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来天天不停地做保洁工作,近日宅在家里手不停地沾水不停地拧抹布,我的风湿更重了,手指关节变大疼痛不敢回弯儿。早饭后,我让二先生洗碗,还算痛快,365天他洗碗的次数在5次之内。我第一不喜欢做饭第二不喜欢洗碗。那为什么不用洗碗机?即使闺女家一直用的是西门子的最先进的那款,也:1,洗不干净;2,碗盘全是划痕;3,能把不粘锅的涂层洗突了皮;4,一打开洗碗机,会有存水哗啦啦流下来,弄得哪都是。So,只要我在闺女家,碗我洗,从来不用洗碗机。洗碗机纯属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装修的时候我压根就没安。

二先生洗碗的时候我告诉他:“用温水,小水溜儿,一防止嘣水,二节约用水。过日子得精打细算,省下钱来好买包。”二先生说:“唉妈!你这是恐怖主义。”

做早饭。西红柿鸡蛋面。切西红柿的时候把手切了。新家没有创可贴,我只能用手使劲地按住。一瞬间,对于所有家务活一直以来都是我自己做的新仇旧怨都涌出来了,开始跟二先生激闹。他说:“你手是不是我给你切的?地是我让你每天都擦的么?我说三天一擦就行,有灰就闭上眼睛不看,可是你不干呢!平时我说你累了找保洁,你信不着啊,你别总说我一天到晚什么活都不干,在家,我多听你话,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你跟我激头掰脸的干啥!”“我做的饭你不吃吗?我创造的温馨整洁的家居环境你不享受吗?”“我可以不享受!”“那我不和你过了!”他该吃饭吃饭,我躲在沙发上憋憋屈屈暗自流下了几行老泪。吃完了,他没理我就出去了,我知道法官通知他近几天要网上开庭,他得去律所取材料。要在时平时,他出门,我得帮他搭配好衣服鞋子包包,把皮鞋给他擦锃亮,疫情期间肯定还给他备好N95,酒精配方的免洗洗手液什么事。此时我不想理他。我听见柜门一阵响,肯定是他不确定自己今天该怎么穿衣服穿哪件衣服才好。果然,最后,他上楼找了件扫雪扫院子扫灰穿的羽绒服穿走了。二十分钟左右,我听到门响,他噌噌地走上楼了,嘴里嘟囔着:“来,贴上!”我抬头白了他一眼,说:“原来你去买了创可贴,那我还是继续和你过吧!”

话说昨天我和二先生不是吵架了么,所以出去的时候我没搭理他,没告诉他应该穿什么衣服怎么搭衣服。他回来后,洗手洗澡给车消毒,把里里外外的衣服都换了,我才发现人家是穿着一件羽绒服+一条牛仔裤+一条线裤出去的。去剪了头发,去了律所,去了麦德龙……一顿浪,回来的。我问,这天儿,穿线裤出去,你不冷啊!为什么不穿棉裤,至少得穿秋裤吧!你以为这是荷兰呐!他说,那有什么办法,我不知道哪个是秋裤哪个是棉裤,也不知道都放在哪里呢,也没有人管我……你说,我离开你,我是不是得死啊!我说:“死不了,因为你遇到我之前是活着的!”

从小到大,大字不识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我奶奶是我心中最有文化的人,她会绣花,剪裁设计衣服,做衣服,画年画,画柜面,绣被单窗帘枕套……

我小时候她给我讲三国,也讲虎姑婆。

她说:

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

爹有娘有,不如怀揣自有。

君子吃了然之味,小人撑死不足。

大门口挂纱灯,外面华通里面空。

没事别惹事儿,有事儿别怕事儿。

你一个女孩子,放学后必须马上回家,在外面溜达我就打死你。

你一个女孩子,不许到处串门子,尤其不能在别人家住。

要想不面朝黄土背朝天,你得学习,吃上红本,有细粮!

过日子,工资你要分三份儿,一份儿买米面,一份用于流动交往,一份你得存起来。

当官的不要贪污不要腐化,什么钱也没有工资多,它能保证你饿不死……

把屋里收拾干净点,自己穿利索的,不能皮儿片儿的!

