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5日我们前往西班牙托莱多。天下着小雨,途中来到孔苏埃格拉,一方面司机需要休息,我们也可以在此游览一下风景。

孔苏埃格拉是一个著名的风车小镇,据说这里的风车群就是塞万提斯描绘堂吉诃德大战风车的场景。


山脊上有12座风车一字排开,错落有致的形成了独特的风光。但由于雨雾,我们只隐隐约约看到两三个。其实这些风车当年是利用风动原理来做粮食加工的磨坊,如今成为景点供人观赏。


山上有一座城堡,在雨雾中倒是显得挺漂亮。


山脊下就是孔苏埃格拉小镇。


城堡可以上去参观。


托莱多位于马德里以南的70公里处,被塔霍河环绕,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不同民族和信仰的占据者给这座古城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历史和文化遗产。这座千年古城的建筑和当地文化也融合了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元素,魅力独特。从被摩尔人占领起,托莱多的基督徒、摩尔人和犹太人和平地共居此城,三种宗教并存共容,托莱多由此成为“三种文化之都”。城内有诸多耐人寻味的美术馆和精致建筑物,充满了浓厚的艺术气息,旧城区已被联合国纳入世界文化遗产之列。


公元前192年被罗马人占领。公元527年西哥特人统治西班牙并在此定都。公元711年被摩尔人攻陷。1085年卡斯蒂利亚国王阿方索六世收复该城后,成为卡斯蒂利亚王国首府和全国宗教中心。1561年,腓力二世迁都马德里,托莱多从此衰落,但宗教地位依然如故,至今仍是西班牙红衣大主教驻地。


据说这是西哥特人统治时期修建的城防遗址。


托莱多还被誉为“中世纪的建筑博物馆”,如今古城内还保留着很多中世纪留下的各种风格的建筑。


托莱多古城对建筑的保护非常好,古城内不允许建新建筑,只对原来的古建筑进行修复利用。


深受伊斯兰文化影响,又同时体现出了当时欧洲哥特式风格的艺术形式在很多西班牙建筑中的渗透。


托莱多街道都非常窄,但很有特点,屋檐、墙角、门框、窗楣,细微之处无不流露出这座小城背后所蕴涵的历史价值及文化内涵。


小巷尽头就是托莱多大教堂。

托莱多古城历史最悠久的建筑要数托莱多大教堂了,公元6世纪时这里是哥特人的宗教圣殿,摩尔人占领后改成了清真寺,阿方索六世收复托莱多后这里又改成了天主教堂。托莱多大教堂是一座至今仍保留着中世纪风貌的古城,是西班牙排名第二的大教堂。它采用了当时在西班牙教堂中很少用的法国哥特式建筑形式,西班牙式哥特艺术风格在教堂建筑中也得到了充分体现。


我们看到的是大教堂北面。


从北面的门中进入,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拍几张照片,如果要入内参观,需绕道从教堂前门购票进入。


典型的哥特式教堂内的结构造型。


托莱多大教堂外部局部细节。


时间有限,只好放弃入内的打算。


继续冒雨在托莱多的小街巷中漫步,那是一千零一夜中的具有魔力的飞毯吗?


门上独特的装饰。


古老的鹅卵石街面道路。


斜坡上的建筑,墙上还有供行人使用的扶手呢,好有艺术感啊!


平淡却韵味绵长的民居建筑留下了清晰的时代印记。


沉默而厚重的建筑见证了那些已经消失了的文明。


门楣上方的徽章,表明曾经的主人可不是一般人。


小巷墙上的装饰画。


看头顶上方长长的线网,那是用来架设遮阳白布的设施,阳光强烈的日子,走在街巷里也不会感觉燥热。


巷子尽头中间的是托莱多大教堂的塔楼。


托莱多的金银首饰和刀具的手工打造技术是世界一流的。


有趣的门店招牌玩偶——驴。


走在这样的斜坡小巷里还是要些体力的。


看对面建筑墙壁上的装饰图案真是太漂亮了!还有这方形石头铺就的路面。


各种小纪念品。


陶瓷花盘太漂亮了!


沙漠旅人用的水袋,有跳弗拉明戈舞的女郎的包包,后悔没买一个回来。


动物头型的弹弓,看来全世界的小男孩都爱这种玩具呀!


苏克德贝尔广场位于老城中心位置,是托莱多最重要的广场。

广场的名字来源于曾经统治此地的摩尔人的语言,意思是牲口市场,后来在天主教统治时期,这座广场也继续发挥了它的城市中心作用。平时作为集市,庆典的时候则是斗牛场,中世纪宗教审判时期这里还是火刑场。

广场四周被带有柱廊的房屋建筑环绕着,广场上还有一座伊斯兰风格的拱门——“圣血门”,塞万堤斯著名小说主人翁唐吉坷德就是骑着一匹瘦马缓缓走出这座拱门,走进黑暗的中世纪,开始他的冒险的。

这里是参观完城堡或大教堂的一个理想的休息之处,广场上有许多咖啡馆和餐厅,曾经的传统市场现在也仍然保留着,如著名的周二市场依然照常举行。


摆pose拍打卡照不分国界不分年龄不分性别呢,开心就好!


伊斯兰风格的拱门——“圣血门”。


“圣血门”的另一面。


塞万堤斯雕像。


从”圣血门“再往前左手边是圣十字博物馆(美术馆),前身为圣十字医院。建于16世纪的圣十字博物馆,融合了哥特式风格和银匠式风格,里面收藏有埃尔·格列柯和利贝拉的作品。


离苏克德贝尔广场不远,位于城中最高处的是阿尔卡萨城堡,外墙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这座宏伟的城堡在13世纪时曾是防御工程,于16世纪重建为宫殿,宫殿刚建好国王腓力二世(Felipe II)就决定迁都马德里。如今底部是军事博物馆,顶层的图书馆可以俯瞰托莱多全城的美景。


上下山的扶梯大厅,极具伊斯兰风格的墙壁装饰图案。

时间非常有限,许多景点来不及游览,但仅仅是这短短时间里的匆匆相遇,托莱多已经深深印在脑海里。

托莱多,曾经的灿烂辉煌也好,现在的没落沧桑也罢,千年起起伏伏的岁月里,各路主人轮番替换,但城市的灵魂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