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王志才,1947年5月生,大同市阳高县罗文皂镇人。从教四十余年,代中学语文课,桃李遍天下,在当地享有盛名。退休后仍笔耕不辍,常常写小说诗歌等,作品散见微信群。

王老师近照

爱的回报

(一)

二0二0年二月某日。武汉火神山医院,又一批共二十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治愈人员手捧花束,与送行的医务人员依依惜别,在家人的陪护下离开了医院。只剩下一位年轻男子焦急地望着远方,脸上显出不安的神色。

“同志,你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一位负责送行的医护人员关切地问道。

“谢谢!解放军同志,感谢你们十多天来的精心护理治疗,我已经完全恢复健康了!”

“哥——哥——”从远处道路拐弯处传来一阵女人急切的喊声。随着喊声,一个轻捷妙曼的身形向医院门口跑来。

听到喊声,男子一扫刚才不安的神色,飞快地向对方跑去。

两人一边大口地喘着气,一边热切地看着对方,然后不约而同地伸出双臂,热烈地拥抱在一起……。

如果当时你在他们旁边,你会听到他们的对话。

“哥,你吓死我了!”

“哥这不是好好的吗?”

“哥,你不在了,我就找你去。”

“傻妹子!等战胜了病毒,哥送你一个大礼包!”

“哥就是妹的大礼包。”

“好妹子,哥是共产党员,哥不能退出战斗!党组织已经批准了我继续参加抗击疫情的申请,一会儿我们就要分别,你要注意保护好自己!”

“哥,你做得对!我支持你!我们的婚礼就选在战胜疫情那一天吧!”

他们是兄妹,他们又是情侣,他们更是一对战斗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士!

男子名叫杨桦,家住山西省河东县杨树林村。

女子名叫柳絮,家住陕西省河西县柳树洼村。

(二)

相见时难别亦难。

看到杨桦的那一刻,柳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他吗?真的是他吗?”她在心里不停地追问自己。直到与杨桦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她才相信那是真实的,一种无价之宝失而复得的喜悦让她不知所措。

离开火神山医院的时候,柳絮不敢回头。她知道,杨桦一定在目送她离去,直到看不见她才肯离开。她怕自己一旦回过头去,就会跑过去劝自己的心上人放弃继续参加战斗。她为自己的私心感到不安。可是,可是她太爱他了!在过去的半个月里,她几乎失去了他,她害怕这短暂的会面变成了生离死别!

坐在送她回医院的专车上,望着车外滚滚东去的长江水,柳絮想起了故乡,想起了故乡波涛滚滚的黄河水。

黄河流经晋,陕两省地界,自北向南流入一条狭长的峡谷,河水陡然变深,流速也加快了许多。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黄河在峡谷中流淌,在河谷较宽敞的地段形成了许多小面积的冲击平原。两岸的先民们把这些大大小小的平原开垦成良田,在平缓的山坡上挖了窑洞,盖了房子。于是,黄河两岸就出现了许多小山村。一代一代的山民们在这里繁衍生息,为发展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做出了贡献。

柳絮的故乡柳树洼村和杨桦的故乡杨树林村就是黄河岸边两个小山村。不同的是柳树洼在黄河西岸,杨树林在黄河东岸。两村相距五六里,柳树洼靠北些。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黄河两岸的人们既靠山又靠水,所以他们既能吃山也能吃水。山上的树木,药材和其它许多山货,黄河里的鱼虾,都是远近闻名的。黄河水又让这里的土地十分肥沃,粮食几乎年年丰收。

奔腾不息的黄河水,造就了两岸人民勇敢的性格。不论男女,都是游泳的好手。甚至遇到山洪暴发的时候,他们还敢“赶浪”,根本不把滚滚的黄河放在眼里。

黄河边的山民有个传统习惯,每当大雨过后,山洪暴发的时候,人们就拿着长杆子,在杆子的一头绑一个钩子,把上游冲下来的树枝,柴草等杂物捞上来,晒干了做烧火柴,这叫“捞淤渣”。如果遇到木料,牛羊等值钱的东西,就要下水“赶浪”,把东西捞上来。不过,等到洪水过后,如果上游有人来找自家的东西,厚道的山民会“物归原主”。物主也会给予一定的报酬。

