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雪花枝满头,红袖佳人无脚痕,兔追嬉戏觅食去,难料西施是情人。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恨一个人,需要理由吗?爱恨俩依依,爱的越深,恨也越深;恩怨无分明,恨的越深,爱也越深。俩个极端,身影相随,俩个情绪 ,难舍难分。似乎,爱恨就没有旁白,只有序言与结尾,却浑然天成~~


青花瓷3663【解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