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吃饭吧之【一碗缺少灵魂的油泼面】

涓涓溪流

<p>图片/文字/食物制作:涓涓溪流</p>

<p>有时候,人可能会因为一道美食而怀念一个地方;有时候也可能会因为一道美食思念某一个人;有时侯也可能会因一道美食而对一部电视剧痴迷不已。</p><p><br></p><p>电视剧《白鹿原》是几年前狂追过的一部剧。演员演技高超,故事情节起伏跌宕,看过之后念念不忘。一直想重温一遍,至今还未如愿,更加心心念念。剧中吃面的戏份让人印象深刻,多得简直数不过来。</p><p>据说,全剧拍下来,一共用掉了一吨面粉,做了五、六千万面。光是前二十五集就有二十多场吃面的戏。有人甚至说,拍戏就是为了给陕西的面打广告,分分钟就是广告植入!这个说法当然无从考证,不过,油泼面却的的确确是火了一把。也给电视机前的许多人种了“油泼面"的草。</p><p><br></p><p>仙草嫁入白家做的第一顿饭就是油泼面。</p><p>厨房里麻利地擀面、下面、放辣、泼油,让偷偷观察的婆婆美得合不拢嘴。大海碗面端出来,白家几个老爷们接过碗,粗粗拉拉拌几下,吃得唏哩呼噜,那叫一个爽!公公露了笑,鹿三说不错,白嘉轩一共只说了两句话:给弄瓣蒜,再给弄一碗。光凭这碗面,这个白家新媳妇儿就是大大的加了分,初步俘获了夫家人的心。</p><p><br></p><p>其中有一场庆祝白灵满月的戏,白嘉轩请全村人吃面。光拍这场戏,就请了六个厨师,用了四百多个群众演员。那场面,真可谓壮观!</p><p><br></p><p>一碗红汪汪、热腾腾的油泼面,隔着屏幕仿佛都能闻得到香味儿,令人垂诞不止。黄土高原的汉子粗犷豪放的吃相,更让追剧人对那碗油泼面心动不已。</p><p>我和本就喜面的先生毫无悬念地被种了草。出游时,一有机会就会点上一碗,每次都吃得忘乎所以,通常是一碗面不知不觉下了肚,站起方觉得撑得几乎走不动。😂😂😂</p><p><br></p><p>还记得那次华山之旅,有一天我们游完潼关回来时,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每个人都早已饥肠辘辘。包车司机带我们到一个叫“农家院子"路边店,看到有油泼面,才八块钱一碗,心想,在景区,又这么便宜,肯定是很小很小很小的碗。于是乎,刘先生完全不听司机小伙的劝阻,执意要给每个人都点两碗,要不同口味的,说各种味道都尝尝,还说,先点这些吧,不够再加。等面端上桌,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艾玛,那哪里是一碗面,简直就是一盆面,而且是个洗脸盆。😂😂😂这个时候,司机小伙笑了,有点得意有点小坏的那种。也就是那次,我们真正实现了一碗留着吃,一碗留着看的奢华生活。🤣🤣🤣</p><p><br></p><p>我们小区北门美食城一家摊位有卖油泼面的。我和先生也去吃过几次,觉得味道只是一般。最近,连这个聊胜于无的面也吃不成了。</p><p><br></p><p>鉴于对油泼面的一片深情,我决定在家克隆一把。</p>

<p>400克面粉,加少许盐,加水和成软硬适中的面团。盖上湿布饧面。</p><p><br></p><p>准备配料:胡萝卜切丝炒熟、黄豆芽煮熟、小青莱、小香葱切碎、大蒜切末。</p><p><br></p>

<p>饧好的面切成相同大小剂子,整理按扁成稍厚的小面饼状,抹油,盖保鲜膜再次饧面。</p>

<p>感觉面已经非常柔韧的时候,动手扯面。</p><p>分别捏住两端,把握好力度,扯成长长的面片。</p>

<p>开水煮面。放入小青菜。</p><p>煮开后加两次凉水再煮开,面熟。</p><p><br></p>

<p>捞出控干,加入准备好的各种配菜。</p><p>加适量盐、生抽、香醋调味。</p><p>最上面撒上干辣面、葱、蒜,准备接受一勺热油的洗礼,完成一碗面的涅槃。🤗🤪</p><p><br></p><p><br></p>

<p><br></p><p>接下来,是油泼面最重要的一道工序——热油泼辣子。</p><p>然而,我完成的并不好,也没有拍照。</p><p>因为老俩口都不能太贪辣,这碗面,就无法放那种干焦焦、红艳艳、辣得人流汗的辣椒面,就无法享受热油泼到辣面上发出的那一声声、无法用准确的象声词描述的美妙乐曲,更无法享受到热油快速和干辣椒碰撞时散发出那呛人的香味了。尽管,我的面也泼了油;尽管,我一道工序也没少做;尽管,我用自制辣酱做了补救;尽管面也很好吃。但是,我还是觉得,没有很多辣椒的油泼面还是缺了灵魂的。</p><p><br></p><p><br></p>

<p>裤带一样的面片子、面盆一样的大盘子、火焰一样的油辣子……</p><p>这样的面,咋吃咧!</p>

<p>像关中大地的汉子一样的吃!</p><p>唏哩呼噜!狼吞虎咽!</p><p>吃他个满头大汗,浑身是胆!</p><p>吃他个全部光盘,再弄一碗!😂😂😂</p>

<p>呃,记得有位姓莎的外国人说过,一千个厨子就有一千种油泼面的味道。😅💪</p><p>嗯,的确是。自家的味道,就是最适合你的味道。哪怕,它只是一碗缺少灵魂的油泼面。</p><p><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