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7日上午,我为社区搞完流动广播宣传回来已是10时许。我将广播音响送到社区办公室的柜台上。


工作人员都在各自的电脑前埋头工作。


"广播来了。″我的声音很轻,唯恐打乱他们的工作。


"叔叔辛苦了!″坐在第二排的社区主任扬了扬头,朝我笑道。说完,又目不转睛地望着电脑,双手娴熟地敲击着鼠标键盘。他那专注的神态,仿佛天塌下来都不为所动。


"沒什么,你们更辛苦。"我谦虚地说,转身离开了社区。骑上电动车,驶到B栋2单元1楼停下。


我锁了车,欲向楼上走去。


"哦,报来了。″这时,我发现旁边的不锈钢铁门的报箱塞滿了报刊。


自疫情期间,为减少交叉感染,报刊每隔3天来一次。


我掏出钥匙串中最小的一片,开了锁取出了报刊,上了楼。


"咚咚咚咚!″反正家里有人,我敲着门。


门开了,老婆盯着我老半天,半开玩笑半顶真地道:"啊,我们家的模范共产党员回来了。每天上午下午为社区搞流动广播宣传。看样子,梁书记又要评你先进了吧?″


"算了吧你。″我打断她的话,摘下了口罩,換了衣裤,朝阳台走去,将口罩和衣裤用衣架晾好掛上。


"我说老公啊,″老婆像跟屁虫似的在我身后絮絮叨叨着:"听你说社区有200多名党员。别人都有你这样积极吗?我想不多吧?你又退了休。不过,你的做法我是沒得说的。社区不发你奖状我也要在手机微信上做张奖状发给你。"


正在做功课的孙子连忙扭头插话:"娭毑,现在社区梁书记还沒发奖状,您就先在手机上发一张给爷爷喽。让他过过隐,心里舒服。″


老婆哈哈大笑。


"孙子哎,″我转身摸了摸孙的头亲切地说:"爷爷为社区工作可不是了得奖状哦。″


"那爷爷您是为了什么呢?社区又沒给您发工资。″孙晃着满头黑得发油的小脑袋,明亮的黑眼睛忽闪忽闪地跳跃着。


"爷爷有退休工资,还要社区发工资干什么呢。爷爷是党员,为社区工作是党员的本份,也是不要报酬的。"我解释着,对孙进行正面教育。


"我知道了,爷爷。等我长大了,我也要争取入党,光荣。″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继续低头做功课。


老婆朝我投来赞许的目光。


"这就对了。″我朝孙竖了竖大姆指,拿起报刊,在阳台旁明亮的光线下看了起来。


此时,2月27月报刊刊头一则重要新闻吸引住了我的眼球:"响应党对广大党员的号召,习近平主席与中央主要领导同志集体带头为疫情捐款"。


看完这篇报道,我陷入沉思:其实早几天我就有想捐款的想法,而且我决定还秘密捐,以引起家人不必要的哆嗦。虽捐钱不多也代表一片爱心。但我一直在犹豫,郭美美一事的爆光已把红十字会闹得沸沸扬扬,红十字会和一些捐款机构在人们心里失去了信用度。现在唯一可靠的是著名歌星韩红基金会和各级党组织。思来想去,作为党员,我决定向我居住的社区党委捐款。


这则新闻在明示我,习主席他们都捐款了,我还能等待吗?对!向社区党组织捐,党是最可靠的。而我决定用现金捐款。


睡完午觉己是下午3时,老婆还在睡。我戴上口罩,肩背挎包出了门。


我骑电动车来到社区办公室,找到了正在忙碌的党委副书记何书记。告诉她我要捐款。说完,我从挎包取出钱包,拿出两张崭新的百元大钞,交给书记。


何书记接过钱,为我的捐款作了电脑记录。她表情沉重地告诉我,这批党员捐款去向是用于抚恤在这次支援湖北武汉战疫中牺牲的一线医护人员和基层排查人员,以及患新冠肺炎死亡的困难家属。这笔捐款两天后由街道办事处逐级上交上级党组织,然后进行安抚发到牺牲和病故同志的家属。何书记还告诉我,对捐款的党员党组织会有记载,并在不久会公布红榜。


"何书记,钱不多,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我心情沉重,低声说道,拿了广播器转身朝外走去。


