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人无贵贱,职业不分高低。要说职业有没有高低之分,从道德,精神层面,我觉得职业确实没有高低之分,每一个职业都有它存在的意义,每一个职业都是社会不能缺少的,但从职业本身来看,还是有高低之分的,特别是对那些从事特殊职业的群体。

  神奇的雪域高原 , 隐藏着太多的秘密,独特而奇异的藏族天葬就是其一。天葬是西藏地区特有的具有浓郁宗教色彩的丧葬仪式,已有上千年历史,大多数藏族人都会遵从天葬的丧葬习俗。

人去世之后,由天葬师对尸体进行处理,供养秃鹫和一些鸟,此举只不过是死者的最后一次施舍。天葬师就是专门解剖尸体供天物食用的一类人。人们往往对那些形色峻酷的天葬师充满种种臆测和恐惧,有的人甚至认为天葬师是从尸体中站立起来的人,是鬼魂和幽灵的化身。来到藏区的人们出于好奇都想对此一探究竟。

  天葬师,在拉萨和日喀则一带称为“多不丹”昌都等地则称“若夏娃”。据史料记载,最早的天葬师是由巫师兼任的,后来由地位低下的穷人担任,现在综观整个西藏,担任天葬师的主要有这样三类人:一种是业余天葬师。是由村民推举的品行正直的人,除了逢上自己的直系亲属,村落中的天葬操作基本固定由他们担任。另一种是僧人天葬师。还有一种是专业天葬师。

  虽然天葬师们从事最神圣的工作,但因职业的特殊性,地位极其低下,其子女在恋爱婚姻时多受影响,人们不愿同其联姻。他们不能与普通人同桌吃饭、喝水,一般要独自住在远离人群的地方,甚至有些法会也将他们拒之门外。 在西藏,人们对天葬师的态度普遍是敬而远之,视若幽灵。

天葬师是西藏社会中奇特的人群,当他们施行天葬度人升天时,他们头上罩有神圣的光环,深得人们的尊重。而当他们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劳作时,人们又嫌弃他们整天同死尸打交道。在人们的心目中,天葬师兼有天使与幽灵的双重身份。

  在西藏地区,人死后便会停尸3一7日,请喇嘛诵经后择日送葬。出殡当天要起早来到山下,在天葬师的引领下,亲属或抬尸人将尸体运到山上的天葬台。天葬开始时,首先要焚香供神,许多秃鹫看见桑烟便从四面八方聚集在天葬场周围,接着天葬师将死者衣服脱去进行肢体剖解工作。 天藏师个个都是解剖专家,解剖尸体时是不能随便下刀的,刀刀都有讲究,刀纹要像比丘袈裟的条格,象征对死者的加持和超度,使他不受地狱的煎熬之苦。首先得在背脊处竖着划一刀,接着在肋骨处划两刀,再翻身往肚子上划两刀。男人得斜着划,女人得竖着划,而僧人的话要按着袈裟的样式来划,天葬师一边祈祷赎去逝者在世时的罪孽,一边对尸体进行分解,手起刀落,刀刀精准,骨肉剥离。接着取出内脏抛于四周,并将骨骸砸碎,拌以糌粑喂食秃鹫,当天葬师把肉块切好后,秃鹫们蜂拥而至,一会功夫骨头和肉就被吃的干干净净。若有吃剩的碎渣,必须烧成灰撒在山坡上,方能使死者“升天”。 天葬台上的秃鹫,除吃人尸体外,不伤害任何动物,藏人称之为“神鸟”。据说,如此葬法是效仿释迦牟尼“舍身饲虎”的行为,所以西藏至今仍流行天葬。

  天葬师都是有信仰虔诚的佛教徒,他们并不把死亡看成是生命的终结,而是把死亡看成是生命的开始。在生与死转世轮回中起着中枢输送的作用,他们把自己工作看成是积善积德、助人为乐、为自己来世积累善业,神圣的使命感使他们内心变得强大,对待工作从来都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毫不推诿。正如尼釆所说:"他们心中一定坚信自己的职业是要比其他任何职业都重要,如若不然,他就无法坚持这个职业"。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坚定信念,天葬师这种特殊职业才能延续至今,千年不变!

  在天葬的时候,死者家属要给寺院献布施,一般都单独给天葬师“意思”一下,希望天葬师处理得干净利落。而他们牢记作为天葬师这个职业世代传下来的规矩“人家给了不能不要;不给不能向人家要;有钱无钱给多给少都一样。”按理,这些送给他们的钱可以留给自己用,寺院不予干涉,但他们除留下一点补贴生活外,会将其余的钱如实上交寺院。有的天葬师还会把钱送给一些穷人或者去修转经堂。

藏医是独具特色的高原医学,传统藏医是生理和人体解剖学方面的专家,而天葬活动给历代藏医学家提供了解解剖学实地观察的场所,一些著名的藏医学家便是在天葬台通过观察实践,向天葬师们学习请教而精通人体解剖知识的。他们为了医学科学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2015年1月22日西藏十届人大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制定《西藏自治区天葬管理条例》的议案,这是西藏有史以来第一次从立法角度管理天葬事物。 目前,西藏共有1638座在用天葬台、1093位天葬师(兼天葬台管理人员)。立法之后,宗教信仰受到法律保护, 西藏地区对天葬也进行规范化管理,加强了对天葬仪式、天葬台管理和周边环境保护,天葬师这一特殊职业也得到了认定。

  通过立法对宗教信仰的保护和宣传,人们对不同民族之间的文化的差异有了重新的认识,逐渐改变了以往对天葬师固有的偏见和歧视,肯定他们的善举和对社会的贡献。进一步加深了对天葬师、火葬师等这些特殊职业工作性质的了解,他们的工作不仅帮助人们表达对死者的安慰和哀悼,还保护环境,节省土地,爱护小动物,他们的善举是圣洁的,应该受到人们的尊重。

就像习近平总书记说的那样,人生本平等,职业无贵贱。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是社会所需要的。不管他们从事的是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是简单劳动还是复杂劳动,只要有益于人民和社会,他们的劳动同样是光荣的,同样值得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