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之西,被低估的葡萄牙(2)—里斯本周边及波尔图

威妈格蕾斯

<p><a href="https://www.meipian.cn/2sa2j61w" target="_blank" style="-webkit-text-size-adjust: 100%;">欧洲之西,被低估的葡萄牙(1)—里斯本</a></p><p><br></p><p>中世纪的小城,如同一颗颗耀眼的珍珠,散落在里斯本的周边,散发着夺目的光彩。</p>

<p>里斯本北郊的小镇辛特拉,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目录。14世纪约翰一世时期建造,用作夏宫。</p>

<h3>好似童话故事里的插图</h3>

<h3>13世纪由摩尔人修建的辛特拉宫</h3>

<p>辛特拉摩尔人城堡,高耸于周围的森林之上。令人眼花缭乱的城墙修建于10世纪,横跨山脊。</p>

<p>旧城由色调柔和的庄园点缀,这些大宅和莽莽群山融为一体,一直延伸至蓝色的大西洋岸边。</p>

<p>辛特拉有着绵延不绝的山峦,露珠般晶莹剔透的森林,园林充满异国情调,宫殿金碧辉煌,使得辛特拉如同童话里的仙境一般。</p>

<p>体验一下辛特拉的人力三轮车,这种车在葡萄牙很多地方流行。小哥大多幽默健谈,给我们的旅行增添了不少乐趣。</p>

<p>位于辛特拉西部18公里处的罗卡角,仿佛世界之尽头......在欧洲大陆的最西点,面对着汹涌澎湃的大海。</p>

<p>罗卡角被网民评为“全球最值得去的50个地方之一”。它和南非好望角、智利合恩角并称为世界三大知名海角。007的作者弗莱明正是在这里创作出了多部作品,因为离此十多公里的卡斯卡伊斯在战后云集了各国特工,被称为“间谍中心”,一定是这里的美景和得天独厚的资源激发了他的灵感!</p>

<p>一座堡垒和灯塔坐落在海角之巅,探索大海的黄金年代,葡萄牙水手朝这个方向告别,然后大胆地朝着未知领域进发。</p>

<p>远处的石碑上刻着葡萄牙诗人卡蒙斯的“路止于此,海始于斯”,这是欧洲大陆的天涯海角。</p>

<p>又一个清晨,去埃武拉的途中享受令人愉悦的沿途景致。</p>

<p>在梅科海滩小憩,这是一片未遭到破坏的金色海滩</p>

<p>终于抵达埃武拉,葡萄牙保存最好的中世纪城镇群。</p>

<p>不同角度的罗马神庙,伊比利亚半岛保持最完好的罗马遗迹之一。</p>

<p>在埃武拉可以深入研究过去的历史,在14世纪建成的城墙内部,埃武拉蜿蜒的道路指引着你通往那些引人注目的建筑作品:中世纪的主教堂和回廊。</p>

<h3>最具感染力的艺术作品常常存在于街头。</h3>

<p>漂亮的民宅</p>

<p>葡萄牙人一直崇尚航海文化,因此精通鱼的烹饪。埃武拉特色“农家菜”,鱼汤相当的鲜美!</p>

<p>午后漫步小城广场</p>

<p>人骨教堂,这是埃武拉最恐怖的景点,我甚至没敢拍照,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脑补或实地考察。😱😱😱想象一下吧,在昏暗的灯光下,墙上和柱子上密密麻麻地排列了5000个人的骨头和头骨💀……</p>

<p>科英布拉大学是欧洲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建于13世纪,是葡萄牙第一所大学,今天在葡萄牙仍然享有很大声望。据说这里有一个古老的传统,学生们上课时都会穿上黑色的长袍,戴上披风,而且衣服上面总会有几处标识,注目你所学的课程,你的家乡或与你相关的其他事情。</p>

