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海棠花好依旧

年年花开,开在春深时。几度芳华情几许?暗恨春心凝泪。

岁岁长亭芳草,山远水阔扬柳。月影风来摇曳,海棠花好依旧。

 一场春雨,深春时节海棠花开了。海棠红艳的花蕾低垂着,长长的花柄像丝线般,坠在丝线顶端的花蕾,猩红猩红的五到七朵为一束,仿佛美人欲言又止的红唇,羞涩含情。

二三天后,那红唇张开了,吐露出粉红色的花瓣,欲开还休 ,欲休不能,正所谓好花开到半开时,此时最妖娆。深者紫而含光,浅者红而娇艳,是赏花的最佳时候。一周左右的时间,万点小蕾全部绽放,满树的淡粉色花儿簇拥在一齐,宛如晓天明霞,煞是好看。

海棠花沾上晶莹欲滴的水珠,尘垢洗尽,花色格外光洁鲜妍,如出沐美人。海棠未放时呈深红色,开后现淡红色,它最美最动人之处就在于含苞待放之时,看上去有如少女含羞时的红晕,娇娆而妩媚。有人说海棠虽然美艳但无香味。其实海棠花香味极淡,适合走近,手把一枝细细的嗅闻,那清淡似有似无的清香极为幽远。

海棠分春海棠和秋海棠,清代著名戏剧家李渔评论这两种海棠:“秋海棠比春海棠更加妩媚。春海棠像美人,秋海棠更像美人;春海棠像已经出嫁的美人,秋海棠像还在闺中的美人;春海棠像绰约可爱的美人,秋海棠像纤弱可怜的美人。处女令人怜惜,少妇惹人喜爱,二者不能同时拥有,人们一定会选择令人怜惜的处女而割舍惹人喜爱的少妇了。相传最早时期并没有秋海棠这种花,因为女子思念心上人没有来,涕泪洒地,就生出这种花,名叫“断肠花”。唉!同样是泪水,洒在林中,就长出斑竹,洒在地上,就生出海棠。泪这种东西真是神奇啊!”写的真是处处达情,传神且物我两忘啊!

北宋全能才子苏轼《海棠》:“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月亮已经从长廊的一侧转到另一侧,月色渐暗,花儿也要睡觉了吧。如此良辰美景,我却孤枕难眠啊!所以啊,我要点一根蜡烛照亮它啊。读了苏轼这首诗,我们是否也感受到他对春逝的伤感呢?

宋代词人管鉴《醉落魄·正月二十日张园赏海棠作》:“春阴漠漠。海棠花底东风恶。人情不似春情薄。守定花枝,不放花零落。 绿尊细细供春酌。酒醒无奈愁如昨。殷勤待与东风约。莫苦吹花,何似吹愁却。”“边理枝头花正开,妒花风雨便相催。”人对花有情,而风雨对它们却无情。风雨啊,你就不必再苦苦摧残海棠花了,有这本事,为什么不把我的愁给吹走呢?

海棠花还有一个名字,叫断肠花,意思是苦苦的爱恋着一个人,却终究没有结果。每年看着海棠花开,都以为她是天生丽质的美人,低眉羞涩、情窦初开、发髻扶额的青梅少女,在她的花季年华里,注定有一场三生三世而又有因无果的苦恋,把那刹那芳华郁结的淡淡愁思,在风雨中零落成泥。

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曾经醉酒后,看到院里海棠花开,向侍女发问:“试问卷帘人,”今年的花儿可比去年?侍女说:“却道海棠依旧!”李清照听后告诉侍女,你会意错了,哪有什么年年花开依旧,这世上根本就找不出两朵开的完全一样的花儿。“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委婉地表达了怜花惜花的心情,充分体现出她对大自然、对春天的热爱,也流露了内心的苦闷,去年的花儿已零落,今年花开又添岁。“海棠开后春谁主,日日催花雨。”是啊,海棠花开,已入深春,桃红梨白后,日日催花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