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

我是:十八配诗装鴻儒,十八配诗皆白丁。

这疫情闹的确实是让人心生恐慌 ,即然政府让咱小小百姓不出门,少出门,哪咱得守规矩不是?还是做个遵守纪律的好良民吧,咱不给政府填乱。

宅家干什么?看电视,半小时能换十多次台。看手机,一会儿就老眼昏花生疲劳,南屋走北屋,北屋走南屋,无所事事就生出五脊六兽的感觉了。看来这人度日也得丰富多彩才舒坦啊!

  老妻到是有事可做,基本上都是一刻也不离她那破画笔,左一张右一副的画起没完没了。

  闲的实在闹心,看老妻画完的习作一时心血来潮,来个画配诗不是可消磨时光吗!这一写就是十六首。各位看官见笑了,还是那句话,我的诗只是有格,有律,有韵。至于诗的比啊兴啊!不会。还有情啊!景啊什么的也寄不进去。

古今大画家的作品都充满诗意,你看齐白石的“十里蛙声出山泉”和关山月的“梅花图”那绝对是画中有诗。把一幅画配出好诗来那是需要诗家有力透纸背的笔力,就是有丰富的想象力才能使诗与画相互烘托,让人看画时生出些许联想。

我配的诗用一句歇后语来形容那是:牵牛花当喇叭吹——闹着玩。再用一句那是:扔下笤帚拿掃帚——闲的。

  管它好与赖,能消磨时间就好。

长亭送客泪潸然,
春水淙淙不解烦。
为有冰轮能会意,
青光扶我步蹒跚。

放钩洲渚雾沉沉,
红蓼青青不映身。
橹动舟横惊宿鸟,
慢酌新酒渡寒晨。

杖藜踽踽步长亭,
孤雁凄啼不忍听。
十载茫茫音讯杳,
东风借与寄别情。

叠嶂空山荡暮岚,
幽幽古刹磬声寒。
老僧不念红尘事,
浆果粗茶自做仙。

螃螗九子笑声高,*1
神树枝桠采寿桃。
少仿伯灵亲老母,*2
古来孝悌世人褒。

*1 《拾遗记》云,螃螗山乃五万里之遥,地寒则桃树千围,一食万岁。
*2 孙膑又名孙伯灵,得仙桃为母贺寿,母食之则立即返老还童,后人效之。

生宣半尺躺桌前,
果叶疏枝现笔端。
玛瑙溢香谁报到,
三匝绕去枉垂涎。

欺生啄我粟尖秃,
流落他乡化鸟奴。
最恼黄莺行不谷,
交交婉转也思诛。

东君初顾雪还存,
先到红梅占尽春。
喜鹊踏枝歌好运,
江城早日送瘟神。

蕊黄素拱暗香生,
细细纤腰小叶青。
水漫根须何用土,
南窗阳暖自亭亭。

白云荡荡隐高峰,
缈缈天阶万险生。
揽胜有心余力尽,
恨无双翼做鲲鹏。

草长莺飞岸柳黄,
一湖春色钓翁忙。
青山隐隐听猿叫,
碧水粼粼看鹜翔。

虬松凛凛有风标,
仙鹤翩翩盛气高。
雷暴不期狂弊日,
冰清铁骨也折腰。

天河何顾放闸开,
滚滚如雷鼠兔呆。
雾罩半川遮朗日,
苍鹰怕水漫高台。

松苍竹翠老梅香,
煮酒吟诗寝草房。
家豆山菽烹美味,
清欢体健百年长。

独酌小圃眼惺忪,
明月香风半醉中。
头上栀花时正艳,
呼妻将蕊做汤羹。

红颜最怕起西风,
挤破篱墙笑脸盈。
远见蜂蝶急摆手,
春光不愿任凋零。

江平水阔雾氤氲,
便艔渔歌唱早春。
橹动咿哑惊鹭起,
晨鸡破晓淡烟云。

姚黄魏紫百花王,
遭逐西京贬洛阳。
傲骨铮铮轻圣旨,
浩然正气压群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