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十二门徒没呆多久天就黑了,还没来得及去吉普森小道。我们先去住下来明天再回来看日出。

这晚我们定的住宿是十二门徒附近大概5公里处一个农场。房子是用塑胶材料的搭建的,很温馨舒适。而且这种房子可以拆卸。晚饭继续自己做饭。烤袋鼠肉时我又加入辣酱,更好吃了。斌斌说回去我们四个合伙开个饭店,就一道主打菜,烤澳洲袋鼠肉。另两个胖子也来劲了,三个人开始规划,投资额度,选址,我的角色是大厨、、、、、、宏伟蓝图不到十分钟就绘制好了,似乎发财指日可待。然后三个胖子六只眯缝眼盯着我,就等我拍板了。看我没啥反应,斌斌又加了一句,说我可以占百分之四十股份,他们三个各百分之二十股份。我就说了一句话:回国后哪里去弄袋鼠肉?于是陷入了沉默,继而爆笑、、、、、、

吃晚饭时我们说起了今天发生的两件不愉快的事情。一是早上从丹德农要出发时,毛子看到酒店里有公用洗衣机,当时非要去洗衣服。我们都傻眼了。因为晚上的住宿已经预订并付费,路况不熟,必须早点出发。可是毛子就像着了魔非要洗衣服。后来实在等急了,就让斌斌去看看。不一会儿斌斌回来怒气冲冲地说走,不等了。这显然不可能啊。于是我又下车去看看,结果毛子正在慢条斯理地用熨斗在熨衣服,还说不熨干会发臭,免得臭到大家!!!奶奶滴,当时真想操起熨斗把他熨平了折叠起来带走、、、、、、马德,现在想起来还想打他一顿。

 

第二件事,路上一直表现良好无欲无求只管跟着走的乐乐,在途中不时研究他的一个关于澳洲景点的软件。可能是个人的特殊爱好,正在行车时,他强烈推荐有一个地方有一个很长的吊桥穿过森林,可以在吊桥上漫步,然后强烈要求去。我们停车看地图,要离开大洋路,估计去那里加上游玩时间再回到大洋路上需要四个多小时。于是我们三个表示反对。乐乐又像要洗衣服的毛子一样着了魔。可是距离今晚目的地十二门徒路程还很远,如果去吊桥漫步,很可能到不了十二门徒。但是乐乐鬼迷心窍似的非要去。后来正好下大雨,我们到一个停车区坐车里吃午饭,我说吃完饭再表决一次,如果还是三比一,乐乐必须无条件服从并不得脱团。然后这个午饭吃得无比压抑,除了喝咖啡的呼呼声和吃大饼的咀嚼声,就是车窗外的风雨声。饭后表决,乐乐还是一票。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开车就走。然后乐乐两个多小时没出声,装睡。直到斌斌发现了路边树上的考拉,他才禁不住放了第一个很嗲的屁:哇塞,好可爱耶、、、、、、我去,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说这种话,我们吐、、、、、、

后来大家还是达成了框架协议,就是出发前在国内我已经把线路规划报给大家了,除非四人一致同意更改线路,否则必须按照计划执行。

本来约好了早上去十二门徒看日出,但是胖子们叫不起来,我就在院子里看看。后来实在不想错过日出,把他们拎了起来。还好到十二门徒时太阳还没出来。然后天越来越亮,阳光照到十二门徒的顶部,继而向下,整个海面亮了起来。  

然后我们沿着吉普森小道下到海边。海浪冲击着岩石发出巨响,宝石蓝的大海和琥珀色的岩石色彩对比鲜明。

十二门徒景观属于坎贝尔港国家公园。坎贝尔港国家公园(Port Campbell National Park)建于1964年,面积1750公顷。覆盖了王子镇Princetown和Peterborough之间的海岸线区域,海岸线又长又窄,沿途有被风沙所侵蚀的石灰崖的奇妙景观。该区域因为曾经的很多次沉船事件而闻名于世。除了十二门徒,还有很多壮观的景象。如沉船海岸,奥特韦角至仙女港之间的海岸线,对于远航的船舶而言是出了名的凶险,因为暗礁和频繁的大雾,40多年以来共有80多艘船舶在这段120公里长的海域遭遇灭顶之灾。其中最著名的的就是1878年在这里沉没的阿德湖号铁皮帆船。现在,在阿德湖号失事遗址(Loch Ard Wreek),却成就了许多令人惊艳的潜水地点,这里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的“沉船海岸”。

下图为雷声洞。你会看到一小片陆地环抱的水域,波涛起伏,巨浪撞击崖壁,发出巨大的吼声。其实这片水域在地下有一个通道和大海相连,大海的波涛带动这里面波涛起伏,发出巨响,故称作雷声洞。

下图为著名的伦敦桥。它曾经与大陆相连,游客甚至可以从桥上走到对面去野餐。伦敦桥是这里石灰岩海岸演变发展的教科书,无比生动地展示了海中岛屿和石柱无休无止的轮回。敦桥坍塌于1990年1月15日下午3点30分。当时两名游客 (亲戚) 被困在了坍塌后形的"岛"上。万幸的是这次事件中并无人员伤亡。两名游客后来被直升飞机接回了内陆,与他们的同伴汇合。

