜傥,堪称盛于一时,从小便是一个被追捧为超能之才,冒辟疆就是在这样的优厚环境下,这样的显著中成长起来的,自然有着豪贵子弟的浪漫风习。冒辟疆16岁开始科举之路,19岁完婚,20岁这年去南京参加乡试,那时还没有秦淮八艳之说,秦淮的河南岸与贡院隔河相望,就是名妓云集的地方,赶考的举子们,特别是考完结束都爱去秦淮客栈。冒辟疆在这里遇到了名噪一时的秦淮二妹王节娘,两人缠绵,这是萍水相逢的事,于此同时邂逅了另一位唱南曲的名妓李湘真,她不仅人长得漂亮,昆曲唱功听来入味,肤白如雪,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她的掛牌价格很高,她不是一蹴而就,但只要冒公子到访,李湘真全程奉陪。冒辟疆的出名很大程度上和秦淮倩影,浆声荡漾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位风流才子一直被绝色美人所看好,这是无可替代的时来运转的天意。

  时间已经到了(1642年)的年末,冒辟疆和陈圆圆在苏州的拙政园游玩,此时的拙政园内因无人管理已荒废不堪,园门随意进出,园内树枝花草随手采摘,朱红色的亭台楼阁,柱子和门窗斑剥脱落严重。但这位当年的书画家,全然欣赏着有当年文征明设计的园内景观和风光旖旎的优美景色。那脱容的紫藤、静谧的枇杷园、绝静的玉壶冰、以及等等,等等!它们都有着年代的苍老和失修的苍凉,但是能够看到能工巧匠的精悍技艺流传百世。这是冒辟疆能够看到得不为人知的一面……

圆圆看到冒襄看势入神,就推了一下冒襄说:你知道苏州拙政园的园主是谁吗?冒襄给圆圆推了一下!试唤过来说:我不太清楚。告诉你;是当朝的大学士陈之遴,他老婆是苏州人;徐灿。

她们在年内感觉白天时间最短的一天,结束了苏州拙政园的观赏。苏州的冬天比北方冷,因为它有连续的阴霾天气和气温的潮湿还交织着西北风,这是逼近年关的时节“冬至”要到了。

待续(2020年3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