“赶浪”是很危险的,弄不好自己就会被巨浪赶走。

柳絮的父亲就是一个“赶浪”的高手。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柳絮从小练就了一身游泳的本领,而且胆子大,性格开朗豪爽,村里人都叫她“假小子”。

柳絮永远不会忘记二十年前那个暑假。一场大雨让黄河水猛涨。那天上午,她跟着父亲到岸边“捞淤渣”,父亲为了一根大木头正在与河水搏斗。这时候,她看到距离自己不远的水中露出一个人的胳膊,她忘记了自己只是一个刚满十岁的女孩子,便毅然跳入滔滔洪水中。但是,那个落水者的胳膊很快在她的视野中消失了。她发现自己距离河岸越来越远,一个浪头打来,她失去了知觉。


(三)

望着柳絮远去的背影,杨桦深切地感到他越来越爱这个小自己五岁的姑娘了。

他想,人生的许多事情是无法预料的,当年一场洪水给他送去一个小妹妹。谁能料到,十年以后,命运又给他送来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将来还可能要做自己的媳妇儿。

每当想起这些事,杨桦便忍不住笑出声来!

“杨桦!你发什么神经啊?”

“有什么喜事也跟我们说说,让我们也高兴高兴!”

有几次,身边的同事这样问他,他总是笑而不答。

这时候,他就会想起十多年来他与柳絮之间的传奇往事。

那是二十年前的夏季。那年他十五岁,刚刚初中毕业,考上了河东县第一中学,一开学就是高中生了!

有一天上午,他正在家里学习,忽然听到街上有人喊着:“发洪水了!捞淤渣了!”

“捞淤渣”是当地人解决烧火柴的主要办法,每年第一场洪水,河面上“淤渣”特别多,几场洪水过后,“淤渣”就逐渐减少了。

杨桦的父亲在外地打工,捞“淤渣”的任务主要由他来完成。这几天他已经捞了一些,为了再多捞些,所以一听到有人喊,他就来到了河边。

河面上的“淤渣”并不多,捞“淤渣”的人也寥寥无几。他望着上游的水面,希望有大批的“淤渣”冲下来。

突然,他看到在一根大树枝旁边,有一堆黑色的东西。根据过去的经验,那可能是人的头发!一会儿工夫,黑色的东西已经冲到了距杨桦几米远的地方。杨桦没有犹豫,纵身跳入水中。黑色东西正好冲到他的身边。他清楚地看到了一个人!他一手抓住落水者,一手奋力向岸边游去。

好在他们距离东岸并不远,游出几十米以后,杨桦终于把落水者拖到了岸上。

杨桦看到一张孩子的娃娃脸。他知道被他救的是个孩子,于是抱起来就向家中跑去。

杨桦家距离河岸不远,很快就看见了自家的大门。杨桦一边跑一边喊着:“娘——娘——开门——救人——!”正在院子里翻晒“淤渣”的“娘”从儿子手里接过生死未卜的孩子,感觉孩子身体柔软,脸上还有血色,这个热心肠的大嫂凭着自己多年行医的经验,知道孩子只是昏过去了,并无大碍。

她对儿子说:“人家是个女娃娃家,你就甭参和了!赶快烧一锅开水去!”

杨桦母亲年轻时做过娘家村里的赤脚医生,嫁到杨家成了家庭妇女。后来人们知道她曾经是医生,就经常有人找上门来求医问药,她也乐于助人。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尽管黄河两岸的人们都会水,但仍然经常出现溺水事故。杨桦家临近河岸,所以,抢救溺水人自然成了杨桦母亲经常遇到的事。几十年下来,她也积累了不少经验。

母亲在自己屋子里忙碌着,杨桦在院子里焦急地等待着孩子的消息。他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在乎那个素不相识的孩子。

大约过去了两个小时,母亲微笑着走出来。高兴地说: “傻小子,快进去看看你救上来小妹妹吧!”

