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工|油画|文


都市里的夜色,对我来说是酒醉灯谜的。不过,这小山村的夜色是让我遐想的,她给我一种宁静、孤寂和清心。宁静是这小山村的情调,孤寂是我深感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至于清心就各自感受好了。

如今,这种生活的味道没有了,钥匙都是沉甸甸的,笨头笨脑的杵在皮包里,个个又是洋洋得意的囚住在铁条里。

这院子有三进九屋,院角是一排四口大锅,墙上挂的是玉米棒子,还有蓑衣草帽,没有刻意装饰的元素。我住的屋子不是“财主家”的厢房,估计原本是间柴房。同住在这院子里的人大多是老外,他们喜滋滋的,好像住在原始部落里,全然在享受东方山里人家的地气。

月光下的山谷是静谧的,这是我此次旅行中不曾想到的收获。我来这儿是写生的,想在自然中梳理一下自己,给自己找些还没被尘事浸染的感悟。然而,住在山坳子里是空灵的,也是我暂时的步履歇脚。对我而言,这空灵让我感到有些不思,只愿心里空空的望月。

第二天早晨,山里是雨霏霏的天,我打着伞走遍了条条雨巷,还去了山上的土地庙看了看,给山神敬柱香。这雨巷没有戴望舒笔下那么惆怅,但也有另一番味道,敦敦实实的蜿蜒石阶,给人一种逶迤曲回的游离,如同行云流水般的勾勒出朱雀玄武。午饭后,雨过天晴,我走进村子去写生,时而也闲坐在屋檐下避雨,欣赏眼前与别处迥然不同的北方村落。

疏影的月光下,我不知不觉走下山坡,闲步回到“财主家”门前,却又毫无一点困意。我不愿这美丽的月夜流逝,想让这月色多陪伴我一会儿,索性把“财主家”的藤椅拽到门前,沏上一杯茶,跷腿在半截的石墙上仰望天空。

月儿偏西的时候,我回到小屋,半掩着房门在月色下入眠。这是我暂离都市喧闹的一个美丽的夜晚,也是让我回眸在这小山村寄宿时的惬意之夜。此后,我总是在想,假如我能再心静些,我真的会不恋都市的酒醉灯谜嘛?

……………………………………………………

刘工|长篇小说|紫陌尘事


小说以一个穷困又孤傲的未名画家为生活主线,自然交织成爱情、家庭、生活、事业、困惑、苟且和无奈的文字,反射出人性的包容和压抑。同时,在交织的故事里也折射出主人翁的坚韧和气节,直白了人在苟活处境里的求生经历,给我们自己的梦幻带来一束阴冷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