两天后的上午,我又看到了报刊上刊登的消息:"从2月26日起,全国广大党员响应党中央的号召,踊跃捐款11,8亿元。捐款还在继续中。″


看到这个消息,我很舒畅,觉得自己为国家尽了一点绵薄之力。但我始终没告诉家人。


这时,一个想法在我脑海里徒然萌生。


我掏出手机,给梁书记发了条微信:

"梁书记:我在想,习主席和中央领导集体带头都捐了款。作为书记,你是否在牛婆塘社区党员群发条微信,动员广大党员同志踊跃捐款。今天我在何副书记处捐款时,听她说党员捐款是为了抚恤安慰在防控疫情中牺牲的同志们和去世者的家属,我心情很沉重。觉得更有必要捐款,不管多少,表示一点心意吧。

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最后由你决定。"


梁书记立即回复:"这个我考虑一下,看看别的社区怎么搞的,因为现在很多党员的觉悟真的不高。″


第二天上午9时多,梁书记发来私信:"今天我要何副书记在党员群里发起了捐款,同志们都非常踊跃。″


我连忙点开社区党员群浏览,果然有许多党员同志以微信红包形式在捐款,最少捐100元,最多2000元。


我吃过早餐,戴上口罩和"志愿者″红袖章,开门下了楼,骑车来到社区办公室。


我下了车,推门进去。


"大家早!"我打了个招呼,朝正坐在电脑旁戴着口罩的社区党委何副书记走去。


"您早!″何副书记扬了扬头,朝我投来询问的目光:"您有事吗?"


"何书记,是这样的。″我边说着边从挎包里拿出钱包,从里面取出两张崭新的百元人民币递到她面前说:

"我们国家这次受了这么大的损失,我想再捐200元。我的微信里仅几十元,我还是捐现金。″我的声音是诚恳的,充满着期待。


何书记打量了我一阵,她把钱推到我的面前道:

"叔叔,我看您就不必再捐了,您的心意到了。下次有什么需要捐款的机会,您再捐吧。″


"何书记,让我捐吧。″


"叔叔,我说了以后还有机会的。″


我将钱又推过去,何书记又将钱推过来。两人推来推去,我终于执拗不过她,只好将钱收起。


"那好吧。"我转身在小王处拿了广播器,走出社区。


一路上我很纠结,看到党员们如此踊跃捐款,我是出自内心的想再捐200元,而何书记却又不让我捐。虽然我和老婆退休工资都不高,家里也不富裕;但一想到牺牲和去世同志的家属,他们的痛苦和困难是何等的需要安慰和帮助!


人们日夜盼望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几天来,我欣喜地从报刊和电视了解到,武汉的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呈下降趋势。而全国各地确诊病例多数城市呈0增长。我国的防控疫情取得的巨大贡献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及170多个国家政要的肯定和称赞。


3月11日的报刊报道更加让人震奋:"3月10日,习近平主席专程来到湖北武汉,考察疫情防控工作。在火神山医院指挥中心视频连线感染科病房,与病房患者和医务人员亲切交谈。″


这天,习主席还亲临武汉东湖新城社区,详细询问了社区群众生活物质釆购和供应情况。


我还看到这样一则报道:"响应党中央号召,连日来,全国广大共产党员继续踊跃捐款,表达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支持。据统计,截至3月10日,全国己有7436万多名党员自愿捐款,共捐款76,8亿元。捐款活动还在进行中。″


看到这些,我禁不住百感交集,眼角湿润。回顾这一个多月的疫情防控工作,我看到了党的英明,人民的坚强,看到了国家强大的综合国力,社会主义制度的无比优越性以及强有力的执行力。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凝聚力与向心力。我为做为一个中国人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我抬头望去,一轮红日正从东方升起,洒下溫暖的阳光。天空晴空万里,大地春意盎然。鸟雀争鸣,花开蝶舞。


随着复工复厂的到来,街上门店大多相继开张,陆续有了一些消费的人们。我注意到,与往年不同的是,人们都戴着口罩。有些门店老板不怕麻烦,在店前掛了一根绳子,将顾客挡在店前,店门写有"疫情期间,店外消费,谢谢配合。″字样。顾客需要什么,店主找出送到顾客面前。顾客用手机扫码或现金付款。形成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今年中国的春天虽然姗姗来迟,但总算是盼来了!″"这个春天真是来之不易,而付出的代价有痛苦与辛酸,更多的却是感动与称颂,14亿中国人是难以忘怀的。″


我想着,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仿佛在淌着无言的泪。


(完)



[原创小说,欢迎指导,谢绝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