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一碗谷雨茶,与春天告别,谷雨在南方飘落,烟在柴楼间移动,两晋时代的诗人,就这样,垂着袖子”诗人顾城描绘了一幅烟雨朦胧,诗情画意,心向往之。去年谷雨时节,有幸三五友人邀约,一同走谷雨,登蒙山,徜徉在暮色。

  

  蒙山又名蒙顶山,位于四川省雅安市境内,距成都110公里,是国家AAAA级景区。

“扬子江中水,蒙顶山上茶。”蒙顶山是世界茶文化发源地,世界茶文化圣山,人文文化最厚重的地方。

午后,冒雨驱车2小时前往蒙顶山。坐在山麓浓郁的川西农舎回廊下,雨滴从天而降,一颗颗清澈而又干净利落,沏一壶蒙山谷雨茶,守一碗零食,浅酌慢品,廊前银杏正绿,雨结结实实地落在叶子上,便是一声清脆的相遇。蛛网上缀满雨珠,象银子般闪闪发光,在微风中颤栗着,眼睛盯着这晶莹发呆,就这样消磨难得的下午时光。

第二天早起,趁着晨㬢微露,爬上高高的观景平台,一览茶山。这是山峦起伏,雾气飘渺,群鸟啾啾,近看绿浪莲莲,茶畦拥翠,清香阵阵,好一个心胸开阔,心旷神怡,赏心悦目,沁人心脾。

  走进茶园,迫不及待的开始采茶啦。弯着腰,屈着小腿,寻找牙尖儿,嗅着淡淡的青青的茶香,抚摸着春天的翠绿,当一回采茶仙子。

  来到山门,映入眼帘便是这天下第一大茶壶,直径达10米,尉为壮观。

蒙山天下雅,拾级而上,盘桓在千年茶文化故迹的游道上,处处感受到一片清新祥和,毫无尘世喧嚣张扬。

  甘露寺年久失修,有些破坏了,墙内的牡丹花却毫不理会,百般红紫斗芳菲,兀自开得正艳,正锲合了古时人们“走谷雨”、“品谷雨茶”、“赏牡丹花”的习俗。

  天梯从禹王宫到天盖寺正殿前,宛如云梯,历代釆摘贡茶,每至阳春三月,县官带领僚属和僧人,走的就是这条路。

  天梯尽头处的天盖寺,因蒙山多雨,俗称漏天,故寺名取意于漏天之盖。始建于汉代现存古刹坐落于翠霭茂林间,红墙梵滳,别增情趣。寺周围10多株古银杏参天蔽日,苍翠欲滴,在如此古雅的高山上,品茗,抚琴,吹萧,观技,“琴里知闻为渌水,茶中故旧是蒙山”这种雅趣,是他处无法感受的。

  蒙泉相传为西汉甘露大师吴真种茶汲水处,又称甘露井,据古籍记载:游者虔礼后,可掲石取水,烹茶有异香;若擅自解开,虽睛日,即大雨。

  皇茶园因周围五锋形似莲花,皇茶园正落于莲心而成风水宝地,西汉蒙茶祖师吴理真植“灵茗之种”七株于此,园后有白虎巡山护茶石像。自唐至清,每年在园中采茶供奉于皇室祭祖太庙之上。

  越过皇茶园,就到了山顶,探寻甘露石屋。石屋为双坡顶全石结构建筑,石门、石拄、石壁、石殿、石梁、石斗拱和石顶,漏光下漏雨,建筑风格古朴雅致,相传是药农吴理真植茶结庐的地方。

  蒙山最清幽的一段路是藤廊,曲径通幽,绿围翠绕。偶遇送茶的背夫,几百斤的茶包,我试了一下,虽借助了丁字形拐仗,根本站不起来。背夫们却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踯躅在崇山峻岭之间,缓慢而坚定地穿行于茶马之道,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还有什么理由不珍惜今天呢?

  呼吸着蒙顶山千年茶园的灵秀之气,一路在茶园里穿梭下山,雨中造访网红民宿,推开一扇门,鲜花、几案、木椅、书籍、瓷器、茗香……“无由持一碗茶,寄于爱茶人”。透过落地窗,天空谷雨纷纷,淡雅而恬静,这就要与春告别了么。

  时光飞逝,谷雨之美,蒙山之雅,恰如春天留给我们最后的惊鸿一瞥。回忆满满,待到来年谷雨,我们再相约蒙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