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封城,死神与我们相伴月余了。对于死而言,是人类每日每时必须面对的事,是再熟悉不过的一个字眼。面对死神,人类从未选择瑟瑟发抖,惊慌失措,更没有去消极敷衍,而是顽强地与之进行殊死抗争。这就是人类与众不同的地方,他们怀有各种忠贞不渝而坚定的理想追求和崇高的宗教信仰。

藏北高原寂静广漠的雪野上,从来不缺少三五成群十人结队的朝圣者。你可以想象一下,瓦蓝的天穹之下,冰雪皑白的千里旷野,是如何的一往无边啊。随时而至的刺骨寒风卷扬着漫天大雪,不时而现身的饥肠辘辘的觅食的大熊,疾病和衰老的突然袭击,哪一样不是来置人于死地的?却为什么无法阻挡朝圣者们前行的脚步?因为这是一条他们生来就决定绝不取消的旅程,深植于他们骨髓里的宗教信念,策动他们乡往佛光,奔赴吉祥。

  千百年来,这片雪域,从冬到春,从夏至秋,岁岁年年,日日夜夜,见证了一波又一波的朝圣者。冻如玻璃板的大地上,蘑菇般地长出的玛尼堆,四处飘扬的五彩经幡,沿途横卧的具具尸骨,没有一样着染悲伤痛苦的色彩,而是漾溢着向死的平静和快乐,仿佛一支钢琴曲,弹奏着死亡与再生的乐章,曲调缠绕成一条雄壮的螺旋线,越来越激昂地一次又一次地促成曲折的死亡,再到焕发着光辉的新生。

而这首悲壮的乐曲旋起的澎湃的旋涡,让我感受到它永恒的哀伤和胜利的忧郁,让我毫不怀疑于人类不屈向死的精神!

  无垠的雪域,雪山,圣湖,一个银的宇宙,铅的宇宙,一曲私密的蒙上悲壮色彩的乐章。生与死在这里上演得如此平静、安详,宛如一行诗句“不芬芳也不轻盈”。人类对死的坦然和理解,秒杀了死神的凌侮和袭击!

  渺视死神的不光是我们人类。苍白无力的天气,让我怀忆起巴颜淖尔的胡杨林。

那年秋天,和几个朋友去了一趟巴颜淖尔。茫茫戈壁,飞沙漫漫,眼见为实的景象中,丝毫不现他人口中描摹的那种美丽。

深秋的胡杨林,也并非朋友圈修图中那种的连成一片,真相是稀稀拉拉的,沙砾地上,枯死已久的树躯东一段,西半截,被经年的风霜催残得面色皴老。这里没有秋景该有的跌宕起伏,满目白硕硕的敷着盐碱的沙滩,沉浸在压抑的平静中。

  这种苍茫感,并没减弱我对胡杨林的感叹。正是在这种让人无法想到能有生命存在的险恶环境里,还有数株胡杨逆天地活着,这不正是让人油然而心生敬畏的精神所在?

干涸的沙土,灼灼的阳光,浩浩的长风,将原本生命力极强的蒿草折磨得蔫里吧唧垂头丧气的,而唯有胡杨们,傲然地倔强地屹立。岁月没有付予它们温情,旱寒没有动摇它们生的决心,死亡没有将它们驱逐出境。在这片死一样的土地上,它们担负起生的责任,直面死神的恐吓,像科伦坡的波伦那鲁瓦宏伟的古城,没有屈服于森林地湮灭,在僧伽罗的阳光下重放光彩那一样,闪耀着毫不畏死的光辉!

  目下的中国,死神再一次疟情,泱泱十几亿人的大国,没有被突来的恐慌错乱,而在党和国家的正确引领和指挥下,万民齐心,众志成城,经过历时一个多月和死神争分夺秒的苦战,局势已基本控制,解封的日子已进入倒计时。

至所以能如此迅捷地打蠃这场战争,正是因为我国民中,有千千万万具有信仰追求、不屈向死精神的勇士,他们不顾各人的生死存亡,为了广大民众的生存安危,为了国家的稳定发展,奋勇争先,前赴后继!

我们应该为他们鼓掌,为他们喝彩,为他们骄傲,他们是我们民族真正的脊梁,真正的魂!

  亿万年的历史长河中,人类历尽风雨,生生不息,凭借的不正是这股不屈不挠、勇于向死的精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