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枫,拉丁学名为:Acer palmatum 'Atropurpureum',又名红颜枫,为槭树科鸡爪槭的变型,是落叶乔木,产于浙江,安徽,江苏,河南,江西,上海等地。红枫是槭树科落叶小乔木。树姿开张,小枝细长。树皮光滑,呈灰褐色。单叶交互对生,红枫(5张)。

  红枫的叶片里含有多种色素,分别为叶绿素、叶黄素、胡萝卜素、类胡萝卜素等。在植物的生长季节,由于叶绿素占绝对优势,叶片便鲜嫩翠绿。秋季来临,气温下降,叶绿素合成受阻,同时叶绿素在低温下转化为叶黄素和花青素时叶片就呈现出黄色而进一进转化为花色素苷的红色素,使叶片呈现出红色,故名红枫。

我喜爱红枫,每当夕阳西下的时刻,每年红枫开始红的时候,我都要拿起相机去拍拍,使我自然想起了“独立寒秋”的似火红叶,今天本来是去郫都区云凌花乡拍梨花的,结果阴差阳错的看到一大片红枫叶,让我心头一暖。我便停车下去观赏,往年我要拍红枫一般是专门去成都市温江区红枫基地去拍,没想到云凌花乡这一片红枫也很美。今年的疫情让人宅家里,心情都差了不少,今天的偶遇,我把心境附着在红叶上,与它一起灿烂,心灵与红叶慢慢融合,热情和温暖包围了我,心中若有不快的阴霾,则会一扫而空。

春天来临,绿草仍眠、柳芽才吐的季节,红枫早已迎春。百花盛开之时,花海中的红枫亭亭玉立,显得弥足珍贵,因为它不像鲜花那样娇柔,未经岁月磨练。红叶稍有些紫,这种紫绝不是暗淡,而是蕴藏着生命的潜流,为更加灿烂聚集力量。酷暑毒辣的太阳不会让它低头,阳光只会使它增强生命的信心和韧劲。秋风霜月不能使它落寞,却促成了它把满树浪漫呈现给自然。即使在瑟瑟冬雪中回归故土,它也绽放最后的鲜红。

记得杜牧有首诗: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陈老总也有首诗:西山红叶好,霜重色愈浓,革命亦如此,斗争见英雄……一个是千多年前的著名诗人,一个是当代中国的元帅诗人,不去述评他们的情怀,只说两人吟诵的红枫叶,是与寒冷如影随形的。而今红枫叶在明媚的春天就出现,冲破了自古以来的传统观念,说明什么?说明国家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说明中国人聪慧、勤劳和敢于创新!体现出了可贵的时代精神!”

红枫如人生,有和风细雨之时,也有狂风吹袭、烈日和倾盆大雨的洗礼,甚至冰雹的摧残,但红叶依旧灿烂,从不为任何世事改变一生的颜色,以一款红衣穿越在时空之间,让花期短暂的鲜花妒嫉。

 鲜花是美丽的,而红叶有傲视鲜花的骨朵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