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只是有的人能坚持下来,有的人半途而废了。要相信自己的梦想 ,不要在乎别人说三道四,说你逞能,说你闲的无聊,说你一无是处,哪又有什么关系?放飞自己的梦想,展开想象的翅膀,让梦像小鸟一样在蓝天自由飞翔吧!

昙 花

娇媚昙花夜半开,

月下美人婀娜来。

痴迷花瓣增爱意,

花谢之后生悲哀。

游 梨 园

梨花林里梨花香,

众多佳人踏春忙。

碧空旗袍相衬美,

雪花飘落着红妆。

   故 地 重 游

故地重游倍相思,

昔人远辞难分离。

物是人非情难断,

悲凉徒增藏心底。

无 题

晨 披 星 星 晚 戴 月,

身 心 疲 惫 家 务 缺。

背 依 沙 发 酣 入 睡,

儿 子 归 来 又 伴 学。

叹 秋

秋风萧瑟落叶舞,

满目荒凉草木枯。

笑谈人生恩仇怨,

人生在世有几古。

鸟 巢

冬青丛中鸟巢现,

蛋在巢中鸟未还。

庭院筑巢羡家风,

人鸟同乐财富添。

乡 村 旧 院

土坯矮房一片天,

辛勤耕耘劳作间。

大缸畅怀拥子入,

储水浇灌农家园。

春 灌

风劲树舞春乍寒,

麦苗苏醒忙浇灌。

悯农恋地年年盼,

丰收景象浮眼前。

我 是 乡 村 守 护 神

—— 献给奋斗在疫情防控第一线的人

你是谁,为了谁

寒风凛冽不回归

毒起汉城牵众心

万千民众倍摧残

众志成城抗疫情

人不出户村路封

主动请缨来防控

严防疫情进村中

我是谁

我是乡村守护神

为了谁

为了乡村众乡亲


你是谁,为了谁

夜深人静不回归

病毒肆虐揪人心

党旗飘扬疫一线

党员轮岗齐宣誓

不胜邪毒不罢休

齐心协力来防控

全民健康乐悠悠

我是谁

我是乡村守护神

为了谁

为了乡村众乡亲

情 感 文 章 自 赏

劳燕分飞苦了谁

文 / 毛洪利

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当一对新人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爱已经融化在他们步履方寸间,一种责任和义务让他们相约白头,天长地久。可是,随着社会的进步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性开放的影响,人们的道德天平开始倾斜,贞操观念逐渐淡薄。“饱而思淫欲”。在这个物欲日益膨胀的社会,庄严神圣的结婚证书,渐渐的褪去了不可侵犯的尊严,变成了可以随意调换的物品。无形的“闪婚、闪离”,把应有的责任心冲得一干二净。夫妻之间,忍耐的底线越来越低,包容的尺度越来越小,关怀的问候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自私自利的享受,高高在上的位置。这样,爱就成了一个人的独角戏,不再分享与共,一句话不和就分道扬镳。可是,劳燕分飞,苦了谁……

星期五的早晨,我和往常一样早早来到了学校。当我来到本班教室门口时,学生秘福生已经在门口等候了。他看见我过来,有礼貌地喊了声“老师好”,然后怯怯地说:“老师,我能用你的手机给我妈打个电话吗?”我问孩子:“是什么东西落家了吗?”孩子赶紧说:“不是,我……我想……我妈了。”孩子说完后,眼圈红了,几滴晶莹的泪珠在眼里闪烁着。我笑着说:“爸妈打工去了,他们会回来看你的,你现在应该好好学习,才是对爸妈的报答啊!”孩子哭了:“老师,他们离婚了……妈妈又找了一个伯伯…我想妈妈,我想和她说几句话。”听了孩子的话,我的心一沉,为自己不了解学生的情况而感到愧疚,为孩子的伤心而感到难过。看到学生们陆陆续续来到教室了,为了给孩子一个宽松的说话空间,我把孩子领进了我的办公室帮他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听到曾经熟悉的声音,他哭了,哭的那么伤心。“妈妈…我想你,我想你…你下午来接我去你那里玩玩吧”。电话的另一端,孩子的妈妈好像有难言之隐,没有答应孩子的请求,只是一个劲的劝孩子听老师话,好好学习。妈妈的劝解,孩子好像没有听到,只是喃喃重复:“妈妈,我想你啊,你啥时候来接我啊?”我的心绷得更紧了,悄悄地帮孩子按下了结束键。

