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打工

2020.02.27 阅读 782

        表妹是山旯旮里长大的女孩子,也就带上了山的野性,也带着山的灵气。那年陪同伴出去,在深圳市区的一个宽裕人家里打家务工,月工资400元还包食包住,她挺满意。

        她写信或电话里总是给我说着同样的话:雇家挺好的。也说她自己没别的什么本事,只能是当保姆的材料。尽管如此,却看不出她有多少的悲观,相反却衬托出她的自得和满足来。

        然而我还是挺担心她,于是,表妹就给我写了很长很长的信,她说:雇家真的挺好的。她说,雇家把房租、水电、电话费还有买菜的款项都经过她的手,“人家没有不放心的,我当然更要细心”,对这份信任,表妹拿诚恳作出了回答。可是,时间久了也难免有一些磕磕绊绊,有一次雇家请客,表妹用夹子夹着从烤炉里取出的盘子往饭桌上端去,主人伸手来接,表妹惊叫了一声“二百五”,因为烤炉的温度当时正好是250摄氏度,她怕烫着了主人。而主人听了却十分地生气,责怪表妹在客人面前骂他二百五,表妹愕然不知所以然,原来表妹清纯得竟连“二百五”是骂人的话也不知道,经过解释后双方误解才得以冰释。自此次误会之后,雇家倒是更加关照表妹了,还给表妹张罗着找对象,竟还成功了。表妹对我说,虽然成家了,但她还是扔不下那户雇家,那不仅只是一份工作的事情,她觉得她与雇家有缘,她甚至离不开雇家了,好象就是雇家的成员之一了,没有身份之说,更没有歧视的存在。

        后来,表妹来电话告诉我她快要做妈妈了,但她仍丢不下雇家的活儿,她说,她只休产假,然后请人带孩子,自己还去雇家做保姆。表妹仍然说自己“没有本事”、“喜欢稳定”、“平平淡淡就好”、“何况做家务也是工作”,她的脑海里充满了回报之情。    

        其实,表妹的小家是相当殷实的,丈夫是一家效益颇好的私营企业的老板,住的也是别墅,自家也雇了保姆。如此优越的生活条件,表妹却还要去给别人做保姆,私下里我也喝斥表妹犯贱。可是表妹回报我一个很野味十足的笑,就象当年我俩在山旮旯里一起疯、一起野的时候一般模样。于是我便明白了表妹。    

        表妹是幸运的,可幸运的表妹在那花花绿绿的特区生活中不着铅华、返朴归真更加尤其可贵。    

        我由衷地祝愿表妹永远纯洁、永远年轻、永远幸福。    


                                   2000.4.27