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之所以把这个组合称作“手绘旅迹”,一是所有内容都取材于自己远游旅途所见、所拍的照片,二是自己或现场写生、或回家再把照片中的内容手绘下来。

我学画画,未曾从师,没入科班,二十岁开始从警,至今三十多年,更没有大把学画的余暇,随兴随意,胡涂乱画。手绘旅迹,开始时多不敢越雷池半步,老老实实地照着实景画、相片画。多年后,胆子才放开了点,就给坊茨小镇的德军军官别墅安排了花木围栏、路灯作前景,就对喀什噶尔老城的远景照“挑三捡四”选取若干局部进行重新组合,就把青瓷大尊和牌门、大树的位置作点调整,一看,效果不错。也算是艺术真实高于生活真实吧。

今天把已经画好的五十余幅速写,无论良莠,和盘托出。这些,都是自己的旅行标志,都是学习画画的历程。

去过的和打算去的地方数不胜数,画出来的只是九牛一毛。好在旅迹照片还有不少,也好在自己还要去更多的地方,画笔下的世界必将更加丰富多彩。(2020年3月10日)

  浙江省文成县南田的刘基故里,是我喜欢的一处地方。这里有一对“王佐”、“帝师”的木牌坊,不大,精巧,仿佛在告诫人们,内心要丰富,外观要低调。

  百岛洞头,最有看头的景致之一,就是奇形异象、乱石嶙峋的礁盘了。

  有温州后花园之称的大罗山,奇峰怪石、山泉湖泊、红枫古道、寺院民居、运动步道、单车曲径、杨梅成林、农家酒菜,真是老少皆喜、雅俗共欲。这一卧称作“龙脊”的巨大山石,早已是市民的网红打卡地。

  黄山归来不看岳,虽然夸张了些,但也有些理由。上了一趟黄山之后,再到别处登一座从未来过的大山,大抵都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平阳县的南麂岛去了多次,最早是1994年7月23日和一群同事同行。到南麂,一要看。看妙趣横生的石头,看变幻莫测的大海,惊涛骇浪,礁浪汹涌,波光粼粼,海天一色。二要玩,玩大沙岙的沙滩,玩三盘尾的天然草坪,还可玩挖贝、玩捉蟹、玩海钓。三要吃,当然是吃海贝海鱼海菜。第四呢,窃以为还要访,走访岛上的渔村,交交渔民,瞧瞧渔船,搜搜海货。这几条泊在码头边的渔船,就是我在渔村见到的。

  从1996年7月,自第一次来到西安,至今已在这座古都三次留下屐痕。而前两次,我都去了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虽然以前在影视照片中见到过兵马俑,但现场目睹,仍然感受到历史的、文化的、工艺的组合而成的强劲冲击力。首次到了兵马俑博物馆,冲着正大门拍了一张照片,角度中规中矩。面对历史长河,当然要中规中矩地聆听、张望和思索。

  2000年5月,与妻子行走中原,游郑州、开封、西安一线,见了黄河,登了华山,进了白马、少林、大相国、包公、关圣诸寺(祠、林),看了龙门、龙亭、铁塔等景观,特别在西安将秦陵兵马俑、华清池、碑林、城墙、大小雁塔走了个遍。那时拍照还是用彩色胶卷的,不像现在的数码相机随便拍景。画这幅大雁塔的模样还是从妻子全身照的背景中找出的。

  2001年7月,二叔和我一起游览了圆明园遗址。那天太阳很大,可我们游兴更佳,把整个遗址的角角落落都走了个遍。随地遍布的断垣残壁,既是历史的痛,也有残缺的美。

  2002年5月23日,我跨进了陈逸飞画笔展现的那美轮美奂的周庄。那天下午,我们慢慢地行走,悠悠地坐船,但是在人声嘈杂的喧闹中,总觉玩得不得法。索性在这儿住了一夜,翌晨早起,再入庄内,空无一人,静若处子。再看那临水民居的瓦当窗花、精巧小桥的方条筑石、河道埠头的台阶泊舟,不油击掌:真是一步一幅画!