  原来,孩子的父母在三年前就离婚了。孩子奶奶早已去世,爸爸在外地打工,孩子和爷爷在家相依为命。孩子说,他很想妈妈,愿意妈妈接他去新家玩玩。我只能告诉孩子,妈妈也在想你,可能没有时间,有时间她会来接你的。你是个听话的孩子,你现在应该好好听爷爷的话,不要让他为你担心。孩子擦擦脸上的泪水,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好像已经感觉到妈妈放学后把他接到身边,他幸福地偎依在妈妈怀抱里撒娇地闹着…

望着孩子返回教室的背影,我感慨万千,我不再相信前世来生的说法,相信人只是个一次性的肉体,用完之后,就会回归自然的垃圾场。再浪漫的婚姻,都会在柴米油盐的日子里渐渐退色,个人的缺点在生活琐事里暴露无遗。我们都是凡夫俗子,为什么不能换一种心态,用放大镜看优点,用远视镜看缺点,或许这会是我们能过上好日子的前提。好的婚姻,是用心经营出来的。一份呵护打造一份和谐,一份容忍收获一份安稳,一份付出得到一份明媚。婚姻更是一种责任,对家人,对自己,对儿女。只要组建起这个家庭就不再是单纯的个体,而是既能自由活动又能互相约束的结合体。做父母的,既然养育了自己的孩子,就要对他的人生负责,不要让孩子幼小的心灵承受太多的负担。父母离异将是孩子一生的痛,不管怎么样都会给孩子的人生留下遗憾。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婚姻的好坏不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而是彼此在乎,彼此珍惜,彼此忍让,彼此奉献。只有真挚的爱,粗茶淡饭才会在唇齿间留香,粗布衣衫才能穿出美丽的风景。


(2016年10月发表于梨乡文韵)

伤心是无法言语的痛

文 / 毛洪利

夜深人静,躺在床上打开手机一遍遍地听着何灵演唱的《栀子花开》。“这是个季节,我们将离开,难舍的你,害羞的女孩,就像一阵清香,萦绕在我的心怀,栀子花开,如此可爱,挥挥手告别欢乐和无奈,光阴好像流水飞快,日日夜夜将我们的青春灌溉,栀子花开啊开……”听着优美动听的歌曲,我的思绪回到那个青春的季节,此时心里千头万绪,千言万语的轻轻絮语和谁诉说。那个朦胧的季节,我们浅相遇,浅相识,最后无奈分开。此刻,一种莫名的伤心涌上心头。从来未曾想过,你和我之间究竟是怎样开始,又是如何结束的,总之,有一种心情故事只属于那个季节,有的东西丢了,是永远也找不回的,当我错过太阳流泪时,我又错过了月亮。

伤心是一种无法言语的痛,没有经历的人是无法体会到的。网友浮萍在网上倾诉道,她和老公刚结婚时恩恩爱爱,老公爱她,她爱老公,那时的她感到自己生活在蜜罐里一样。为了家庭生活老公外出打工,她在家带着孩子陪着公婆。每年数的清的见面机会是她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刻。可是随着老公在公司事业有成,加上老公高大帅气,自然引来凤蝶的招惹。此刻的浮萍虽隐约觉得老公变了,可没有发现什么证据。在一次偶然的聊天中,她用善意的谎言套出了老公的隐私。老公毫无戒心地坦白,在外拼搏的日子,他曾经和其他女人上过床。老公承认和别人做爱只是消遣夜晚空虚的寂寞,心里实际装着她。老公的坦白,她瞬间感到幸福的天平倾斜了,天好像塌下来一样。她的心在流血,她开始和老公无休的争吵。老公出轨的影子就是一种无法言语的痛折磨她,想甩掉可是她办不到。这种痛是一种别人体会不到的痛,什么时候都不会忘,只要想起,心就痛,那种感觉是发自内心,就如撕心裂肺一样,真正经历的人才能明白。浮萍说完后早已泣不成声了。我问她:“你真的爱你的老公吗?”她回复道:“爱,爱的疯狂。”我接着说”如果爱他,就原谅他一次,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吧。”她陷入了沉默中……


  我继续解劝她:当今的世界是五彩缤纷的,在这物质横欲的社会,男人经不住诱惑背叛了你,让你伤心,让你流泪。可你也要明白,你爱着他,他也想着你,生命中能遇到真心爱自己的人,那是你最幸福的事,如果你真的爱他,就包涵他的缺点,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你应该也能感到他是爱你的,对你的爱已经很深,很深。如果你没有他,你的生命将失去了幸福的滋味;如果真心爱他,就饶恕他这次,你们要幸福的手牵手,一辈子的在一起。你要懂得,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做梦也会感动地笑,不要吝啬简单的几个字:我在乎你,我需要你。

“栀子花开,如此可爱,挥挥手告别欢乐和无奈,光阴好像流水飞快,日日夜夜将我们的青春灌溉。”时光如此短暂,我们不能让伤心占居我们的胸怀,把心中的眼泪和空中的雨一起抛洒在野外,寻找快乐,把说不出的痛化作一句话:亲爱的,我爱你,你还爱我吗?


