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是我较喜欢拍摄的花卉之一,我对此情有独钟,视赏梅为一件雅事。早春探梅赏梅的习俗在长江流域流传甚广。说句实话,梅花也是较难拍的花种之一,为了更深度地赏梅,每年我都要去拍她几次,然收获总是有限,年年拍梅年年有遗憾。梅花花枝很多,特别是一些小年龄的树棵,枝条繁杂,粗细差别不大,不易分清主次,在造型和用光上较难把握;上了年龄的老树桩梅花反而好拍,一两点的梅花由老树桩的烘托,往往拍上两三张,所得片子便可“一蹴而就”。
       我开始拍梅花的时候,觉得很难拍,真正进入梅园,因梅花品种很多,眼花缭乱,拍摄无从下手。经过多年的实践,我觉得首先需要观察、选择和思考,围着你要拍的梅花树转上几圈,选择你满意的角度和焦距再来按快门。
       用广角大面积地拍摄梅花场景,视觉平平,很难有出众的效果,大面积的场景中如有其它的物体衬托或点缀,如建筑、河边、小径、湖面等增加了图片的内容和深度,拍出的效果比单一的梅花显得丰富;拍梅花的特写是常态,我用我的大光圈50mm/f1.2镜头试过几次,收效不太理想;我拍梅花最喜欢用的镜头是我的那支尼康200mm/f4的老微距头,虽是个小哑铃有时对焦会拉风箱,但用于拍摄固定的物体,拉拉风箱也不讨厌,老物什不能拿现在的产品跟它作比,因为这只头拍出的成像令人满意,我喜欢。它的最大优点是可以去繁就简,靠近梅花拍摄来减小景深,让背景与前景虚化模糊较为彻底,这是拍摄梅花和其它花卉的常见手法,拍好梅花,一只微距头是不可缺少的,没有微距头最起码有只长焦也可替代。
       拍摄梅花可以选择一枝或几枝,一朵或几朵的进行特写,当然也要找到合适的光源,我更喜欢用侧光和逆光,富有变化,更能体现花朵的轮廓,特别是逆光照射下,可以拍出花瓣的透明质感。侧光和逆光更具有视觉的立体效果,在拍摄时可以多尝试。
       拍摄梅花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只有多拍多思考多参考才行。除了一些基本摄影理论与技巧的学习外,我们还可以从国画、古代梅花诗词中吸取营养。赏梅拍梅不同于大多数的花卉,梅花有其独特的内涵与形式。抓住梅“型、韵、势”以“疏、影、横、斜”来构图。
       花卉拍摄要注重简洁,不要杂乱。梅花拍摄更注重细节,花朵与枝干的搭配。所以将焦距调长,拉近梅花,将其余花瓣丢弃掉,做到极简主义。

       又过十日,新冠肺炎的疫情为大家所期努力朝好的方向转变,我们江苏也和其它省份一样,新增确诊新冠肺炎0人数已达十天,江苏省二月二十四日二十四时从抗疫“一级应急响应”调整为“二级应急响应”,马路上的小汽车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喧闹,只是少了点公交大巴的身影,人们的生产生活渐渐恢复了正常秩序。
       瘦西湖二月二十二日复园开放,给了我们这些摄影爱好者莫大的惊喜,本以为今年的春梅拍摄泡汤,没想到机会说来就来,总算去瘦西湖彻底地拥抱了一回春色满园,渺小的幸福就在身边,轻易的满足就是天堂!珍惜哟,失去了之后又得到了才知珍贵,不经寒冷是体会不到春暖的真正含义,寒冬过去,春天一定会如约而至。如果疫情不见好转,春来了,你仍然在家里发呆,遥望红梅满枝,无可奈何花落;而梅呢?——苦守寥若无人,空等他人问津。
        静享这份独处的时光吧,去领悟春的繁美、安暖和清欢。在疫情完全没有解除之前,我只能这么做。我知足,我是幸运的人,一家人平安健康,不用冒险奔波,无须忧心食宿,有网络可以解闷,我还可以拥抱屋外的春暖花开!





       本篇完。
       本文作者:笔名田丁,50后。从字面上一看便知其含义。其实这是父亲的笔名我拿来用了,我是为了纪念他。闲暇时,喜欢用摄影来记录生活,抒发情感。现在有了“美篇”,为了更好地为看官理解图片内容,略赘上几段文字加以说明。不求专业,不索知音,只是漫步人生中留下一串串脚印。所发图片都是原创,图片如若阁下喜欢,随便拿去。
       我喜爱摄影,我摄影不刻意追求最终的结果,但注重享受拍摄和整理图片的过程,从中亲嗅自然的味道,品味一生中点滴的美好时光,把日常中那些触动人心或平常的画面记录下来并分享出去,把自己当时的情绪传递给另一个志趣相投之人,真的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如果了解或增长一些知识更是锦上添花。我很幸运我选择了摄影作为我的喜爱,並与之快乐为伴。这种快乐只有自己知道,仅仅是开始,没有结束。

       敬请期待下期的《美篇》。谢谢您的欣赏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