  周庄古镇的每一处建材,无论是筑墙壁的、盖屋背的、做门窗的、搭小桥的、铺路径的,都是精心挑选、细致安排的。安置周全后,所有建筑的彼此搭配,恰好是无与伦比的和谐。

  2006年底,和温州市中青年干部培训班的同学们一起,来到革命圣地延安。站在延河畔,远眺宝塔山、延河桥,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延安,我来了!

  看这座古居,是当地朋友极力推荐,领着我去的。真令人想不到,泰顺县岭北乡的田间,竟然座落着一间这么耐看的老房子。朋友说,有洋人看了不胜唏嘘,取其名为中国的“呼啸山庄”。我笑着说,仅仅就房屋的美感可以这么取名,但不能将小说那受辱、报复的故事移植到这里。那天是2007年9月2日。十多年过去了,这座民房别来无恙吗?

  乐清市浦歧渔港的渔轮。前些年时兴约十余亲友,花一天时间,包一条渔船在乐清湾网海鲜,随捕随尝,鲜美无比。

  永嘉县的青龙湖,楠溪江在此拐了一个大弯形成的水深流急的湖泊,其实就是楠溪江的一段。这就成了热爱游泳和户外活动者的乐园。我多次和亲友同事到此野营、游泳、聚餐,快哉快哉!

  进永嘉林坑村,黄狗见生人也不叫,管自己踱步、与同伙打闹。游人如织,它司空见惯了。一遇陌生人都要吠叫,恐怕早就要累趴了。

  听三十年代歌星影星周旋唱着:“天涯海角觅呀觅知音”,就想,这天涯海角肯定是偏远极了的地方,肯定是个人迹罕至、人烟稀少的地儿。2007年、2012年、2018年我三度来到海南三亚,回回见到天涯海角景区游人如织,与海边沙滩上那两块刻着“天涯”、“海角”巨石合影的旅客更是摩肩接踵。心想,这哪是天涯、哪是海角,分明就是人间的一处烟火闹市!

  2007年10月,我第一去新疆,先从杭州萧山机场飞往乌鲁木齐,再飞往和田,坐车沿塔克拉马干沙漠的边缘,走戈壁公路,经叶城、莎车,驰抵喀什。10月12日,到达喀什的第二天,我去参观了喀什噶尔古城“高台民居”。这里系西汉时期的疏勒城,维族人的聚居地,一色土黄的民居,栉次鳞比聚集在一大片山丘上,古韵苍茫。我拍了一张远景照片。这张画就是从这张远景照片中选取若干局部,进行重新组合绘就的。

  这是高台民居里的一座清真寺。其规模之宏大、其工艺之精致,与周边的民居颇有反差。

  这是高台民居区域内的另一座清真寺,其规制与周遭的民居别无二致。因年代久远,被当地人称为古清真寺。

  位于喀什市区的艾提尕尔清真寺,是新疆最大的清真寺。那天我进去参观了礼拜大殿,在大毛拉的坐台前留影。这里每天有数千穆斯林来礼拜。最多的时候,礼拜信众达数万人。

  2007年、2012年,我曾两次游历这处位于新疆吐鲁番的遗址。眼前这座筑在高高的山丘上、泛着土白色耀目阳光、颇有浪漫情调的故城,据说是地球上最具规模、最古老、最完好的生土建筑城市。走在这两千多年前都市遗迹,徜徉于逼仄的市井、官署、佛寺、佛塔间,恍如穿越时空,置身久远的历史之中。

  习惯上,吐鲁番几乎就是葡萄干的代称。2007年10月15日,我第一来到这里,除了看火焰山,就是进葡萄沟。

  2007年10日,我是从新疆吐鲁番坐绿皮火车抵达甘肃敦煌的。那时看月牙泉,可以在临泉的栏杆边绕行一圈。2019年我再到这里,离泉边栏杆上百米开外的沙漠中,又设了一道围栏,游人再也无缘零距离亲近这爿半月清泉了。

  2007年10月,我看了莫高窟后还有时间,就去参观了阳关。“西出阳关无故人”,写出了当年此地生态环境的荒凉与恶劣。丝绸之路的重要门户,就设在这处长风猎猎的大漠上。图中画的是阳关景区的入口门楼。

