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随着新冠病毒的疫魔被正义之神的宝剑遏住咽喉,压在人们心头一个多月的阴霾正在被一层层荡涤,阳春三月和煦的春风自南到北吹遍了祖国大地。一个万物复苏,春光明媚,桃红柳绿,鸟语花香,红情绿意,莺歌燕舞的艳艳之春必将洒满祖国的大江南北!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这是诗人笔下对春色的描写赞美。

       春光灿烂,春意阑珊,红花绿草,红杏绿意,桃李争春,百花争妍,千里莺啼,鸟语花香……这是人们对春天的美好憧憬和向往。

      然而,我的家乡的三月初春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我的家乡在青海省大通县,平均海拔两千五百多米,年平均气温只有5.2度,三月的江南己是春暖花开、风和日丽,但是家乡的初春却还是乍暖还寒、春寒料峭,虽然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气温也有十三、四度,但夜晚的气温却只有零下七、八度,与江南的春天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家乡的春姑娘就象娇羞待嫁的大家闺秀,迈着三寸金莲,一步三摇,步履蹒跚,羞答答迟迟不肯揭开罩在头上的神秘面纱。

      清晨,初春的寒气袭人。透过早春清晨轻纱般飘渺的雾气,人们似乎还能看见那寒冬的影子,只是那轻轻的冷冷的冬的背影离我们的视野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天空灰蒙蒙的,连远处的房舍都显得模糊不清,点有凉凉的清风徐徐吹来,才让人感觉到一丝清新和耳聪目明,大地有些空旷和落寞,就连颜色也显得单调乏味,好象穿旧的冬装还舍不得换掉,有点臃肿和笨拙,不合时宜。

      太阳懒懒的爬上了山顶,金色的霞光驱散了雾气,大地开始变得有了些生机和期望,就连走在田埂上人们的脚步都变得轻快了许多,甚至还能听到来自更远处山顶上悠扬的"花儿"声扣人心弦,激荡着春的气息。

     站在路傍的杨树下,仰头望着光秃秃的树杈,红彤彤的阳光在它们上面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发现灰色的树皮开始泛绿了,正准备换上新装向春天出发。

      几颗柳树都耐不住寂寞,迫不及待地露岀了春的姿色,纤细的柳叶经过春风的裁剪,如同姑娘弯弯的眉毛,俏皮而羞怯,透出柔弱和灵动,细长的柳枝虽然稚嫩,但也象维吾尔少女的小辫,在微风中自由飘荡,随风摇曵,展现出青春少女婀娜多姿的风采,洋溢着春的气息。

    远处的山峦还是光秃秃的,缺乏江南的春意盎然。漫长的冬天积蓄了春的绿色,只等着春风春雷春雨的唤醒,就可在一夜间铺满山坡。而春的厚积薄发也将昭示着夏日的疯狂炽热的激情是冬的严酷春的委婉的延续和高潮。

    走进田间蹲下身来看脚下的土地,肥沃的土壤变得异常的松软,上面的一层犹如发酵的面团,里面孕育着生命,喷薄欲出,准备着要冲破冬的束缚,来享受这春的杨柳摇曵和万种风情,窥视那些窈窕淑女们穿梭林间的倩影。

      地上的一些野草早已毫不畏惧的伸岀了头,酣畅淋漓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虽然还显得身单力薄,但凭着它们坚毅的性格和不屈的精神,相信迟早有一天它们会象画家的彩笔一样,给大地涂上一层绚丽的色彩。

     北墙根下一棵不知名的小草上竟然开岀了两朵小小的黄花。花瓣虽小但却格外引人注目,惹人怜爱。它静静地在墙根下仰望着太阳,跟着太阳转,对着太阳笑,好象它的心里从来就没有忧虑和烦恼,充满脸庞的只是享受和希望。

      是啊,在这高海拔寒冷干旱缺氧的环境中,在这冷热不定早晚温差达二十多度的北方早春里,一朵小花的生命只有短短的几天,但它们却顽强的抓住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去妆点生活,展现自我,把春天的希望带给人间,积极乐观的享受着阳光和春风,无忧无虑无怨无悔无惧无畏的把美丽和希望送给大地,把美丽镶嵌入人们的瞳孔里,而它自己却在短暂的辉煌后瞬间凋零,落入泥土。但它的芳香将会永留人间!

    一缕阳光沐浴一朵小花,一滴雨露滋润一棵小草,一方水土养育一方生灵。家乡的早春虽然比不上江南春天的绚丽多彩,但它也是这片土地上万物的希望!

      乌云终归遮不往太阳,高原的雪山终归挡不住春的脚步。看,家乡的春天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