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新春佳节期间,武汉突发新冠病毒,配合国家,群防群控,隔离在家,静静地怀念过去的日子,看看过去的老照片,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想起了我心中的老舅,逝去的美好,只能留下回忆。

我印象中的大舅,听母亲曾经说过,由于母亲大舅年纪悬殊大,大舅年幼时是母亲一手带大的,所以母亲和大舅有着深厚的姐弟情感。

六七十年代的中国,那个时代物质生活真的很贫困,国家困难,三年自然灾害,再加上兄弟姐妹多,真的当时是农村户口的家庭,粮食不够吃,饿肚子是常有的事,穿的也差,印象中一件衣服常常由大哥穿到小弟,总之,那个年代吃穿住行样样不行。我大舅长身体时候,就在这个时代。所以我大舅一辈子都是一个非常节俭的人。

我舅舅由于身体不好,我的外公外婆也特别爱他,他种过田,赚过工分,也放过鸭子,做过学徒,但由于不知为啥并没有成功,最后又回村务农,冗杂家务。

77年全国恢复高考,也是我舅舅的一个人生重要转折点。我的舅舅第一年就顺利地考上了大学。在当时年代真的是人人羡慕的天骄之子啊!

考上大学的舅舅,虽然生活费是亲戚大小资助,但他依然保持着非常俭朴的生活,他知道生活的艰辛和不易。

我的印象中大舅,他是一个非常能说会道的人,对家庭也是非常有担当的人,对己对人也是一个诚实的人,和他交流总感觉有远见卓识的人。

我的舅舅一生就是一个非常非常节俭的人,包括他对自己也不倒外,所以亲戚大小对他也颇有微词,但我认为,经历三年自然灾害过来的人,节俭也是一种精神,再说也是他的一种生活方式,自己认为会快乐,就由他去吧!

老舅看着您的老照片,仿佛您的音容宛在。我大舅于2018年9月6日下午一点多逝世。

老舅天堂无痛苦,用自己方式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