  2008年6日,我和妻子从西宁坐火车,循着青藏铁路来到了拉萨。6月14日,我们跨进了藏人的圣殿布达拉宫。宫殿的上山坡道旁,有一座无字条石立碑,据说是纪念红宫落成的。

  那天,当布达拉宫真真切切近在咫尺时,我和妻子呆站在这里,仰望着,不说话,足足几分钟。

  2008年6日15日,在那木措湖畔,妻子高山反应严重。草原上的马匹,圣湖边的耗牛,我们就无缘一骑、拍张照片happy了。

  2008年10月10日,在湖州长兴的顾诸山大唐贡茶院,品茶间完成这幅速写。

  2008年10月10日,在湖州长兴市的陆羽阁,匆匆涂了这幅现场速写。

  2008年10月11日,起了个大早,独自跑到长兴市区的古城公园,花半个多小时画了这幅写生画。

2008年11日底,出差南京,在夫子庙边上的一家酒店下榻,每天都早起,在附近走一走,看看秦淮河、看看江南贡院,看看夫子庙大门前被寒风刮得满地乱跑的黄杏叶子。

  2008年10月2日,在闽南参观永定土楼建筑群,画的第一座土楼就是这环与楼。

  游人们关注的都是圆型堡垒模样的大土楼,我却以为这方型建筑组合成的土楼,更富有韵律之美。

  这座古朴的土楼,就不似那些如临大敌的雕堡。想必筑它的时候,这里与周边地区居民的关系已日趋平和。

  2008年10月3日,在崇武古城,看沙滩海浪,看古堡石雕,更要看短褂肥裤的惠安女。这幅速写画是现场写生的。

  2008年10月5日,上山到宁德畲乡金贝村游览。这座不起眼的金贝禅寺,可是唐代的千年古刹。

  2009年1月13日晚上,在杭州梅家坞入住。翌晨,推开窗户,好一幅江南园林图!取出纸笔就涂了一张。

  2009年9月,我经土耳其飞抵马其顿首都斯科普里,投宿在山间一座宁静洁净的小宾馆。9月24日清晨,窗外,绿树掩映的山坡上,缀着一座座彩顶浅壁的欧式别墅,煞是好看。不禁拿起宾馆的便笺和铅笔,涂了这幅速写。

  2009年11月,出差贵州,顺路去黄果树瀑布、遵义会议会址、熄峰集中营参观。13日,我进了西江千户苗寨,被苗人的高脚民居吸引。那天的参观匆匆忙忙,大部分时间在看寨民们的民风表演,只是随手拍了几张民居。

  丽水市的古堰画乡去过两次。在临水古街,看老树旧居、看江溪古堰、看舴艋网鱼、看彩笔写生,慢慢地走,慢慢地品。刹那间,仿佛时光也放慢了脚步。

  2011年11月13日晚上,我飞抵北京,坐车到北京大学,找到在这里参加培训的妻子。次日,妻培训结束,我们逛遍了这所著名学府的校园。未名湖畔柳树只剩光秃秃的枝丫,湖面是厚厚的冰层。我们是走到冰层上,站在湖中央与博雅塔合影的。

  2014年6月2日,相隔多年后,我第二次步入了黄山市区的屯溪老街。主要任务是陪妻女逛商铺,买下一盒祁门红茶,纯厚,对我们的口味。与上回比,老街好像越来越新了。一处拐角,双眼被远处一座精致的歇脚亭般的小建筑吸引住了。没找角度,操起手中的卡片机,抬手就是一张。

  2015年5月3日,与妻女游览了衢州的廿八都古镇返回温州,途中恰好经过龙泉青瓷小镇。把车随便靠在路边,随手拍了这尊青瓷巨瓶的照片。看多用久了紫砂,青瓷让人耳目一新。那天参观了不少大小店铺,带回了四套青瓷茶具。

  2015年8月20日,和妻女一起自驾山东到了潍坊,女儿推荐去看看坊茨小镇。这里的德日式建筑群形成于清末民初的德日殖民时期,原汁原味,无修无饰。我们一下车,就仿佛进入了一座被蒸发了所有人类的异国小城。徜徉其中,只有微风拂面,蝉鸣入耳。如果带上合适相机,这个小镇是拍人像照片的绝佳选择。图中的房子是当年德军军官居住的别墅。

