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

我的家乡在一个偏僻的丘陵低山地,是那种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地方。至少在我离开的时候还是这样,那年我十九岁!

然而改变也是在我离开村子以后就开始了。村子前有一条小河,开始是南北方向,但到了村中间的地方忽然折上东流去,这棵古槐就在河的北岸。河堤有三米的样子,用石头碮成的。河的南岸有一所小学,是我启蒙的学校。

这是一棵古老的大树了,连村子里年纪最

长的老人也说不上栽了有多少年了。听老人们说这棵树曾经被毛子烧过(可能是八国联军)。那个时候就是一棵参天大树了!被火烧过后第二年没发芽,人们以为树可能死了。又到了第二年春天,大槐树又发芽了!然而这是它的第一次的灾难。

这棵大树见证了我们这个小山村的历史!树分三个树杈,其中一个伸上河面树杈格外茂盛,另外两个伸上不同的方向。树下有几个光滑的石头,经常有人坐在上面休息,乘凉!由于树龄太长了,树的中心已经空了,可以藏人了。

我小时候经常会在这里玩耍,和发小们捉迷藏, 做游戏。夏天在树下的小河湾里洗澡,捉小鱼,摸螃蟹。秋天,等树上的槐树角发青时勾下来,用石头弹粘糊了,团在一起,栓上红布扔着玩。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好玩具!小伙伴们比谁扔的最高,还摔不破。自己制作的玩具也觉着很好玩呢!

这是大树被人为的割去树杈,被深埋后的照片。可惜以前没流下照片。房子的后墙紧靠着大树,房子就在原来的河面上。

曾遭毛子无妄灾,

历经万难留一脉。

期盼古槐重抖擞,

桑梓之情能释怀。

由于村子所处的地方狭窄,随着人口的增多,渐渐的宅基地没有了。村子前后都有河,而且村子后边就是悬崖,没法再挖掘潜力!村前小河南岸还有一些空地,也不算很大,但能解决些宅基地。

费了很大的努力,村民们用了很多的

农闲时间,改造河堤,把小河往前改挖了几十米。原来的河面平整成了宅基地。

这棵大树的命运就这样被改变了,树杈被全部砍掉,树干埋了有两米,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不过幸运的是还活着!但是这就像人的牙缝中塞了一点肉,味道还在,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吧!

现在我们的村子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得益于国家的村村通政策,村里的道路都硬化了,与外地的联系也方便了。村民的生活也有了很大的提高,这是令人欣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