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时还有一件发生在走亲戚时的事情让我至今难忘。


       那年我大约七八岁的样子,正月里哥哥姐姐还有伯父家叔父家的堂兄弟姐妹们和我们一起去小姑姑家走亲戚。在堂兄弟姐妹们十个人当中,我的后面还有叔父家比我小一点的堂弟,前面的都是哥哥姐姐们,所以他们老是欺负我,拿我寻开心。比如说他们经常在伯父家里一起戏谑我,说我的亲妈是一个外地的叫花子,来我们这儿讨饭时把我带来了,因为没有吃的,所以把我给了我现在的这个妈换吃的。所以我是抱养的,不是我妈亲生的,我当然不信他们的鬼话了,第一次时我很生气地回家把他们说的话告诉我母亲。我母亲笑着说,他们是跟你开玩笑,闹着玩呢!我当然不相信他们的鬼话了,在家里我是最小的孩子,爸妈最宝贝的就是我了,我毫不怀疑我会是抱养的孩子。亏他们还很夸张地说我那个叫花子妈头发有多么多么长,有多么多么脏……当我是傻子那么好骗吗?我才不上他们的当呢!


      谁知后来又有一次在伯父家里,那么多人在一起时,我的几个堂哥堂姐们又在一起取笑我,他们又说我的亲妈是一个害着红眼的叫花子,她是多么的脏多么的可怕……我最生气地是他们边说边笑,一唱一和地说的简直跟真的一样,而且最可气的是我哥和我姐他们像没事人一样,竟然没有人帮我……气得我眼泪要都流出来了,我一古脑儿跑回家,眼泪汪汪地向母亲哭诉着……

     姐姐从伯父家回来后,母亲笑着对姐姐说:这个傻瓜竟然信以为真都哭回来了,说你们说她不是我亲生的……姐姐也笑着说:“傻子,跟你玩呢!不信的话咱们也来个‘滴血认亲’?看你是不是亲生的?”八十年代,《三滴血》那个秦腔戏在我们这里经常上映,人人都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我是爸妈亲生的,我哭的原因是我很生气他们总是在那么多人面前戏谑我,欺负我,这让我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怎么受得了呢!他们哪里还像个哥哥姐姐的样子?所以我对我的这个从来不保护小妹妹的哥哥姐姐集团很是排斥。从小只有和我小一点的堂弟玩,他因为我比他只大几个月,竟然从小不叫我姐姐直接叫我名字,真是气人!


       那一年的正月,我姐姐用自行车托了我,和我的一众姐姐哥哥们七八个人一起去离我家五六里路外的小姑姑家走亲戚。姑姑见了娘家的孩子们,自然很高兴,因为我最小,姑姑也最关心我。我们一伙人坐在院子里和姑姑边吃瓜子糖果边聊天,姑姑说:一直听你爸妈说你最乖了,来给大家表演个节目吧!堂哥堂姐们也在一旁起哄着让我唱个歌,或者唱段戏。我知道他们又想拿我寻开心了,所以我低着头就是不唱。我知道唱了的话他们又不知道怎么取笑我了……果然他们又你一言我一语地在姑姑面前笑话我,这让从小胆小腼腆的我又羞又气……

     我感觉很不开心,他们总是欺负我,这让我想起了妈妈,想到了回家。他们散了后,我一个人躲在墙角,心情十分郁闷,我再也不想和他们呆在一起了,和他们在一起他们总是欺负我,我越来越想离开这个让我不快乐的地方……


       于是趁着没有人注意,我一个人出了姑姑家的大门,一个人回家去了。虽然只有七八岁,但是回家的路我是记得的,于是我一个人很失落很不高兴地回家去了……


       我是释放我的不痛快了。可是接下来的人可是吓坏了,没一个安生的。等到中午吃饭许多人都围在一起时,还是没有人发现我不见了。姑父无意中提醒了一下:看看人齐了没有?别少了谁?突然小表哥就说:宁宁娃怎么不见了?这一说大家才发现我不见了,于是十几个人家里门外的到处去找,自然是找不到的。姐姐吓得快哭起来了,有人提议说也许我是跑回家去了,让姐姐顺着回家的路去找我。太阳正端的时候,姐姐战战兢兢地骑着自行车沿来路去找我,姑姑家到我家的这段路一边的麦田中间有一个大水库,水库里水不少,也许是平时灌溉庄稼的。一路不见我的影子,姐姐骑到这儿,不由自主地停下车子跑到水库边上找我……这个时候她已经是吓哭了,她担心找不到我,丟了我,她怎么回去给爸妈交待……

     她找不到我,担心我会不会是掉进了水库里……正当她惊慌不安时,有个老大爷从这儿路过,看看一个大姑娘大中午没人的时候一个人站在水库岸边,大爷以为她要寻短见,赶紧过来问她:这娃大中午的一个人都没有你站在水库岸边想干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姐姐哭着说:“我妹妹走丟了,你见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娃了吗?”


      等姐姐回家见到我时,她的一颗揪着的心才放到肚子里了。姐姐说如果那天弄丟了我,她也没法活了!姑姑一家人得知我平安回家的消息后,大家才开始一起吃起饭来。


      我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小小举动,不辞而别竟然让他们一顿好折腾,如果那时候有电话的话,那也没有那么的麻烦。


    如今这件事情早已过去了好多年了,姑姑也早在二十年前因病早早地去世了。姑姑家到我家的路边的那个大水库也早就变成了一片凹进去的麦田,每当我回老家时经过这个地方时,就不由想起当年发生的那件事来,一边感慨着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昔日任性腼腆的小女孩早已长大成人,只有那童年的往事如烟如雾时常缭绕在我的心头,久久难以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