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汉晋斋

先占一片春色,有着另外的一番光景,所以,人们对于迎春花多了一分牵挂和喜欢,有时去山上干活,特意去看看。尤其家乡南峪的那一片,格外引人注目。


悬崖一层层斜势向山上伸延,在崖台和崖缝间,迎春花一丛丛,一团团,长长地垂挂着,根部老枝圆状呈灰褐色,新枝条是翠绿色,却是四棱形,圆枝棱枝巧妙组合,情趣横生。那萌发的细枝鼓足了劲,有的向左向右,有的向上向前,拱形散披,姿态婆娑,重重叠叠,争抢着发骨朵。


那骨朵对生,先是一点点嫩黄,亮晶晶的,不几日,头部罩染一丝丝瑰瑰红,花筒渐长,花萼青绿,慢慢的,一花瓣展开,又几日,花开了,六个瓣,黄灿灿的,于是,一枝金黄,一丛金黄,一片金黄了……


从适宜的距离看过去,那垂挂的枝子,露着绿色,具有坚贞和柔韧的气质,如同一根根流动的带着情感色彩的线条,飘荡着绿色的憧憬和希望。


那一抹抹金黄色的花,朦胧梦幻,与层次分明的悬崖斜势边线组合成斜纵的构成,形成空间的分割,那么,在画者的眼里和空间想象下,会发现有着大小各异的各种三角形的块面,如同奇妙的一幅幅构图。


这使人想起大画家黄宾虹先生的“不齐之齐三角觚”的重要画理,那一刻,家乡的山石和迎春花又多了一份深层的内涵和画意,宛然呈献出潜在的乡土信息和浓浓的生活情怀。


迎春花冬末至初春先花后叶,沿枝茂密绽放,它的花朵虽然小,其金黄之色,却是色彩中最亮丽的。湖畔,山野,峭壁,林缘,甚至墙隅,房前房后,都能见到迎春花的身影,形态多姿,不畏萧瑟强风,迎风斗雪,坚定不屈,生机盎然。


正着的,托着笑意,端庄静谧,仿佛是早春温馨的化身,反着的,像逆行的背影,生动感人,侧势的,如跃动飞天的精灵,有着向远的无穷意蕴,垂向一角的,花瓣朝后,仿佛从遥远的星际飞速而来,那一刻,像极了萌娃双臂向后撑起,飞飞飞的样子,仰面的,仿佛是致敬于爱的晴空,平展的,情态淡雅,伸展的,迎着八方的人们……


家乡南峪的迎春花,不做娇艳的一枝,唯做早春第一枝,装点荒芜的山野。


不畏凛冽的山风,顽强生长,就这样悄然盛开在山崖间和触手可及的地方。


在春雪中,在春雨中,在春风中,一天胜一天明亮起来,金黄的花瓣依依相偎、相拥、暗香清幽,清新致远,喜庆热闹,真情守望,写满爱之情,写就早春的动人的故事,如一笔彩墨,染就大地山野,期盼着温暖,期盼着美好!


还要说的是,对于迎春花的进一步认识,是从《迎春花》这部小说开始的。


小说写出了胶东人民英勇斗争的生活情景和战争奋斗的历程,以及纯朴善良的道德操守、坚贞不逾的情怀。


这富于迎春花更深刻内涵和崇高的精神实质,使人深受教育和鼓舞,同时更加热爱这片故土和人文。


联想到2020年早春,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来势汹汹,感染了数万人们,夺去了上百成千的同胞生命。


在这场巨大的公共卫生灾难前,自上而下,“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大打人民战争的总体战,阻击战。


白衣战士逆行抗击,把生的希望留给人民,把危险留给自己。他们战斗在第一线,最前沿。他们冲锋,与病毒搏击,他们战斗,与生死较量。


他们是逆行者,白衣天使、军人、公务、交通、街道、志愿者,他们坚守,奋战,有的甚至将生命定格在2020年的早春。


此刻,迎春花是春的使者,美的化身,它们高昂盛开,绽放美丽,充满信心和使命,寄托着人们对于春天的热爱和渴望。


春风甘露,质朴情真,书写春天的故事,铺就时代清丽的诗篇。



谢谢您的关注和鼓励!


推荐阅读


《碧野花影》汉晋斋花草散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