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春天,藏在第一缕杏花香里。某一树,某一枝,某一朵,某天遇见,轻轻一闻,春就到了。

那香,淡淡的,很怡人,那花,柔柔的,深得我心。

杏花开时多成片,就如早早约定好似的,热闹非凡。它花蕊几只,花瓣五片,晶莹润泽,袅袅娜娜,而且还会随着开放时间而变幻色彩,就像是一位擅长打扮的女子,每种妆容的变化,都恰到好处,都自有风情。

杏花又称杏子,及第花,是我国的古老花木,被列为二月花神。它开在村边闲园里,开在晓雾烟雨中,开在山城高墙外,或是一枝红艳,或是粉薄红轻,或是如雪洁白,深深浅浅总撩人。

杏花的美带着诗情,乡情,杏花的花语是少女的慕情、娇羞之情,可谓一瓣一蕊总关情。

胭脂万点,杏花朵朵正烂漫,雨细花香,身影妖娆占春光。

最美的春天总有最美的相遇,花都开好时,我要去看你,青青陌上,漫漫山野,想你还是旧模样。

在这纷杂变幻的世间,如果能遇到一份清美长远的喜欢,无论是一种花,一个人,还是一个梦想,都甚是幸运。这喜欢,是第一眼的怦然,也是最后一眼的惦念,这喜欢,浓淡都相宜,远近皆心安。

是永如初见的美丽,是年少轻狂的勇气,是眉梢眼角的甜蜜,是人间值得的欢喜。十里繁花,一朵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