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美景如画的三月,我脚步沉沉,思念层层。迎着故乡的方向前行。

走过铺满落叶的小路。离家很近了,站在那里张望着,等着父亲象往日一样早早站在树下来接我,可是今天他没来。原来我忘了,快到清明节了,我是来纪念老父亲的呀,我哭了……







你看这棵山李树上长满了银白色的花苞,每年当李子成熟的季节,父亲就带我们去採摘,又黄又大的李子,咬一口甜透了心。这棵李子树比往年更壮了,花苞也更密了,我在李子树上仔细的瞧着,找我丢失的光阴。

这是山桃树,象往年一样笑开了花。可我看到它却泪水汪汪。这是父亲栽的,等山桃结果后争先恐后的拥挤着,把树儿都压弯了腰,果子成熟了,红里透黄,那颜色格外漂亮,吃到嘴里那个甜哟,鲜得就象是用水做的。

大杏树又含苞待放了,每当这个时候它一身花色点亮了季节,也醉了蜜蜂们,更美呆了我们。

看着它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又黄又大的杏儿挂满枝头,父亲给我们用竹竿轻轻拨弄下来,我不停的往嘴里放,总是吃不够,父亲总是说:"孩子们少吃点,吃多了对胃不好,会发烧的。”因为它的味道酸甜可口,鲜美及了让人格外爱吃。

还是当年这棵野樱桃树又长满了稠密的花苞,远看就象点点小红心,让人新奇。我仿佛又看到了它满身象红玛瑙一样的果实,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的珠子。我们採摘了一篮子,回家不停的吃。父亲总是说,孩子们少吃点伤胃,当时我还不高兴呢。

从我记事起,弟妹们哭闹时,父亲就说;“爸给你找唰啦啦去"。说着就把它检起来不停的用手摇摆,它发出象玩具一样的响声,要是弟妹们还哭闹不停,就把它一个一个的摘下来,把小尖插进白色的部分,做成马的样子,和小驱蚊的样子,而且特别象。妹妹立刻就不哭了,好奇的细细看着,她笑了。我董事后才知道它就是我们家周围的大香椿树上结的籽,可是我一辈子也改不了口,它就叫“唰啦啦"。

这一丛丛开满小花的树好象在向我招手,我望着它们,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瓦蓝的天空下,在枝繁叶茂的树丫上,挂满了一颗颗红色的果实特别耀眼,一群小孩子不停的摘着果实往嘴里送,嬉笑声传遍了山野。因为它的果实和羊的乳房一模一样,我们叫它羊奶奶。

风I儿飒飒的吹动了翠竹的叶子,一棵棵挺立的竹子,象高风亮节的君子。竹子的用处可大了,父亲常把竹子用小弯刀划成很细的条,用它编蓝子等好多漂亮的手工品。弟妹们咳嗽的时候,父亲把竹子分成段,架在火盆上炼出竹沥油喝了治病。

我不停的在写满记忆的港湾里寻着,

找着,昔日和父亲的美好时光。可是指尖一年,转身一世。

永远也找不到了,仿佛就是昨天,又好象万里之遥。我泪如雨下,时光短浅,岁月无情。

忽然想起古诗中有一句,“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