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三马,堪比大货。

何出狂言,且看创收。

日近数百,月入可观。

一年四季,一日不闲。

以此扣算,是否狂妄。

我者三马,名号不雅。

容颜惨陋,仪表邋遢。

亲疏人等,随意乘驾。

撞擦碰蹭,刮砸跌打。

不惜脸面,不管痛伤。

纵疼痛难忍,不出半点呻吟之声。

虽怒火填胸,何有一句怨恨之言。

我者三马,轻巧灵便。

闹市街区,阡陌窄巷。

随意穿窜,无处不往。

街头巷尾,随意停放。

不畏城管,不惧罚单。

灵活多变,善行易转。

寒来暑往,流转经年。

夏顶骄阳,冬战寒霜。

雷雨冰雹,恣意泻砸。

皮毛未伤,筋骨何谈。

风雪严霜,狂欺暴虐。

寒霜难浸,何惧严寒。

忠心事主,任劳任怨。

更可敬兮,忠诚无二。

日日奔忙,岁岁运转。

轻重杂货,不挑不拣。

任意装载,终无怨言。

一经启动,勇往直前。

几载伴主,未有懈慢。

大货小客,犹有载限。

我乃小马,警察不屑。

超长超宽,超重超高。

恣意装载,谁怜身单。

行至街市,众纷避让。

最大负重,直至两吨。

超过载重,近乎十倍。

纵然难支,拼力强撑。

数余次,残躯伤痕累累命悬一线。

曾几何,肢体再接拼装再肩重担。

披肝历胆,鞠躬尽瘁。 助力业主,圓梦小康。 忠业主数年,犹初心未改也。 历生死几波,未居功而傲也。


三马虽小,尚全忠义。

我辈为人,犹有不及。

目盯财货,身沾铜腥。

巧言欺诳,惟利是图。

信义全抛,廉耻何言。

今昔感哉,愧疚难耐。

小作拙句,以示警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