孩子已经醒过来了,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听到脚步声,她睁开眼睛,声音微弱地说:“谢谢哥哥!”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当天下午,柳树洼村柳絮家。一个电话让两口子经历了大悲到大喜的极速转折。

当天傍晚,杨树林村杨桦家。柳絮父母千恩万谢,拿出一万块钱作为酬谢,杨桦母亲坚决不肯收钱。双方僵持不下。

杨桦母亲说:“钱我们是决不能收的!这样吧,我就大桦一个孩子,如果大哥大嫂同意,就让两个孩子认个兄妹吧!”

柳絮娘赶快说:“那敢情好啊!我家絮絮也是孤孤单单一个人,给她一个哥哥还不好吗?你说呢?絮絮?”回头看看女儿,想征求一下女儿的意见。

这时候,仍然坐在炕头上的小姑娘高兴地说:“我同意!”说完又扭头看着站在地上的杨桦问:“哥哥,你同意要我这个妹妹吧?”杨桦羞赧地点点头,大家一齐笑了,笑得是那样开心。

杨桦目送着柳絮离去,柳絮几次站住,回头望着杨桦,不停地招手,招手。


(四)

十五年后。

中国西京大学,生命科学院疾控科研国家重点实验室,二0一五级硕士研究生毕业论文答辩会正在进行。

“下面请柳絮同学开始陈述,她的论文题目是《论突发性疾病的防控和治疗》”

。随着答辩会主持人的话音,一个眉目清秀,活泼可爱的姑娘走上了讲台。

在十五分钟的论文陈述结束后,柳絮以自己大方的风格,清晰的条理及颇具说服力话语赢得了五位导师的一致认可。

然后是答辩环节。柳絮侃侃而谈,用无可辩驳的回答博得了导师们的喝彩,答辩顺利通过了。

杨桦终于放心了。十多年来,他一心扑在事业上,拿下了一个又一个新课题,却冷落了自己的心上人。他几乎忘记了与自己近在咫尺柳絮,甚至几个月不打一个电话。对于她的学业同样无暇顾及。柳絮对他也似乎越来越疏远,偶尔约她见个面,她总是婉言拒绝。后来干脆连他的电话也不接了。今天参加她的论文答辩会,真为她捏了一把汗!生怕她答辩失败,延期毕业。没想到柳絮那样优秀,整个答辩过程无懈可击,真是难为她了!

他想,今天请她吃顿饭,逛逛公园,放松放松,不知她是否答应。

黄昏时的渭水湖公园是西京人休闲娱乐的首选之地。夕阳西下,橘红色的阳光让湖边的柳枝在湖面上留下了婀娜多姿的倩影。轻风吹过,涟漪微起。优美的环境,愉快的心情,让漫步在湖边的杨桦和柳絮感到心旷神怡。

“哥,感谢你这些年对我的关心!这些年来我很少跟你联系,你不怨我吧?”

“哥怎么会怨你呢!哥还为对你关心不够内疚自责呢!哥只是想不通,你竟然那么淡定,不和我见面,也不接我的电话,你真的不想见哥吗?”

“想呀!而且我天天见你,只是在梦里。”

“那为什么不找我呢?”

“我怕。”

“怕?怕什么呢?”

“我怕看到你,就不想学习了,就追不上你了!母亲去世前还说你是个好人,让我一定要追上你。我开始不懂母亲的意思,后来才懂了。”

“你那么用功。还怕追不上我吗?”

“哥!人家说的不是学习!”

“不是说学习?哪是什么呢?”