多吃青菜少吃肉,肉吃多了人迷糊……

拿到现在看,也是句句箴言。

我年轻的时候我们全家人的衣服,内衣除外,被单床单我都熨烫平整。现在岁数大了,只能保证全家人的衣服不熨烫平整不上身儿,尤其夏天的衣服,一天一洗一天一熨。现在的衣服都结实,既没洗坏也没烫坏。这点,妞儿就不随我,衣服抽抽巴巴就穿上,她说,穿着穿着就平乎了……等我干不动的时候就学学她。不过我妞儿还是比同龄人干净利索,亲家母讲话儿了:“她结婚前虽然在家什么都不干,但是她看着你干了二十多年,她什么都会干!”

你是不是觉得我絮道这些没用的东西挺无聊的,这世上恰恰是无用的东西才是宝贝。女人的骨子里要带有一点天真,那是世俗征服不到的地方。

一个女人什么都会做,就意味着她很独立了。真正的独立其实是一件特别可怕的事情。因为无所期待,也就无所畏惧。从此眼光就只落在自己身上。

优秀会不会使人自信我不知道,但优秀的人一定是更自律。你越出众,挑你毛病的越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是人性!光鲜之下必有内伤,上天的礼物都是收费的。

活到现在我也已经不矫情了。遇见什么,无需废话,扛下来就是。千变万化的是人心,纹丝不动的是命运。

人生底色都是无尽荒凉,但看透了这荒凉之后,一步步再往回走,人生,会一点点温暖起来。似半夜听远处笛声,

你吹的是绕春的情分,

我听的是人生的惊蛰。

周末天气好,擦了三层楼的玻璃,直到暮色降临。二先生表现不错,洗抹布递抹布扶椅子。晚上吃我小弟小弟妹给我们送来的牛肉萝卜馅儿蒸饺和油饼。他们还给我拌了小菜一碟儿。谢谢哈!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人在爱中才能成佛成仙成圣贤。

席间,跟二先生探讨人生,他说这二十年虚度光阴碌碌无为了,也不成功,什么都没有。我说,成功就是一种生活方式,从这方面来讲,你多成功啊,不追逐名利地位不用看脸子不用低头,所以你的生活过得很舒坦随性本真。你咋能什么也没有呢,你有我呀,我替你打理大后方,过日子什么都不让你操心,还时而助力你的大前方,这些你让多少人羡慕啊!他又说,我觉得这个时代配不上我!我说,我能配得上这个时代,但我觉得你配不上我!他眼睛一瞪,说,你TM败跟我说话!哈哈哈……我赢了一局。

二先生洗抹布,一个抹布用了很多流动水,我说应该先接一水池,抹布用皂液浸泡搓洗,之后视水的清洁度再投一次或者两次,这样省水,过日子得处处节省。他说,你少淘一个宝能买多少吨水!我说,省钱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节约用水!人类最后的一滴水就是我们的眼泪!没掰扯过我,他有点懊恼,说,整天跟我巴巴,我说一句你还十句!你别教我咋洗抹布,我根本就不想学!我这是帮你洗呢!我说,你是帮谁洗呀,你是在帮这个家洗!越说越气,我抡起拳头,咣咣咣揍了他三下,我能感觉到他的胳膊每一个细胞都在反抗,好像力量都弹回来了!因为我的手很疼。过了一会儿,我说,你必须向我道歉,说你没有老老实实地挨我揍你错了!他说,你得向我道歉,我已经被你打残疾了!这一天天的朝夕相对,节目频出,这就是我们退休后老年生活的日常吧。

下面所有人物照片,都是去年同期我的学生拍的。现在宅在家里,头不梳脸不洗,没有照片。

暖:长春市人。一个爱穿旗袍喇叭裤高跟鞋,爱码字儿的, 1968年出生的语文老师。

图片拍摄:暖,我学生,二先生。地点:学校,家。

拍摄器材:iphoneX及11pro max


这个是近期的视频花絮。网上开学班主任寄语。没用提词器和提词宝。录最后一遍我也不咋满意。但是我没有办法了,二先生撂挑子不干了,他说老周求求你饶了我吧,再录出人命了!好多天不洗脸不梳头了,为了录视频不仅洗脸梳头了,还化了个淡妆,把脸抹白。不是忘词儿就是结巴,先跟二先生吵,接着调整状态,再把他带入状态,有时候还被他不奈烦的表情弄得笑场……一个三分四十多秒的视频录了N遍,最后,我也还是不满意!录完后,重听,发现“冠状病毒”的“冠”读错了,又重新录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