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红楼梦是部连续剧的话,王熙凤毋庸置疑稳居主角地位,几乎场场不落,场场都是焦点。


李纨就差多了,充其量是个十八线的配角,戏份少到凑不满一集。可曹公就有这个本事,寥寥数语,一样让她形象饱满鲜明,且耐人寻味。


王熙凤和李纨之间算什么关系呢?——妯娌,还不是亲的。


她们本是两家人,王熙凤的公公是哥哥,李纨的公公是弟弟,两家早就分府而居,各过各的,八竿子打不着。奈何李纨丈夫早逝,寡妇不宜抛头露面管家,而王熙凤爽利精干,李纨的婆婆-王夫人,和她们共同的奶奶-贾母特意请王熙凤到李纨家里管家做CEO。


严格来讲,王熙凤这算是鸠占鹊巢。但她确实有本事,又极其会做人,哄得王夫人和贾母对她宠爱有加,所以她在李纨的府中几乎可以横着走,比女主人还要女主人。


她受宠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她是王夫人的亲侄女。


而王夫人和李纨,大家都知道的,婆媳亘古以来都是天敌。事实上她们的关系的确不怎么样,加上李纨老公贾珠英年早逝,王夫人悲愤交加无处发泄时,未必不会把这笔帐算到李纨头上,觉得她克夫。


没办法,她向来就不是个宽容通达之人,心胸狭窄从她逼死金钏抄大观园驱逐晴雯就可见一斑。


此情此景,没有战斗力的李纨只能避其锋芒,形如槁木死灰,只管针线,其它一概不听不说,不问不闻,变成大观园的透明人。


好在还有一个慈爱的长辈贾母,明里暗里地贴补她,月钱翻倍不说,收租分红她都是拔尖的。


有次大家摊分子给王熙凤过生日,贾母那么疼宝玉黛玉,却独替李纨垫补,明里暗里替她撑场面,难怪王熙凤说酸话。


李纨识情知趣,虽没了权势和风光,却得了实惠,在这也是贾母的良苦用心和过人之处,所以贾府才会在一段时间内各居其位,风平浪静。


但内心深处,李纨对在自家门口耀武扬威,说一不二的王熙凤未尝没有一点嫉恨,而王熙凤对这个装愚卖乖,其实闷声吃独食的嫂子也有不忿。

这不,借着起诗社,俩人终于交上了手。


只是高手过招,不会血肉横飞,只是暗流汹涌,点到即止。


说起来先是探春在大观园待得无聊,倡议起诗社,张罗的却是李纨,这也是她寡淡生活里难得的一点兴致。


起诗社就需要经费,纸笔文墨,茶酒点心,钱虽不多,谁出也不愿意,谁出也不合适。李纨就提议从公家走账,出头的却是探春。


王熙凤一眼就看穿这些把戏,瞬间新仇旧恨一起上涌,老实不客气地把李纨底细都抖出来了:她月钱怎么翻倍,贾母怎么贴补,分红怎么拔尖,具体到一分一厘,最后讽刺她小气,小姑们要点小钱起诗社就不管了,背后挑唆她们来闹自己。


都是戳李纨心窝的大实话。


说实话,谁私下没有一把小算盘?但王熙凤当着众人都抖出来就有些欺负人了,分明是下李纨的面子,当她是个好拿捏的。


李纨被引爆了,立刻还击,她一反常态,口齿机敏,语词尖利,对众姐妹说:“你们听听,我说了一句,他就疯了,说了两车的无赖泥腿市俗专会打细算盘分斤拨两的话出来。这东西亏他托生在诗书大宦名门之家做小姐,出了嫁又是这样,他还是这么着;若是生在贫寒小户人家,作个小子,还不知怎么下作贫嘴恶舌的呢!天下人都被你算计了去!


高手过招,貌似都是在笑盈盈地调侃对方,其实笑里带着刺,假里掺着真。


李纨说王熙凤“无赖泥腿市俗专会打细算盘分斤拨两”,绝对是真心话。


李纨出身诗书簪缨之族,是金陵名宦的女儿,父亲任国子监祭酒一职,大约摸相当于清华大学的校长,或现在教育部部长,族人兄弟没有不读书识文的,自小俯拾皆学问,她耳熏目染,自然超脱不俗,趣味高雅。


王熙凤母家财势逼人,是金陵四大家族中"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的王家,她却大字不识两个。这不是自谦,是真的不识字。有次收纳东西要写个标签,她还得央贾宝玉。


凤姐罚宝玉,只叫他把众人各人屋子里的地罚他扫一遍;李纨罚宝玉罚的却是折一支雪天里栊翠庵的红梅,又雅又有趣,二人高下立见。


所以李纨自内心深处是看不上王熙凤这样的俗人的,只是不伤及自身利益,懒待开口罢了。


可今天她居然先攻击自己,简直找打!


