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河上游,群山环绕,峰峦叠翠。

过马鞍山,有深谷,名幸福嵧,中有山村,谓之幸福。从幸福村,路分三岔,各自蜿蜒,至深处,皆有村:左梦泉、中涌泉、右西股。

西股,据史料记载,明中期建村,初以孟姓取名“孟家块”,因处玉皇庙嵧西峪中,清初改称西股。现属淄川区太河镇所辖,山嵧也改称幸福嵧。

西股村就在幸福嵧的最深处,坐落于鹿角寨下。房屋皆依山而建,小河顺谷而下。村南,东西两山夹峙中,一道山岭逶迤而来,形成高约数丈的直崖,上方树木苍茂,崖下三泉并排,清泉汩汩而出,就是著名的“神赐灵泉”!

神赐灵泉,位于一片庙宇之内,三官庙居中,东西两侧各有一个小院。整个庙宇,既高低错落,小巧秀气,又不失庄严肃穆。

三官庙正对山崖,崖壁垒砌成石墙,崖下整齐排列着三个泉洞,正中泉眼上刻“神赐灵泉”。三泉中间大两边小,都水质优洌,水流旺盛。三眼泉的结构别具一格。右侧两泉发碹成拱形,避免崖上杂物落入泉中。东面泉呈方形,上砌精美石屋,名“石大夫庙”,供石大夫像。泉和庙一体,这种形制第一次见。传说喝了此泉的水能治病消灾,百姓俱信。

更奇的是,这三口泉水,平行排列,相距不过两三米远,据说水的比重却各不相同。我无法验证。三泉距离如此相近,若是属实,应该是属于不同水脉所致,不得不赞叹大自然之造化神奇!

关于“神赐灵泉”的来历,当地有这样的传说:

明朝初年,一书生进京赶考,行到此地,饥渴难忍,便祈祷神灵赏赐泉水,并许愿若得相助,待金榜题名后,定来修庙塑神。书生之诚,感动神灵,霎时三股泉水从石崖流出。考生饮之疲劳顿消,进京则金榜题名,考取头名状元。

三年后,他探家又过此地,寒冬时节,但见一群蜜蜂围绕嗡嗡飞舞,书生纳闷:这三九寒天蜜蜂出,岂不怪哉?观看四周,方想起当年求水许愿之事,遂出资修庙塑像还愿。时值寒冬,滴水成冰,便以酒代水和泥,建起了三官庙。自此,泉水更加旺盛,长年不涸,村人靠泉水繁衍生息,数百年间形成村落。

三官庙内,传说建筑之初,房梁之上木雕飞龙盘绕,现已无存。仅存碑碣数通,据说最早石碑是清顺治年间,可惜已被砌进石墙。从现存碑文得知,乾隆47年重修过。民国年间碑文记载:“环处皆山也,以松岭诸峰尤美。地中生木,层层而起;山下出水,汩汩而来; 其地则胜,其水则灵;而中天然运于其间也。”

“三官庙”左为东院,内有“顺天姑庙”,立顺天姑碑,碑文载:“自古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传闻顺天仙姑之神降临宝泉社(当地时属宝泉社)数岁,化神成仙。”

这 “顺天仙姑”原是当地池板村的民间女子,姓李名彩云。六岁父母双亡,她被送到南牟村的姥姥家。十七岁时,淄河流域突发旱灾,一位云游高僧指点村民选一名心地善良的女子到鲁山龙王庙求雨可解。彩云为救百姓,欣然前往。在鲁山山顶不吃不喝,焚香求雨,直到第7天,最终倒在山顶上。这一幕被观音菩萨看在眼里,禀报玉帝,封彩云为“顺天仙姑”,并降下大雨,救了百姓。为报彩云之恩,从此当地供奉顺天仙姑。现在太河水库东岸南牟村旁怀阳路上,仍有“顺天仙姑庙”。

在灵泉“顺天姑庙”南侧有一小高台,上建关帝庙,庙虽不大,但整块青石凿透成的石窗,庄重古朴,成为一景。好在东院墙角一枝海棠,春有花,秋有果,又给严肃的寺庙平添一缕秀气。

“神赐灵泉”右侧,台阶之上另一院落是为西院,庙额“高王殿”。“高王”何人,我不知道。西院虽高,也有一泉,靠在南侧,泉眼略小,但水质也好,村人说与灵泉一脉。泉倚古柏一株,一搂多粗,与当地多数侧柏枝干弯曲不同,此柏主干挺直。村人号称已过千年,我看应在五六百岁。或许是位于水脉之间的缘故,古柏树皮光滑,枝叶繁茂,生机十分旺盛。

沿树旁石阶,蜿蜒而上,可到山顶。山顶也有古柏一株,比院中之柏略小,立于小山正中山巅,称为“松岭一支笔”。山根是灵泉,山顶有毛笔,所谓文峰矗立,文脉存焉,村人誉为风水宝地。

坐在山顶树下,遥望山谷,小村庄静卧山间,鹿角寨高耸云端。或村庄晨曦微初露,炊烟袅袅起;或鹿角寨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皆温暖静谧,恍如世外桃源。

回首身后,春天已至,杏花红,梨花白,连翘黄;我最喜一树海棠,洁白如雪,待到秋天,累累红果!

(2020年3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