<h3>遥望弗罗德城门</h3>

<p>科英布拉大学就像王冠一样,加冕于科英布拉陡峭的山顶,周围和山下遍布着错综复杂的古镇小巷。</p>

<h3>背身俯瞰着科英布拉整个城市和蒙德古河的约翰三世雕像</h3>

<h3>18世纪调控着学院生活的钟塔</h3>

<p>法学院的内部还在上课,似乎是模拟法庭</p>

<p>从里斯本北上,我们来到葡萄牙第二大城市,浪漫的波尔图。波尔图位于杜罗河的入海口,这里毗邻世界上最古老的葡萄酒产区。</p>

<p>我们住所的对面就是波尔图圣本托火车站,每天早晚,开窗即现不同的景致。它完工于1903年,精美的陶瓷表面汇满故事,遍布波尔图火车站和教堂。手绘瓷砖艺术是摩尔人留下的一项伟大遗产,后来葡萄牙人掌握了这项技艺,并出色应用和发展。</p>

<p>在波尔图有很多这样的早餐店,吃早餐的时候我发现很多游客在这家店门口拍照,不知是不是无意中进了什么有历史典故的早餐店?好奇地向店内小哥打探,一个小哥一脸懵不知道,另一个小哥跑出门外追上已离开的我们,但也只是说这家店的历史非常悠久......不过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的早餐,真的很好吃!</p>

<p>周末的游行,在欧洲国家见怪不怪。</p>

<h3>76米高,巴洛克风格的牧师塔,是俯瞰波尔图城市美景的绝佳之处。</h3>

<p>随处可见的古老</p>

<h3>证券交易所宫</h3>

<p>窄窄的人行巷道如花边一样装点着这个城市,怎么就让我想起了上海的里弄……</p>

<p>杜罗河畔</p>

<h3>对面的盖亚新镇</h3>

<p>风景优美的杜罗山谷遍布葡萄园,这里是全球最古老的葡萄酒产区,出产天鹅绒般醇厚的波特酒</p>

<p>度数不低的波特酒,很快头就有点晕呢!</p>

<p>孔迪海滩是最受波尔图居民欢迎的周末度假之所,孔迪镇在罗马时代是重要的食盐出口地,在大航海时代是重要的造船港口。</p>

<p>这一路过来的几个海滩,都让我见识了冬季大西洋的汹涌。想想几个世纪以前,那时的勇士们是如何地冲破这些惊涛骇浪,勇往直前的?</p><p><br></p><p>航海已没入历史的长河中,在这个民族风情被大幅稀释的时代,唯有波特酒和法多,还流淌着葡萄牙古老的血脉。在幽仄的小巷中,品着醇厚的波特酒,聆听老妇人历尽沧桑的歌喉,铿锵顿挫的鲁特琴,挽住了葡萄牙人钟情而依傍的乡音,成为传唱世界而经久不衰的民歌。自从法多2011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它从此就不再是“养在深闺人未识”,袅袅余音悠远飘扬,唱出对逝去爱情的哀伤,对故去之人的思念,对平时生活的企盼,生活的个中滋味带来唱不完的灵感和主题......</p>

<p>专门写下这一大段关于法多,也是因为归国途中,新冠疫情爆发,一路听着法多,想到疫情,望着下面俄罗斯冰雪覆盖的大地,顿感伤怀……是的,这是让我们伤感的2020年,永生难忘的一个春节。人与自然,人与人,关系如此紧密,又如此脆弱,我们一定要“人定胜天”吗?人类对自然可以不怀有一种敬畏之心吗?</p><p><br></p><p>当人类欢呼对自然的胜利之时,也就是自然对人类惩罚的开始</p><p>——黑格尔</p><p><br></p><p>大自然从来不欺骗我们,欺骗我们的永远是我们自己</p><p>——卢梭</p><p><br></p><p>我们会将这一切牢牢记在生命里走向春天吗?必须的,我们别无选择......</p><p><br></p><p> —2020庚子鼠年有感于莫斯科上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