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一水一般闲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 余光中《乡愁》

  很多,除了青春和岁月,还有一种无奈的心情,离得开、忘不了、回不去… 其实,许多地方,我们正渐行渐远,不少东西,我们也正在得而复失。 乡愁不散是故里,几番风雨谁轻薄。或者,乡愁遥远,已是一个弥漫于掌心的梦,我在指尖这头,你在指尖那头…… 也许,就现在!  

———《溪山晨话》


(照片拍摄于2019年7月台湾环岛旅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