(2016年5月发表于创业文艺)

年轻妈妈的梦

文 / 毛洪利

天一直阴沉沉的,像老天哭丧着脸。过了一会儿,就下起雨来了。阴雨绵绵,让人心底也阴沉沉的,茫然若失。箐箐整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然后踏着放学的铃声来到儿子所在的班级准备接走儿子。刚走到教室门口,她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叹了一口气。哎,孩子今天没有来上学。走出教学大楼,望着阴沉沉的天,箐箐的心像被什么揪住了一样。孩子自己在家,怎么照顾自己啊?突然,一阵风刮来,雨丝落在她飘逸的长发上,洒在她略显疲惫的脸上,她的心就像这深秋的天气一样,是那么凉。此刻,在冷雨中的她,是那么无助…

箐箐大学毕业后曾在县城中学任教。那时漂亮、善良的箐箐曾经是许多男孩的追随者。在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英俊潇洒的刚捕获了箐的芳心。结婚后,两人恩恩爱爱,配合默契,成为学校老师们羡慕的家庭。第二年,他们的爱情结晶儿子出生了。孩子一双大眼睛闪着智慧的光芒,小脸红扑扑的,就像一个半熟的桃。儿子的出生更增添了这个家庭的快乐。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细心的箐发现儿子腿部发育不良,一些行为意识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她和老公带着孩子走遍了各大医院,得到的却是没有治愈的失望。为了让孩子和正常孩子一样上学,箐放弃了在县城中学优惠的待遇,来到家乡小学教书,这样可以陪着儿子读书。刚入学时候,儿子放学后总是和妈妈分享在班里的快乐,认真地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可是最近,儿子回家后总是闷闷不乐,总是寻找借口不去上学。

门悄悄地打开,卧室里传出光头强和熊二的吵闹声。箐箐舒了一口气,蹑手蹑脚地走进卧室,她想给儿子一个惊喜。卧室里,儿子亮亮斜躺在轮椅上睡着了,嘴角挂着笑,眼角上流淌着几滴眼泪。电脑上播放着动画片《熊出没》,熊二和光头强没有顾忌孩子的熟睡仍在无休止的争论着,让人那么心烦。箐箐把电脑关闭,轻轻地把儿子抱在床上,给他盖好了棉被。

箐收拾好房间,她觉得太累了。她瞅了瞅睡熟的孩子一眼就在孩子的身边躺下了。箐恍惚中走进一座干净整洁的大城市里,繁华的城市,喧闹的人群,五彩缤纷的霓虹灯让人目不暇接。可是这一切在箐的眼里都不屑一顾,她盲目地寻找什么。突然,她看见一个头发凌乱,衣服很脏的小孩是那么眼熟。那个孩子站在一个明亮的橱窗前,橱窗里面散发出蛋糕的奶香味,让孩子垂涎欲滴,不忍离去。箐箐走过去一看,那个孩子原来是自己的儿子。儿子不能行走,他怎么到这里来了呢?她抱着可怜兮兮的儿子伤心地哭了。她给儿子买来好吃的蛋糕,还给儿子买来甜面酱让他蘸着吃。望着儿子贪婪地吃着蛋糕,她亲切地问:“孩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能告诉妈妈,你为什么不去上学啊?”孩子一边吃一边哽咽地说:“妈妈,我知道我离家出走让你生气了。可是妈妈,我是一个不能自理的孩子,吃喝拉撒都让你操劳,为了我,你和爸爸常常争吵。我不能让你为了我而劳累,所以我就研制了一个起跑器,我要自己养活自己。”箐箐听到这里早已泪落满面了。她抚摸着儿子的头发说:“妈妈能陪你,你为什么不安心在校上课啊?”孩子哭了:“妈妈,我是一个轮椅孩子,看到小伙伴们在课间自由自在的活动,我是多么羡慕啊!我的言语不清,老师也不提问我问题,好像对我不理不睬的,所以我就自暴自弃,我要自己养活自己,我要流浪!”孩子说到这里,抹了一下嘴角,然后把身边的起跑器套在自己的脚上。他亲了妈妈一下说:“谢谢你,妈妈,不要管我了,你快点回家吧,儿子已经能自食其力。”说完,孩子一溜烟地跑掉了。

