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将去,阳春即来,迷雾飘散,百花吐荣。积膺焦灼,一抒为快!整理近期拙作,并摘录学画笔记,以资诸君宅家逸兴。

天地妙境者,山韵水漪,云影烟光,月移花影,风送柳容,若真若幻,悦心目而豁性灵,此物感心思之至境矣。

心与物合,笔与神会。感汇于笔,神遇迹化而厚积薄发,真情表露。正所谓“画夺造化”,惟心存山水方得迹化,山即“我”、“我”即山也。

北宋韩拙《山水纯全集》提出:“凡画有八格:石老而润,水净而明,山要崔巍,泉宜洒落,云烟出没,野径迂回,松偃龙蛇,竹藏风雨也。”

唐代张彦远说:“意在笔先,画尽意在。”立意有高低深浅之分。清代王原祁说:“如命意不高,眼光不到,虽渲染周致,终属隔膜。”

清代邹一桂《小山画谱》提出:“画忌六气,一曰俗气,如村女涂脂;二曰匠气,工而无韵;三曰火气,有笔仗而锋芒太露;四曰草气,粗率过甚,绝少文雅;五曰闺阁气,描条软弱,全无骨力,六曰蹴黑气,无知妄作,恶不可耐。”

“六法者何?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模写是也”。(《管锥编》第四卷)

清代盛大士《溪山卧游录》谓:“画有三到:理也,气也,趣也。非是三者,不能入精妙神逸之品,故必于平中求奇,纯绵裹铁,虚实相生。”

山川浑厚,草木华滋,古今大家,成就不同,肥瘦异制,各有专美。避其所短而不犯则善学也!

敬古畏今,出宋入元,读之,思之,写之。

济而学,溶于情,广阅历,厚修养,何忧落墨脱尘哉?假时日必水滴石穿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