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组高仿古代女子于涧水淙淙的高山之巅寄予相思的作品。作品以大写意的摄制手法,展现了女主人公对自己心有所属的爱情忠贞与渴望……这种百转柔肠,思绪缠绵的寂廖情境,将读者快速带入古代社会男女之间的爱情制约,与知音难觅的一些精典故事中。


作品以《高山流水》命名。这会让你想到古代伯牙与钟子期的相识相知的典故。"高山流水"的典故,早见于《列子•汤问》。


传说先秦时期的琴师伯牙一次于荒山野岭弹琴,樵夫钟子期竟然从伯牙的音律中,领会了乐曲所描绘的"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的浩淼与壮美。伯牙惊呼:“善哉!子之心而与吾心同……”二人便成为知心知己!钟子期死后,伯牙因痛失知音,摔琴绝弦,终生再不弹奏!所流传的《高山流水》曲目是对知音、知己的赞誉!后又分为《高山》、《流水》二曲相继流传。



这组作品画面又以女子千肠百转,思绪万千中的行为情形,又会让您想到春秋战国时期,屈原在他的楚辞《九歌》中的一篇《山鬼》。作品中的"山鬼"是楚辞《九歌》中的女神,是楚地庙堂祭祀中独具崇尚意义象征。


文章描述了这位女神与民间小伙子相恋,于高山丛林中再次约会,而未得以实现的故事,道出的女神内心的凄苦读白。


  女神自述:“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罗。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这位瑰丽窈窕的女子,除与这组画面作品女主人公的服饰有别,其形貌特征何其相似。


作品画面中,作者恰到好处的抓拍,女子不同的神情所表现出来的百转惆怅,又和《山鬼》中女神怨忿男子失约而表现出来的既失望无奈,又为其寻求失约理由等等,又是何其似:“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东风飘兮神灵雨,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一组作品能从人物的形神中读出作者所要表达的意图,又能使画面人物神情形相吻合定格。这是绝难达到的完美统一。


入情入神入景是作者的追求,也是作品能让阅读者进入并为之感染所发出的共鸣,是作品最大的成功!


摄影:阿玫

出镜:敏敏

文字:聊老

策划:鸟叔

拍摄地点:浙江宁波

拍摄时间:2019年10月21日

谢 谢 欣 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