“哥!你明知故问!人家不想只做你的妹妹。”

一抹红云出现在柳絮的脸上,她深情地看着杨桦。

“傻丫头,哥逗你哪!哥从来没想过要你追,更没想过只让你做哥的妹妹呀!”

这时候,两个心心相印的年轻人,认识十五年以后,第一次拥抱在一起,眼泪滴落在对方的肩膀上。



(五)

日历翻到了二0一九年十二月。

杨桦和柳絮要结婚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到了杨树林和柳树洼两个村子,成了家喻户晓的大新闻。

特别是杨树林村,当年杨桦救了柳絮,由于杨母抢救及时,柳絮很快恢复了健康,当天就离开杨树林,回到柳树洼自己的家中,杨树林村里很少有人知道。后来,知道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知道了柳絮也是为救人才被洪水冲到杨树林,才被杨桦救上来的。杨,柳两个孩子救人的义举受到村民的广泛赞誉。人们夸杨桦和柳絮小小年纪,不顾个人安危,勇敢救人的壮举。夸杨母有情有义不收酬礼的义举。

现在,当年被杨桦救了的柳絮要嫁给自己的救命恩人了,人们在传扬这对美好姻缘的同时,更加相信“好人自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

黄河两岸的偏僻山村,民风淳朴,至今保留着“一家办喜事,全村都随礼”的民俗。

几个月前,杨柳两家就定下日子,在二0二0年二月八号元宵节为两个孩子举行结婚典礼。之前,两家当事人各忙各的,务必保证婚礼按时举行。

举办婚礼最忙的还是男方,按当地的习俗,男方一般要管随礼人三天饭。第一天“下茶”,东家就要请所有随礼的人吃饭,席面档次与第二天的正席差不多,只是少几个“硬菜”。第二天“正席”,菜品的数量和质量都比较讲究。第三天是答谢宴席,意思是感谢为婚礼忙里忙外的亲朋好友。

然而,对于杨家来说,参加这三天宴会的人,基本上就是全村的人。

不过,经过近两个月的准备,到年底,有关婚礼的所有准备工作都已就绪,“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最高兴的是杨桦和柳絮。十年来,他们一心扑在事业上,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杨桦已经是西京大学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柳絮研究生毕业后,也被西京大学医学院聘为讲师。他们的爱情也经受了时间的考验,春节后就要举行婚礼,真可谓爱情事业双丰收。

然而,就在他们沉浸在幸福之中时,一个噩耗传来,他们不得不再一次取消结婚的安排。

“亲爱的,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我不能不让你知道。”

“你不要说了,我已经知道了。”

“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哥,我支持你,我跟你一起去!”

这是杨桦和柳絮一次谈话的内容。

几天以后,他们就报名参加了陕西省首批援鄂医疗队,两个人分在两个不同的医院。

开始几天,他们能在吃饭时打电话报个平安。突然有一天,柳絮给杨桦打电话,接电话的不是杨桦,而是一个女护士。她告诉柳絮,杨桦被病毒感染,不能接电话了。对方让柳絮不要再给杨桦打电话,也不能来医院看望,这是医院的规定。

柳絮的情绪一下子从山顶跌到了谷底。她怨自己的命苦!可又想,自己命不苦呀!被河水冲走不但没死,还认了一个哥哥!想起杨桦,她的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特别疼!可她相信,哥身体好,一定能抗过去的!不管怎么说,我还得好好工作!于是,她悄悄擦干眼泪,默默地投入到紧张的抢救工作中去了。

一天,女护士在电话中告诉柳絮,杨桦的病情有了转机,他想跟你说句话。一会儿,电话里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絮,絮,哥,挺过,来了,你,要,保重。”

断断续续的一句话,是半个月来柳絮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

又过了几天,柳絮的手机又一次响起来了,是杨桦直接打来的。他告诉柳絮,自己已经治愈,明天上午就要出院了!

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动人情景。

(全文完)

编辑:靳德信

谢谢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