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和禽流感相继爆发,应当引起我们对现行生产和生活方式的反思,如不能制止严重破坏自然平衡的行为,不能与生物界和谐共存,人类可能会象恐龙一样因“特化”走向灭绝。

——中科院院士殷鸿福

所谓生物特化,是指不与自然平衡,造成生物某一方面非自然的过度发展。科学家说人类也有着“特化”的风险。

这篇《几度沧海桑田》是一年前写的,今天再发一次,算是对疫情的“吐槽”。

  这是一件形成于一亿六千万年前的古生物化石,名字叫鹦鹉嘴龙,我昨天拍摄于锦州博物馆。它生活的那个年代,我们辽西地区气候温和,丘陵起伏连绵不断,森林茂密,水草丰盛,湖泊星罗棋布,到处是蓝天白云。这只鹦鹉嘴龙的定格姿势是前肢跃起,后肢弯曲,做奔跑状,也许它正在草地上觅食,也许是要去湖边饮水,也许是感觉到了什么危险正在逃离。灾难降临的是那样突然,火山爆发,天崩地裂,这只龙瞬间葬身于火山岩灰之下;也可能是遽然间狂风大作,巨浪排空,将它卷入湖底,掩埋于流沙之中。这只龙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在大自然面前任何生物都没有抗拒的能力,让人联想到生存的无奈和命运的悲哀。但是它最终成为了化石,相比于其它同类又是幸运的。其它同类或葬身食肉龙口,或死于自然灾害,或死于病老衰残,最终都是腐朽成泥土,在这个星球上了无痕迹。而这只鹦鹉嘴龙却有幸在亿万年之后,作为远古时代的见证者,以一种再生的姿态,展现在人们的面前。让人们可以穿越时空,去追踪恐龙的足迹,感受亿万年前的气息,猜想那些科学家也说不清的奥秘。而我们能见到这件古生物化石,也是一种机缘和幸运。不知为什么忽然想到,在这只亿万年前的生物面前,世事沧桑四字该是多么的苍白!

恐龙统治地球长达一亿多年,却在6500万年前灭绝了,这是一个生物演变的谜团,科学界有行星撞击地球说,大陆板块飘移说,气候变化说等等,莫衷一是,没有定论。地球已经有四十多亿岁了,生命的出现是在十多亿岁的时候开始,由低级逐步向高级发展。不知道为什么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每隔一亿多年地球就会发生一次大灾难,并且伴随着生物的大规模灭绝,据说已经发生了五次,恐龙的灭绝是最后一次。难道宇宙给各种事物都划定了界限不可逾越,还是道家说的物极必反,还是佛家说的世道轮回?奇怪的是每次生物大灭绝之后又会发生生物大爆发,人类就是在恐龙灭绝数千万年后生成的。

神话中的麻姑,自称看过三次东海变为桑田,现在看这个传说并非空穴来风,还真有依据,应该说是古代的科幻小说。如果没有远古时期沧海桑田般的巨变,地球上可能恐龙还是霸主,也许就不会催生更高级生物的出现,有无人类也未可知。从这个意义来说,人类应该感谢沧海桑田。但是人类的出现,特别是由匍匐在地演变为站立行走以后,人类的能力远远高于其他生物,发展到今天文明繁荣,科技昌盛,上天入地几乎无所不能,在创造物质财富的同时,对大自然也进行着无休止的破坏。而很多生物在人类面前却不断的消失,据统计每年有两万七千多种生物灭绝,听起来触目惊心。麻姑还有一句话令人惊悚:来时看到东海海水变浅了,是不是又要成为桑田? 

沧海桑田或许就是白云苍狗,不应该警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