李纨还很有策略,层层推进。前面那番话是对着众姐妹说的,下一句话却想把敌方的平儿拉拢过来,她做出抱打不平的样子,说:昨儿还打平儿呢,亏你伸的出手来!那黄汤难道灌丧了狗肚子里去了?气的我只要给平儿打抱不平儿。


其实这就是赤裸裸的人身攻击了,平儿忠心至此,你王熙凤打她,简直冷血无情。


这还不够,后面又来一句狠的:给平儿拾鞋也不要,你们两个只该换一个过子才是。


王熙凤这才知道自己这个寡嫂绵里藏针,不敢恋战,忙笑着圆了过去,最后还转移战火,说肯定是宝玉的主意,李纨见好就收,俩人笑嘻嘻地打趣了一番宝玉,就此揭过。

经此一战,王熙凤把轻慢李纨之心收了起来。


李纨向来知情识趣,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也始终待她和和气气的,甚至在王熙凤四面楚歌时敲打下人,警告他们别看着人家的样儿,也跟着糟踏起琏二奶奶来。


这其实也是李纨的聪明之处,看似隐世无争,却处处给自己留后路。


平日她侍奉贾母就非常到位,贾母要吃糟鹌鹑,她立刻就忙要水洗手,亲自来撕,看到菊花开得好,赶忙折下盛在到翡翠荷叶盘里,送于贾母插;


平儿被打那次,她顶着压力把她让到自己院里歇了一夜;赵姨娘弟弟死了,因为银子的事和探春闹,她委婉相劝;


尤氏在她那里洗漱,她呵斥捧水盆丫鬟跪下伺候,命她们去姑娘处寻胭脂水粉,给足她面子;


甚至林黛玉咽气时也只有她张罗着换寿衣,送她最后一程。


而王熙凤,说起来自然是一等聪明人,向来治家有方,应对机敏,但毕竟吃了没读书的亏,眼界太窄,格局过小,得意时惯以威压人,不给自己留后路。


她虽然看上去风光,却落得仆妇等人在背后恨毒了她,虎视眈眈,抽空子就给她下绊子;而自家婆母邢夫人也对她有意见,亲姑母王夫人怨她办事不尽力,老公贾琏和她离心离德,唯有一个痴心的平儿不离不弃,最后凄惨死去,从这点来讲,她又实在算不上真正的聪明人。


李纨只是韬光养晦,平时不显山露水,掌坛诗社时却杀伐力断,说一不二;王熙凤生病,她把园子打理得也井井有条,大家不知道宝钗衡芜苑里能有什么经济收入时,她娓娓道来,了如指掌。


除此之外,在贾府众纨绔子弟和富贵闲人里面,李纨的儿子贾兰显得那么卓尔不群。


贾兰也争气,被她教育得自尊自爱,奋发上进:家族盛宴时没人相请他绝不主动上桌;大中午的大观园里众人昏昏欲睡,贾宝玉百无聊赖,闲得心里长毛,他却在演习骑射:学堂里学生打作一团,唯有他拦着挚友,说:不关咱们的事,颇有其母风范。


所以后来也只有他和贾宝玉中举登科,成了这个衰败家族的新希望。如果说贾宝玉凭得是天赋,他全靠寡母的教导和督促。


可怜贾兰中举本是李纨最扬眉吐气之时,却因为宝玉走丢而不敢表现得太高兴,也实在是憋屈。

憋屈二字简直可以概括李纨的一生。


她老公贾珠本是长子嫡孙,争气上进,早早中了进士,却英年早逝。可怜孩子早早没了父亲,她也由众星拱月变成了不祥人,不得不清心寡欲,克己勤俭,来获取长辈的一点怜爱。


其实她年纪和王熙凤差不太多,后者天天打扮得珠光宝气,如神仙妃子,她却连脂粉都不用。


犹记得众人雪地赏梅,都是一色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的斗篷,独她穿一件青哆罗呢对襟褂子。


她不懂美不爱美吗?当然不!单从她罚宝玉去栊翠庵雪地折梅就能看出她的雅趣。


所有种种,包括选择住在黄泥墙篱笆舍的稻香村,都是她不得以的克制。


贾宝玉就不喜欢这处居所,说它人力穿凿扭捏而成,李纨的生活何尝不也是如此?


还记得螃蟹宴上,大家一团高兴时,李纨因触动心事,说起贾珠在世时的事,禁不住滴下泪来,众人不仅无人安慰,反道:"又何必伤心,不如散了倒好。"


每次看到此处,我都不禁跟着心底发寒,贾府众人对她何等残忍?!


总之,贾府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际,正是李纨苦苦熬油之时。


自己的家当被外人管理,天天在她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耀武扬威;儿子本是贾府长子嫡孙,却因为一个贾宝玉而变成了默默无闻的陪衬;她怎么会没有一点不平衡?没有一点怨言?只不过盼着儿子长大成才,给她挣得凤冠霞帔,才能一吐浊气!


后来贾府败落,她独守私财,不肯周济众人,被曹公讽刺: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


用白话说就是不积阴德,曹公这话够重的啊!


后人各种解读这句判词,有人说她自私自利,老年一定穷苦潦倒,老来贫嘛!


我却不这样认为,她这样真正聪明的人,步步为营,绝不会让自己沦落到那一步!


至于没有尽全力接济大家,如果你身边有花钱如流水,碰到难处就向你伸手,你不把从牙缝里省出来的钱借给他就显得无情无义的亲戚的话,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的。

总之,在我看来,李纨的聪明是骨子里的,只争利益,不争意气,同时不忘韬光养晦,以图将来。


相比之下,王熙凤的风光不过短短几年,很快墙倒众人推,死后连女儿都差点被卖了,实在令人唏嘘。


但话反过来说,李纨在最好的年华隐忍蛰伏,不过是在晚年时扬眉吐气了一把,就像蜡烛燃尽时爆出的灯花,再灿烂也不过一瞬间。


而王熙凤则恣意怒放过生命,临终前平儿哭泣不止,她气势犹在,劈里啪啦说了一通,大意是:老娘虽寿命不长,但什么好东西没吃过穿过见过,也够本了!


看到这里,我又觉得她是个通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