正当我沉浸在大海岩石的美景中时,三个胖子找到我向我宣布一件事,不是征求意见而是直接宣布,他们已经决定了现在返回墨尔本,不走原来的路而是走内陆。我说继续往前开直到瓦南布尔,他们不愿意了,说就是来看海里的耶稣徒弟大石头的,看完了,往回走,还要在墨尔本和悉尼逛逛。我说还有一个更大更牛逼的石头,红色的要不要去看?(我说的是艾尔斯岩)。他们说去啊。我说在北领地,要飞过去再租车(和他们开玩笑的)。拗不过他们,只好启程返回。说实话返程走内陆我是赞同的,尽管一路上我开车靠山一边而不是靠海。

一路上看到的风景除了牧场就是荒野。有的没有收割的牧草有一人多高。澳大利亚为了保证可持续发展,法律规定了每公顷草场可以放牧的牲畜的最高数量。

午后路过克拉克Colac吃麦当劳,很不爽。饭后我说你们三个不想试试澳洲开车的感觉吗?他们一致摇头说:不想。

在Colac麦当劳遇到的当地孩子。

傍晚到了墨尔本,先到预订的酒店放下行李,然后我和斌斌去还车(在机场租的车在市区还车,没收异地还车费)。澳大利亚的住宿感觉比较贵。类似我们国内快捷酒店的房间,一晚上要800多人民币。如果你想用WiFi,则需要申请开通并另外支付费用。估计一晚上WiFi费用需要人民币2、3百元。

 第二天在墨尔本市区逛逛。

出酒店就遇到马修·弗林德斯的塑像。Matthew Flinders,1774年3月16日-1814年7月19日,英国航海家、探险家、杰出的地图绘制者。曾围绕澳大利亚探险航行,发现了澳大利亚许多新的地区并为其命名,绘制了世界上第一幅澳大利亚全图。是他发现了澳大利亚的众多不为人知之处并把澳大利亚介绍给全世界。

弗林德斯的塑像紧挨着圣保罗教堂,建于1891年,它是墨尔本最早的英国式教堂,也是墨尔本市区内最著名的建筑,它之所以闻名还因为它是以蓝石砌成的,而且墙壁上有着精细的纹路。

圣保罗教堂正对着联邦广场,是墨尔本的地标。

联邦广场西南角是弗林德斯车站,是澳大利亚最早的火车站,集合所有城市火车的换乘,如同墨尔本发散型火车网络的圆心。这幢百年的米黄色文艺复兴式建筑物,已成为墨尔本的著名标志。这里是墨尔本人口中的老地方。

墨尔本室内有免费乘坐的观光巴士,可以到达主要的景点。

餐厅有轨电车,是一个移动餐厅,可以边吃边观光。

下图为库克船长的小屋。詹姆斯·库克1728年出生在英国约克夏郡。现位于墨尔本的这座小屋,落成于1755年,是库克船长的父母在英国大艾顿建造的住所。1934年,在墨尔本建市100周年之时,澳洲知名实业家拉塞尔爵士出资800英镑,将这座小屋买下,并拆卸和移筑到澳洲墨尔本作永久保留。库克船长是发现澳大利亚大陆而且又是登上岸的第一个外国人,又是他第一次宣布澳洲归属英国。1774年,作为英国在海外最大的犯人流放地的美国爆发了独立战争,最终导致英国失去了北美殖民地,在这种局势下,英国国王决定将澳洲作为英国新的海外犯人流放地。1788年1月26日,在菲利浦船长的率领下,第一批英国流放犯人的船队“第一舰队”在悉尼港登陆,澳大利亚从此诞生。1月26日因此被定为澳大利亚的国庆日。库克船长亦被誉为澳洲的建国之父

墨尔本的古建筑被保护得很好,与现代建筑融为一体,交相辉映。

澳大利亚皇家展览馆和围绕在其附近的卡尔顿园林,是为了1880年至1888年在墨尔本举办的盛大的国际性展览会而特别设计的。2004年7月在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Coop's Shot Tower,墨尔本购物中心标志性建筑,下面是车站。这里曾经是子弹工厂,这座塔楼也曾经是墨尔本制高点。现在外面建了圆锥玻璃顶将其罩了起来。最令我们开心的是这里有条美食街,有很多中餐。必须大快朵颐。

涂鸦巷。

墨尔本唐人街。

看到唐人街里的烧鹅,三个胖子坚决不走了,必须吃一顿。尽管刚刚吃过了中式快餐。

兰州拉面,遍布全世界!

维多利亚国家图书馆1854年建立,以其建于1913年的大圆顶阅览室著称。一定程度上还是一座博物馆。

墨尔本大学,环境优美,这里有众多中国留学生。

墨尔本大学的中式早餐菜单,太亲切了,看得我们直流口水。

雅拉河畔。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