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年末访浙江宁波,分别游览了当地三大名胜:海内第一藏书楼——天一阁,天下第五名山雪窦山和溪口的蒋介石故居。宁波,是蒋氏故里,邑人对蒋偏爱甚多。蒋介石,在世人眼中,不过是民国军阀,独夫民贼。而在宁波人眼里,蒋是反清义士、北伐主帅、民国领袖、抗日英雄。对其过失,寥寥数笔,文过饰非。站在古典气派的蒋氏故居门前,突然一个沉重的问题涌上心头:1945年至1949年,堂堂的抗日领袖、民族英雄,为何在短短的四年之内,优势尽失,屡屡战败。堂堂一国之君,最终败逃至海上孤岛,了此残生呢?除了军事败笔,还有哪些深刻的原因呢?

  抗战胜利前后,作为一国领袖的蒋介石,迎来一生最巅峰的时刻。开罗会议上,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与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并肩而坐,共同制定了抵抗德日法西斯的宏伟战略。中国军队先后进行了大规模的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常德会战、滇西会战等,尽管胜负各异,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斗志,激发了全国人民同心御辱、一致对外的巨大热情,在海内外的共同支持下,取得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蒋公收回了东北,还都南京。特别是光复台湾,雪洗了自满清以来最大的耻辱。而后,参与东京审判,中国第一次作为战胜国,出现在世界舞台上。民国总统蒋介石,一时风头无两,无人企及。甚至,连过去与他处处作对的国内军阀,都对其俯首称臣。可是,就是这样一把好牌,几年之内被他打得稀巴烂,最后败退台湾,又成了流亡之寇。

关于蒋介石的失败,国内党校、军校众多学者专家著述如山,连篇累牍,看法不一。依余浅见,蒋之败亡,与三条真理对抗,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必败无疑。


  其一,个人独裁与民主政治相对抗,被时代所抛弃。蒋青年时代赴东瀛求学,军国主义理念深入骨髓,个人独裁是其鲜明的政治风格。在政治上,打压民主,打压包括共产党在内的各民主党派;在军事上,借钱武装中央军,消弱地方杂牌军;在经济上,大力扶持以四大家族为主体的中央系,打压民生经济;在对外关系上,不惜牺牲国家利益,换取国际援助,巩固其独裁统治。虽为总统,实为君王。实行家天下、假民主、世袭制。与之同期的对手,共产党人以民主战胜了新法西斯。彼时的共产党,以五大书记为首的团体政治,民主作风,深入人心。毛泽东的雄才大略,刘少奇的宣传鼓动,周恩来的务实行政,朱德的厚道品格,任弼时的国际视野,组成了一个生机勃勃的民主政党,吸引了中国,吸引了青年,照亮了未来。所以,四年之间,共产党以弱胜强,赢得了天下。

  其二、任人唯亲与天下为公的理念相对抗,被历史所拋弃。治天下,唯在用人。用天下之英才,成万世基业。用天下之庸才,败天下之德。用天下之奴才,毁天下之业。蒋公之败,败在用人。唯听话愚忠者用,唯生利者用,唯官二代、富二代者用,此等皆为势利小人。蒋公选人用人,向来有两个圈子。一个圈子是黄埔系。按理说,黄埔军校自建校以来,师生英才不在少数。然蒋公用听话愚忠者,陈诚、胡宗南、顾祝同、汤恩伯、刘峙等皆如斯,虽听话愚忠,但能力水平俱为下才。而有独立见地、默不作声者,如徐向前、林彪、陈毅、陈赓、叶剑英、聂荣臻等等旷世英才,不为蒋喜,不为蒋识,他们最终走向了他的对立面,师生打败了校长。第二个圈子是江浙系。江浙自古出大才,但投机钻营者亦不在少数。大才,清高标古,不屑攀附。而投机钻营者善于迎奉。蒋公喜迎奉,周边聚集大批投机钻营者。他们一旦获得蒋公赏识,把官场当作当作生意场,原来孙中山倡导之天下为公的国民党,彻头彻尾堕落成利益集团的工具。国民党内拉帮结派,卖官鬻爵,以权谋私,层层盘剥,行贿受贿,皆成常态。虽屡屡有打虎行动,不过是虎虎恶斗,争食民利,无一以党国为重。特别是权力部门及地方肥差,均是官二代、富二代的天下。寒门子弟几乎无晋升机会。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手毛泽东四海选才,唯才是举,大胆擢升,清廉亲民,最厌帮派。故,最终胜者,是天下为公之毛泽东,而非政出私门之蒋中正。

  其三、特务政治与民权人权相对抗,被社会所抛弃。蒋介石炮制“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为达目的,大搞特务政治。他失去民心,是从失去知识分子开始的。蒋对知识分子,一直采用两种办法:一手拉拢利用,另一手打压迫害。知识分子向来代表社会良心。除极少数卖身求荣外,绝大多数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不为所动,为民代言,追求真理和进步。蒋介石指示特务组织军统、中统以及后来的保密局,专门对付进步的知识分子。采取跟踪、监控、禁言、审查、盯梢、污蔑、造谣、陷害、恐吓、抓捕、连坐、酷刑、暗杀等等多种卑劣手段,打压进步力量。中国优秀的传统政治文化,自古以来,重民心不重机巧,重道德不重权谋,重仁义不重弹压。前者为明君,后者为暴君。蒋介石仗着军队在手,政权在握,公然与知识界为敌,走了暴君之路。他先后屠杀了“左联五烈士”、杨杏佛、李公朴、闻一多等等数不清的文化名人。知识分子从烈士的鲜血中、彻底看清了他独夫民贼、政治暴君的真实面目,大家团结起来,一直与之抗衡斗争。著名作家朱自清先生,因拒绝食用美蒋救济粮,宁愿选择饿死以保气节,震动中国知识界,叫醒了真正的爱国者。据季羡林先生回忆:1949年蒋介石败退台湾之际,他终于醒悟过来,知识分子才是未来真正的栋梁干才。专门委托胡适派三架包机,直飞北平,盛邀精英大家专程赴台。等飞机返航回到南京,胡适亲去机场恭迎,结果三架客机均空座而返,沒有一位知识分子愿随其赴台。胡适仰天长叹,痛哭流涕。蒋介石闻之,自知气数已尽,无力回天。蒋介石,以特务政治打压知识分子,导致他玩火自焚、亡命天涯、遗臭万年。

  某个历史剧里,晚清重臣李鸿章曾言:北洋在手,军权在握。杀一个人很容易,甚至不需要自己动手,只需使个眼色,自有人去办。难就难在,什么时候懂得:不用权力去弹压异己,限制使用权力,那才是真正的高人……

自诩精通曾李之术的蒋介石,根夲没有悟透曾李的高明之道。反而学了袁世凯流氓政治那一套,在短短的四年之内,蒋由天下瞩目的民族英雄,堕落为失道寡助的独夫民贼,八百万精兵良将摧枯拉朽,一败涂地。蒋不得不遁走台湾,落草为寇。

  临别蒋氏故居,余信笔写了一首打油诗,纪录此次难忘的溪口之旅:

雪窦山下出枭雄,

草泽兵燹起蛟龙。

八年抗倭终惨胜,

万里焦土尽新坟。

屡次削藩功未成,

任人唯亲负苍生。

自诩刘邦兴汉业,

岂料晚年成郑经。


东湖居士 庚子年 春江花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