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竹子

仲春三月,

大地似乎还未觉醒。

春雷轻隐地敲开了惊蛰,

呼唤着冬眠的虫鸟。

春风吹过心田,

播种新的思绪。

相中那棵树,

萌发出了新绿。

春暖花开的时节,

生命在脉动。

打开心窗,

让春光涌入。

柔软地拥抱,

继续温存。


将日子过成风景,

摘下面纱,

露出笑容。

浪吧!

娇吧!

媚吧!

艳吧!

这样的季节,

此时不惊,

要待何时?

……

随笔。202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