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花园 & 皇家行宫

太阳雨

<p>《日出·印象 》(莫奈 1872)是莫奈的代表作之一,也是印象派的开山之作。它的诞生,确立了莫奈在印象派画派里的“印象派之父”的地位。也让我认识了这位伟大的画家,喜爱上印象派画作。今天亲临他的故居,不敢相信这是真的。</p><p>莫奈的前半个43年的生活是穷困窘迫的。追求光、影变幻的画风曾不被大众和艺术界认可。许多时候,不得不接受朋友们的接济而渡过艰难时日。</p>

<p>在莫奈86年的生命中有43年是在这个叫吉维尼的小镇度过。小镇是法国西海岸诺曼底典型农村,位于巴黎沿塞纳河到鲁昂的中间,离巴黎七八十公里。</p>

<p>小镇上的小店</p>

<p>拐角的大树下度过闲适的时光</p>

<p>正值鲜花盛开时</p>

<p>1883年,当43岁的莫奈在吉维尼小镇上租下他的房子时,他似乎觉得他要在这里度过他的余生了。</p>

<p>他相继在他的房前建成了一个小花园。10年后,他买下了与他的小屋隔着一条铁路遥遥相望的那片土地,又建成了他的小池塘,也称水花园。</p>

<p>莫奈的著名油画《日本桥》和今天仍旧“健在”的小桥,感觉时间只前进了一点点。</p>

<p>参观的人们都会在这座绿色的小桥上久久地逗留,寻找着莫奈留下的气息。</p>

<p>水塘里种满了睡莲,也正是这些莲花给莫奈带来了无尽的灵感,留下来许许多多莲花的倩影。</p>

<p>没有规划图纸,没有设计手稿,这是他用半生43年的时间,点点滴滴营建起来的梦想,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失的存在,</p>

<p>这些睡莲也给了我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在家乡的风景里也会屡屡出现。</p>

<p>莫奈居住的房子是一栋粉墙绿窗青瓦的二层小楼,原为一处农舍,如今被花团簇拥着,取名为诺曼底花园。</p><p>当年莫奈刚搬来吉维尼时,经济上十分窘迫,他只是租房而住。后来成为名家,作品价格一路攀升后,才于1890年将房子买下。</p>

<p>诺曼底花园位于房前,呈长方形,占地约一公顷,原为菜园和果园,莫奈买下房子后对其进行了大规模改造,因他酷爱花草,于是砍掉了门前的松树,建造了温室,在此养花种草。他雇佣了七个园丁为其打理花园。</p><p>林荫道已被花草挤成了一条羊肠小道。</p><p><br></p>

<p>莫奈的书房和工作室的墙上挂满了他作品的复制品。</p>

<p>他的画架</p>

<p>莫奈的卧室</p>

<p>墙上挂的是莫奈最著名的代表作的复制品及他精心收藏的231幅日本浮世绘。</p>

<p>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这位吉维尼的隐士几乎一直呆在乡间的蓝天绿草、繁花清水之间,过着莳花弄草的“花痴”生活,执着地耕耘着自己的一方园地。</p>

<p>两层的小楼,打开窗就是和花园紧密相连</p>

<p>餐厅</p>

<p>厨房等</p>

<p>在屋角还有一台缝纫机</p>

<p>当年画荷的大画室,如今是游客中心。</p><p>如果不是因为莫奈,吉维尼只是法国一个不知名的小小村庄,今天因为莫奈故居的缘故,吉维尼一年迎来送往50万的游客,热闹非凡。</p><p>这么近距离地感触莫奈留下的一切,今天回想起来还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p><p><br></p>

<p>上午参观完吉维尼莫奈故居后,我们马不停蹄地赶到巴黎东南部的皇家行宫——枫丹白露宫。</p>

<p>枫丹白露意为“美泉”,它位于塞纳河左岸的枫丹白露镇,距巴黎约60公里,坐落在170平方公里的森林中。</p><p>1137年,法王路易六世下令在此修建城堡,后经历代君王的改建、扩建、装饰和修缮,使枫丹白露宫成为一座富丽堂皇的行宫。</p><p>这里风景优美,气候宜人。198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枫丹白露宫及其花园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p><p><br></p><p><br></p>

<p>马蹄形台阶</p>

<p>弗朗索瓦一世、亨利二世、亨利四世、路易十四、路易十五、路易十六和拿破仑等法国帝王都曾在此居住过。这里也是法国王室从1528年起,接受新思潮,继而成就了文艺复兴的地方。</p><p>这个很像佛罗伦萨乌菲奇博物馆的长廊是弗朗索瓦一世长廊。</p>

<p>1530年左右,弗朗索瓦一世想造就一个“新罗马”,便决定将行苑扩建为大宫殿,由两位意大利大师画家罗索和普里马蒂乔主持内部装饰,还有法国画家古尚、卡隆及雕塑家古戎等人参与设计。面貌一新的宫殿被巨大开阔的庭院所环绕。富有意大利建筑的韵味,把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和法国传统艺术和谐地融合在一起。这种风格被称为“枫丹白露派”。</p>

<p>从建筑艺术上看,枫丹白露可说是法国古典建筑的杰作之一,各个时期的建筑风格都在这里留下了痕迹。</p>

<p>枫丹白露宫舞厅</p>

<p>由于17世纪以后法国王室居住于凡尔赛宫,法国大革命前枫丹白露宫已趋破败。</p>

<p>拿破仑称帝后,选择以枫丹白露宫作为自己的帝制纪念物,对其加以修复。1812年至1814年,罗马教皇庇护七世被拿破仑囚禁在这里。1814年,拿破仑被迫在这里签字让位,并对其近卫军团发表了著名的告别演说。</p>

<p>宫里还留有大量的拿破仑印记的珍品</p>

<p>会议室</p>

<p>卧室</p>

<p>巨幅壁画</p>

<p>枫丹白露宫内的中国馆,于1867年由拿破仑三世时的欧也妮皇后主持建造。</p>

<p>馆内陈列着中国明清时期的古画、金玉首饰、牙雕、玉雕、景泰蓝佛塔等上千件艺术珍品,这些藏品大多来自圆明园,为法军统帅蒙托邦献给拿破仑三世帝后的战利品。</p>

<p>玛瑙碗碟和艺术品</p>

<p>唐卡</p>

<p>壁画</p>

<p>枫丹白露宫高挑的屋顶和大玻璃窗,成为观景的好去处</p>

<p>枫丹白露宫狄安娜花园</p>

<p>一天两景,一个充满乡野自然风光的艺术家故居,一个是帝国的君主那奢靡之风的皇家宫殿。</p><p>一个像让鸟儿自由飞翔的天空原野,另一个却是禁锢鸟儿的美丽大鸟笼。</p><p>我更喜欢前者。</p><p><br></p>

<p>以上所有照片均为华为P30所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