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风和日丽,草长莺飞,万花如绣,一群娇俏的女子施施然走向时光深处。

也许每个女子心里都有个古装梦,“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编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如果要选一个朝代穿越,我会选择宋朝,因为我们今日的“雅”是宋朝的日常。

生活不仅要有烟火气,还要有诗酒花。在今天,如果我们戴花走在街上,走在城市里,总会引人侧目,可是在宋朝,不仅女子戴花,男人也可以顶着一朵花微笑地走在路上。




那时几乎家家都有花,政府机关里也有花,政府官员一边喝酒,一边赏花,一边处理公文,简直不要太美,这是今人无法想象的。

“三月三日天气新,东屏古镇丽人多。”古时女子受着严格的礼教约束,只有春天到来时,才能走出闺房,与大自然亲近。想想我们现在真是好幸福呢!闺蜜们穿上古装,体验一番“体夭夭。步飘飘。绶带金泥缕绛绡。珑璁趁步摇。”真是花羞人面娇啊。

我们走在古老的巷子里,仿佛听到女子尽情玩乐的欢笑声,荡秋千,拔河,蹴鞠。有男子出来,忽见眼前美女,不禁连呼“倾城今始见,倾国曾昔闻。”夸得女子们“媚眼随羞合,丹唇逐笑分。”

欧阳修曾写过一首词:


堤上游人逐画船,


拍堤春水四垂天。


绿杨楼外出秋千。


白发戴花君莫笑,


六幺催拍盏频传。


人生何处似尊前! 


春天来了,河堤上满是踏青,赏春的人,游人啊,你不要笑话画船上那个头戴鲜花的白头发的老人,他正随着委婉动听的《六幺》的歌舞和音乐,一次又一次举起酒杯。人生万事,人间百态,就让他在今天的酒中沉醉吧。

只有热爱生活的人,才会在饱受苦难之后,依然爱美,爱花,爱春天。




即使头发白了,老了丑了又能怎样?被人笑一笑又何妨?




“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只有将洛阳城所有鲜花都看遍,才容易与春天告别,只有体验过人生各种滋味,与人世告别时才不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