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内心最深处的需求和恐惧是由控制情绪的大脑区域决定的,而且与我们较高层次的清醒意识不相通。

因为我们可能更注重自己是否对,而不是去发掘真相。所以我们会不经过自我情绪认定和非第一人称的多方调查核实就轻易甚至想当然地相信自己的判断和观点。


我们尤其不喜欢直视自己的错误和弱点,我们本能地倾向于把那些错误和弱点的探讨视同对自己的攻击或贬低。


所以我们通常听到这种不顺心意的反馈感到厌恶甚至发怒,尽管知道持开放的态度会有很大的收获,但事到临头,应急反应还是直接被情绪接管,情绪接管那就等于阻止我们积极地想出应对问题的办法,这就导致我们只要是当场作出决策往往是糟糕的,若事后还没有一个自检自省的机制,那就会促使情绪进一步发酵,从而产生更大更深的误解,最后甚至导致永久的敌意。

所以我们应该弄清人性,知道人性的运行机制,知道如何被情绪操控着我们的思维去向,很多时候我们的思维重点都在解读外界的变化,而恰恰此时自己内心的应急反应决定了我们的解读方向、解读方式和解读结果。


202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