  2015年11月24日,出差无锡,投宿灵山小镇拈花湾。在小镇走了一圈,住了一夜,直觉此地山水通灵、禅意悠悠。驻足唐风建筑夹道的香月花街,远眺拈花五重塔,这,应该就是拈花小镇的经典图景吧。

  2016年8月16日,第一次从瑞安坐海轮上北麂岛。傍晚,我和朋友们背负野营重装登临山顶,在灯塔边的草地上安营扎寨的。入夜,我们看缀满星星的天河,翌晨,我们观浩淼东海的日出,然后眺云彩、礁盘,瞰渔村、海浪。收拾帐篷下山前,拍下这张照片,定格了这次难忘的经历。

  我们一行九人是早一天从福建平潭坐小木轮上的东甲岛,在这个无人小岛一块靠近沙滩的草坪上支起帐篷露营。次日,即2016年8月25日一早,我抄起小相机爬进沙滩边缘遍布的礁盘上寻找拍摄题材。奇形异状的礁石、海贝、爬蟹,和海浪在沙滩上留下的抽象派画迹,都是我镜头的注视焦点。拍这幅照片,我以伏卧在沙滩上一堆千苍百孔的海礁为近景,一块大石头为中景,一片乱礁石为远景,以形态各异的层次感,来展现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力量。

  2018年8月20日,我们夫妻俩自驾游川西,来到了海拔四千多米的色达县,登上了这座著名佛学院的红色山坡。染红山坡的,就是这些佛学院学员住的简陋小屋。木料作壁,铁皮遮顶,一律漆成绛紫单色,一排排、一叠叠从山脚延伸到坡顶,弥漫成一个大大的气场、一种强劲的张力。简陋方显虔诚,清苦更见执念!

  2019年,我们一家三口去福建度春节长假,2月6日到了安南市的蔡氏古民居观游。这一片建于清代的闽南风情大厝厢屋,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简而不糙,华而不腻,真是难得一见的建筑珍品。

  2019年5月16日、17日,我在丽江过了两夜。2011年底首次到这里,只在丽江古城里瞎转悠了几天,既挤且闹。这次我避开摩肩接踵的人群,在相对清静的束河古镇入住。每天清晨的空寂中,独自在小镇踱步拍照,享受片刻的慢生活。

  2019年5月19日,大理的朋友带我参观舞蹈家杨丽萍的豪华别墅太阳宫。沿一条小巷七拐八拐,尽头是一扇不起眼的小门。一进门,往下一看,空阔豁然:庭中古树参天、桌椅席地,面对高大拱门、门外是波光粼粼的洱海。惊叹!


补记  


最近的画,是用马克笔上彩的。

如何买马克笔,不懂。上网店挑了“标准60色”,不日收到,开始学习钢笔画稿+马克笔上彩。

给首张画上彩,将马克笔按冷暖色差分门别类,围着画纸摆了半个桌面,以方便寻取。不料,画了几笔之后,仿佛美国正规军遇上中国志愿军的穿插阵法,原来的“笔阵”悉数乱套。于是,每找一款色彩,就“满地找牙”似的,狼狈状持续到画画结束。

几天里画了五六张之后,对色彩、色谱才慢慢眼熟,忙乱的手脚才复归镇定。渐渐觉察到,这“标准60色”只能给“某种标准”的题材上色。我的画面内容,多为建筑搭配植物,还有其他风景,大抵不合乎这60色预设的“标准”。每次画画,几乎五分之一的色彩没使上劲,约五分之二的彩笔成了中坚。每次画下来,总缺几支对应色系的色彩。不得已,找近似的顶替。好像一个师的兵力,只有一个加强团顶用,还缺专用火器。

再搜网店,方知马克笔的色彩有建筑、室内、动漫、服装等的专门搭配,有红灰蓝灰黄灰中灰绿灰的细腻组合。正如陆军,除了标准步兵连,攻守阵地要炮兵打延伸,对付飞机坦克得有导弹支援,必要时还需空军掌控制空权。

嘴少贫,心别怨,先把“标准60色”玩烂了,也许就自然进阶提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