“孩子,孩子,你等等……”箐在喊叫中一下子惊醒了。


(2016年11月发表于创业文艺)

谁剥夺了孩子们的假期

文 / 毛洪利

在镇上练完红歌后,我驱车到学校一趟。当时正是早晨8点,在通往学校的柏油马路上车辆穿梭,人们匆匆而过,好一派热闹的景象。不是放假了吗?原来是学校周边的辅导班如雨后春笋开始授课了。

假期,在我童年时是美好的,是期盼的。想起那时放假后,我们几个小伙伴一块去小河边游泳,泥巴糊满全身,只露两眼,扑腾一下扎河水里不见了,当我们寻找时,河对岸传来自豪的声音:“我在这儿呢!”。河水里玩罢,找一块宽敞的场院,一声欢呼,游戏开始。滚铁环,打瓦块,抽陀螺,打木吒……孩子们玩的可高兴了。大人们忙着农活也不管我们干些什么,只有到吃饭的时候才想起我们的存在。可现在的假期在孩子和家长眼里已俨然成了另一幅景象:忙忙碌碌送儿郎,假期充电补课忙。满腹苦恼大人怨,假期何必当空谈?

透过玻璃窗,看到孩子们趴在层次不齐的课桌上发奋读书,我心头一酸:为什么现在的孩子假期是这样的?假期本该是快乐的,令人怀念的!可他们这一代的假期却被无情的剥夺了!“剥夺”了孩子们自由生活的空间,“剥夺”了孩子们身体和心智发育阶段享受的正当权益。忽视了孩子们的快乐,没有尊重孩子的主体性,说到底是一种成人意志的产物。

  可是,到底是谁剥夺了孩子们的假期?教育体制、社会环境、教师本身、家长心切……

实际上上辅导班也是很多家长的无奈之举,有的家长存在错误观念,别人家的孩子都报了,自己的孩子如果不报的话,可能就要落后了。没有想孩子在假期里真正需要什么,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认为报了辅导班就是对孩子负责,就是对孩子好。有的家长迫于生计,没有时间照顾孩子,让孩子上辅导班不指望学到多少知识,只愿能有个看孩子的,自己也就放心了。暑期还是孩子们容易溺水的时期,家长们为了孩子的安全也选择辅导班。

有人戏说:“假期不是放假,而是孩子又转学了”。辅导班的老板抓住了商机,也抓住了家长的心理,生意做的红红火火。辅导班让假期成为孩子学习的中转站,让孩子时刻在学习的螺旋桨上旋转,而没有利用假期“养精蓄锐”。

  孩子的童年应该是快乐的,是天真无暇的。作为家长,我们不能剥夺孩子的快乐,我们应该利用假期,带孩子出去走走,开阔孩子的视野,了解孩子内心的感受。让孩子打开心扉,和我们家长进行交流和沟通,让亲子关系更加紧密。假期里,我们家长可以让孩子独立的完成一项家庭任务,还可以让孩子参加一些小实验小发明之类的活动,即能开发智力,又能锻炼动手能力。有人说:“假期是孩子储备能量的一个很好加油站。”经过一学期紧张学习,孩子们需要一个喘息的机会,这就是假期。假期里,让孩子自己制定假期学习计划,合理安排自由活动的时间。这不仅培养孩子学习的习惯也提高了孩子管理时间的能力。任何人都不可能在跑道上一直不停的奔跑而不休息,孩子的学习也是一样,也需要有休息和调整的时间和机会。

是谁剥夺了孩子的假期?我不想再去理论。我呼吁:把假期还给孩子们!还给孩子们一份清静,不要扼杀孩子爱玩的天性,不要磨灭孩子们天真的良知;还给孩子们盼望已久的假期生活,让孩子们留下永不磨灭的回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为孩子的快乐而呐喊。


(2016年7月发表于创业文艺)

 谢谢您的点赞、评论、分享!

作者简介:

毛洪利,男,山东省阳信县人,笔名追梦人。作者写作理念:我思故我写,我写故我在,爱我所爱,无怨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