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7

  气象学家们说,沈阳的春天是始于4月中旬,在气温能连续5天达到10度以上,就认定是春天了。确实,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沈阳街头最先报春的京桃就花开灼灼了,背风朝阳地方的迎春花、莲翘花也是黄花满枝头了。
  在我们老百姓眼里,只要是看到管它什么花开了,便会认定为春天来了,对月份和节令是没有什么概念的。

给沈阳真正的春天下定义真的很难,有时到4月中旬了,可气温白天还是在零上7——8度左右徘徊,有时夜间还有零下的时候。报春的桃啊李啊!还有迎春花的花姑嘟才刚刚从枝条上冒出来,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了的,有时还来点春雪添乱以打压春的脚步。有的时候在3月中旬气温突然一连好几天撺升到14——15度左右,可报春的花儿们依然是干黄枝枯,看不到有一点春的信息。

  看看此时的海南,天是蓝的,风是暖的,花是红的,草是绿的,海水也是微波荡漾,人也倍精神。再看看我们沈阳,唉!全是眼泪啊!也是南北差15个经度呢!这温差起码得差个20多度以上吧。
  这是居住在海南的同学别墅旁的木棉花,这花开的盛、开的艳,真让我们北方人心生嫉妒。

  按我国的历法那些物候学家们说,从立春开始,万物就悄悄的开始萌动了,随之可见风和日暖,鸟语花香。可这是对华南地区而言,在我们北方,特别是沈阳依然还是寒风凛冽,冰天雪地,万物还在酣睡之中。
  正常情况下,我们沈阳到了惊蛰节气气温才能较为明显的回升。这时的阳光渐渐的暖了,空气也变的湿润了,藏在地下的虫儿们也开始苏醒了,报春的花儿们枝条上小小的花蕾也露头了,湖边的一簇簇丁香树有的耐不住这慢长寒冬带来的寂寞也冒出了黄豆粒大小的姑嘟。此时才是东风带雨逐西风,大地阳和暖气升。
  你看,这柳枝以由黄变绿了,柳芽也露出了毛戎戎的小脑袋了。这叫:昨夜暖风初相识,桃眼柳腮春心动。

  今年冬天沈阳 算是暖冬吧,不怎么冷,特别是 2月末到3月初这十多天有时气温撺升到了零上12度。昨天是惊蛰的第二天,最高气温是零上10度,遛弯到了丁香湖,看到湖岸有的地方冰开始溶化了,那些冬天都跑没了的鹜啊鸥啊鹭啊们也都回来了,真是:东风无人见,残冰昨夜消。
  远看湖心岛那一排排柳树也有些泛黄了,松树也由黛青转为油油的葱绿色。抬头看,这京桃和丁香也有小小的花蕾挂在了枝头。湖岸边的小广场上有几位悠闲的老头在放着风筝。看来这春的脚步正一点点的向我们走来了!

  要问沈阳最先报春的是什么?有人会说是京桃,有人会说是迎春,也可能有人会说是湖柳,要我说沈阳最先报春的是杨树花儿。
  我们几个老头春夏秋冬都在小区的假山上锻炼,假山山坡上下有好几种树,我看到二月中旬开始,杨树的枝条上就开始有芽苞一点点的长大了,摘下一个芽苞用指甲盖轻轻的剥开可见苞心里的浅浅鹅黄。
  下面的这张杨树图片是我昨天拍的,眼见毛毛狗子就拱出来了喽!正所谓乍暖还寒时,春杨早申腰啊!可这时的京桃,迎春,莲翘,丁香等它们的花姑嘟是远远落后于杨树花的。不信同志们可观察啊!杨树的毛毛狗子都落地了,什么桃啊莲翘啊湖柳啊花儿们才刚刚绽放。
  

  人们常说向阳花木易为春,这话一点都不假。 南墙根儿,向阳又无风,老头老太太们最爱在这里晒眦目糊了,报春的花儿草儿就是在这里最先露头的。这不晚饭后遛弯,无意间就看到了南墙根儿报春的小草和嫩嫩的小野菜婆婆丁。
  春燕尚未渡,小草早睡醒。这个季节能在窗外看到绿色也是很稀奇很新鲜的,不能不让人驻足仔细的看看这勇敢的报春小天使。

  现在的气候变化也是大大的超出了科学家们的想象,一些地区该冷的时候不冷,该热的时候不热。有的时候南方不热北方热,北方不冷南方冷。洪涝、干旱,冰冻等也是时有发生,这气候变化越来越没有规律了,让人担忧啊!记得前年沈阳的京桃花是5月2号开的。
  沈阳昨天的天气预报说是有雪,可早起一看,窗外却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这雨一下就下到中午12点了才停,气温由昨天的最高10度降到了今天的4度,明天的天气预报说最高气温又升到了11度,这变化真的很让人受不了的。

  春的脚步近喽!不信就看看这几张图片。
  这是湖北岸南坡去年栽种的应该是沈阳农学
院培育的寒富苹果树 吧,据说这种果树耐寒,比较适合北方的气候,果也很好吃,这不花蕾也有一个厘米高了吧!如果再来一场润物无声的春雨,小南风再刮一刮 我想它一定会耐不住寂寞,探头探脑了。

  这是丁香湖堤岸栽种的一簇簇丁香树,丁香花的花蕾也露头了,它多像一位含情脉脉的少女,偷望檀郎半遮面,脸颊羞涩泛微红。估计气温再高一点,过个十天半月的就要绽蕾了吧?

  春风春雨醒柳条。这是湖边的柳,虽然这里的湖冰还没有融化 ,可垂下的条条丝绦是柔柔的,借暖暖的春风轻轻的向游人们招手呢。有猴急的孩子趁父母不注意,偷偷的折下一个柳条想做柳笛吹春曲。

  近了,近了,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沈阳的大姑娘小媳妇们请再耐心等待些时日,躺在衣柜里的花衣服就要排上用场了,大街小巷又会看到你们那细腰杨柳柔,长腿如白藕,曼妙婀娜的身姿了。
  待春天的大幕拉开时,定会是:春阳杲杲送瘟神,百花艳艳迎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